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第二集《八千里路》(1)

《徽州》第二集《八千里路》(1)

2016-10-15    11'06''

主播: 海棠依旧0626

128 14

介绍:
流水悠悠 一边的流水是横江,另一边是率(shuài)水,横江和率水从遥遥的山里款款而来,它们在古老的屯溪大桥下汇成新安江,再一起向遥遥的远方而去。 五百多年历史的屯溪大桥,桥上依旧是车水马龙,古代和现实在桥的这一头邂逅相遇,又从桥的那一头擦肩而过。 落在屯溪大桥桥堍的一条横街,就是屯溪老街。 光亮而明净的老街,夹杂着一丝古意,溶入了徽州的人情风貌,非常和谐。 商号就在老街的两边一字排开,一叶知秋,在这里,千年的徽州,浓缩成了笔墨纸砚或者黄山毛峰,砚是歙砚,墨是徽墨,歙砚和徽墨像古老徽州书香门第的一对夫妻,守在檐下,听南腔北调的讨价还价,看南来北往的人聚人散。 这一些窗棂,应该是徽州木雕中的精品了,徽州的老房子,无宅不雕花,明朝嘉靖四十一年,徽州府官定注册的工匠竟有3066人。岁月有痕,雕花的窗棂来自哪一幢民居的厅堂?他们的主人是满腹经纶的翰林?还是衣锦还乡的徽商? 仿佛是追根穷源,仿佛是无限感慨,我们在老街上走走停停,于从前的片言只语中,感受徽州,感受徽州的日常生活,感受徽州的古往今来。 船在水上走着,再一次靠岸的时候,已经不是家乡了。 “清溪清我心,水色异诸水。借问新安江,见底何如此。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这是唐朝诗人李白眼中的新安江。 “一滩复一滩,一滩高十丈。一百六十滩,新安在天上。”清代诗家黄仲则说的真好。 山和山环抱之间的徽州,流水是进出的道路。 “深潭与浅滩,万转出新安”。在徽州,因为新安江,这条徽州的母亲河,这流水两岸美丽的风景,才有了沧桑的意韵。 徽州的先人们顺流而下或者逆流而上,他们在逃避,逃避天灾和人祸,他们也在寻找,寻找梦中的归宿。然后,他们在广大的徽州,建立起一个又一个村落,这一个又一个的村落,曾经是他们理想的家园。 而现在,他们却又要离家远去了,这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徽州,是这一些走在路上的徽州人永恒的行囊。 “歙,山多田少,况其地瘠,其土骍刚,其产薄,其种不宜稷粱,是以其粟(sù)不支,而转输于他郡,则是无常业而多商贾,亦其势然也。” 这是清朝洪玉图写在《歙问》中的一段话,因为地少人多,山上又收不了更多的庄稼,加之赋(fù)役(yì)繁重,社会动荡,灾荒迭作,为了生存,徽州人开辟出了一条经商之路,走在这条路上的徽州人,就是徽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