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期:除了抽水马桶,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纽约供水排水历史

第105期:除了抽水马桶,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纽约供水排水历史

2016-06-06    127'05''

播客: 纽约文化沙龙FM |  主播: 纽约文化沙龙FM

1195 119

介绍:
下水道不是一座城市的良心,而是一座城市的血管神经。下水道出了问题不是要失节,而是要丧命。 人类在聚落中巧妙应用水资源来应对饮水和排泄问题,自古罗马就有,但是工业革命之后兴起的都市,在供水排水净水方面则折射出不凡的新智慧:机械设计、人口统计、环境规划、化学应用…… 这一整套我们如今熟悉的拆解世界的理性思维,不是一蹴而就的,供排水的工程亦是如此。我们今天看来早已见怪不怪的城市供排水系统,它的成长在过去的二百多年间,充满阵痛。 从我们今天的立场回头看,供水系统、抽水马桶、下水道和污水处理厂这四者的组合似乎是历史进程中无可避免的必然,然而当我们仔细的审视这段历史,将我们对现代性的无边想象回归到人类最基本的生理本能,回归到土木工程设计的原点,回归到经济理性的基准线,我们就会发现,这段我们早已经知道终点的旅程,居住在城市中的我们的先辈们,走得却是那么坎坷。 工业革命后兴起的大型城市有一个共同的难题,就是人口的增长并不受自然环境的承载量的制约,其前进的唯一方向,就是越来越高的工业生产率。十八世纪的伦敦以及十九世纪中的纽约,都面临着这样的境况。当1790年美国第一次人口普查确定纽约为全国第一大城市时,美国迈向现代意义上的供排水系统的征程才刚刚开始。 纽约的历史角色很有趣,在工程和科学领域,他基本是伦敦的学徒,所有的政策都需要参考伦敦的经验,可是与此同时,纽约又具有很多美国本土的特点,譬如比起英国来,十九世纪的美国人更倚赖和重视农业生产,城市化的程度也较低,因此催生了不同于英国水厕的土厕 (Earth toilet);再譬如,美国人对公权力的过分谨慎,使得下水道的建设一直不能在纽约全城范围内系统展开,而只能以物业主或者选举区(ward)为单位进行补丁式的建设,这一窘况最终却是在臭名昭著的政治帮派坦慕尼厅(Tammany Hall)掌权之下,才终于得以解决。 因此说,纽约的下水道,绝不只是关系到一座城市的健康,而是与其经济模式和政治背景互为关联,这一片我们日常无法得见的脉络,如同一套精妙的神经系统,串联着这座城市每一个微小的角落,传导着金钱、权力与社会阶级的暗潮汹涌。 纽约这座城市的供排水,虽然深藏在旧尘埃中,却仍然与我们今天的生活息息相关。纽约图书馆,中央公园,这些纽约的文化标签都有故事可说,我们日夜栖居于这座人类史上数一数二的城市规划的杰作之中,却常常忽略前人们留下的隐形财富。美国的供水问题随着密歇根州Flint水污染事件的曝光,最近再次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这证明供排水工程,虽然是十九世纪西方世界送给所有经受城市化工业化洗礼的人们的最好的礼物,但人类社会与自然环境的互动却仍在我们自以为是的精确计算之外悄然进行着。 回顾一段土木工程项目的历史,要教会我们的不只是纽约人美国人过去走过的路,还有他们,以及我们,下一站的方向。 提纲: 纽约的早期供水难题: 天然条件;曼哈顿公司(Manhattan Company)的失败;1835年下城大火 Croton湖引水渠项目: 兴建与1842年建成;政府征用(Eminent domain)的端倪;纽约市与纽约州的环保主义矛盾;Murray Hill储水池,纽约图书馆,中央公园 纽约的满街粪便: 抽水马桶之前的便溺处理;早期的所谓“下水道”;美国“特色”的粪便收集与再利用;贫富差距、社区、种族与传染病 纽约的下水道: 用砖还是用管;美式合同制的烂摊子;1860年代的纽约的公共卫生改革;政治权力的浓缩与稀释与再浓缩;坦慕尼厅时代 一些外传: 欧洲世界的下水道想象:从Cloaca Maxima到巴黎到伦敦的Joseph Bazalgette;水厕的历史与美式土厕;与此同时,中国正在发生些什么:上海的供排水系统小史 今天的启示: 二十世纪的水资源管理方式;Flint水污染事件的来龙去脉;水污染是一个工程问题,环境问题,还是政治问题;科技史观教会了我们什么 主讲人:沈辛成 佐治亚理工学院科技史博士在读,研究租界时期的上海城市史和供排水工程。哥伦比亚大学人类学硕士,复旦大学考古学硕士,北京大学博物馆学本科。在纽约时,曾参与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9/11国家纪念馆和纽约历史学会的策展与研究工作。做过民办教师,当过独立音乐人,现在兼职美国大选时政评论,也从事网络小说写作,猫奴一名。 转载、引用活动讲义、录音与视频等内容,必须获得主讲人和沙龙授权,同时需注明内容来源为:纽约文化沙龙(www.nyshalo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