Vol.21|不合时宜地聊聊乐夏

Vol.21|不合时宜地聊聊乐夏

2020-08-08    70'17''

主播: 北方公园NorthPark

1086 25

介绍:
《乐队的夏天》第二季播出之后,我们和知名播客“不合时宜”的常远完成了一次跨台合作,聊一聊这档节目从去年播出以来,带来的一下文化现象。 常远来到北方公园的那一天,周云蓬的一条微博引起了圈内热议: “乐队的夏天,会过早的消费和透支刚刚好的中国音乐市场。会让后来的音乐人生存更艰难,除非你放弃自我投靠垄断性的音乐公司音乐平台。那时的独立音乐也就不复存在了。” 在乐夏喜提好几个热搜,乐队、乐迷们都积极转发、评论,独立音乐圈一阵狂欢的气氛下,周云蓬的这番话听起来很“扫兴”,之后的一条微博中,他补充道:“我们大多数是自吹自擂,自我膨胀,杀鸡取卵,赶快瓜分市场”。 不能否认的事实是,乐夏播出之后,中国的乐队的确分为了两种类型,“上过乐夏的”和”没上过乐夏的”,两者之间的差距从上音乐节的报价、微博粉丝数、商业资源,再到去School酒吧被人称为“老师”的频率,不管对于新老乐队,都是一个不小的冲击。 把舶来的、还未成型的中国摇滚乐文化挖掘出来,摆在市场和大众面前,到底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目前为止我们还不得而知。但摇滚乐走向大众的过程中被削减、包装的部分,正在逐渐变得明晰,今天乐迷们转发最多的微博,是新裤子那句“也不过为了钱”,被另一档综艺修改为了“也不过为了爱”。 本期的北方公园大电台,我们回忆了去米未采访五条人的体验,由五条人、重塑雕像的权利为引子,探讨了大院子弟最先玩起的摇滚乐,至今是否还具有其精英性,并以说唱音乐为参照,对比了嘻哈与摇滚因为在中国兴起时间的不同而形成的差异。 黑人文化、小镇青年、符号化、历史性困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一期节目也有些不合时宜。 最后,话题落到了“摇滚明星”: 我们总是在同情不得不去工作、住地下室的乐手,惋惜没有住上别墅还得坐地铁的窦唯,似乎每一个做音乐的人,最终都应该得到一个名利双收的美好前程。 一个玩摇滚乐的人,或者说一个文艺创作者,应该在当下的社会处于怎样的地位?“靠音乐赚钱”这件事,到底具备多少正当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