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絮语】 Vol.387 用流浪的方式接近他--水木

【流年絮语】 Vol.387 用流浪的方式接近他--水木

2015-04-10    12'32''

主播: 时光电台

2060 169

介绍:
作者/落草有生 我认识的一个朋友,她18岁时喜欢上一个即将结婚的男人。18岁喜欢一个人,是件天崩地裂的事。男人在结婚前去了一趟那木措,她也追去了。 我问她:“纳木措美吗?”   她回答:“美。开始我们站在湖边,沉默地对峙,我难受极了。后来站得太久,知觉麻痹,感觉没那么痛了,好像变成了湖水的一部分。我什么都忘了,只记得天边的云霞很美和他的头发被风吹乱了。”      后来那男人如期结婚,她也继续高中的课程。高考成绩下来,她成绩很不错,可怎么都不肯上大学,非要去流浪两年。她说:“在纳木措我想明白一个问题,我是幸运的。我的双腿可以带我去世界各地,不管我快乐还是痛苦,只要我想去追寻,我便可以走。但是纳木措不行,它那么美,却永远只能待在一个地方。有些人虽然有腿,却不知追寻什么,或者说没什么可追寻的。而我,我有腿,我见过风景,我要去追寻。“   那时我是一个土头土脑的女生,我问她:“什么叫流浪?”她说:“流浪就是去追寻一些可能永远也找不到的东西。”   我劝她:“去上大学吧,上大学和流浪一样自由,还有一群迷茫的人陪你一起流浪。”她摇头。我又说:“我们生命的前18年,没有什么重要得过录取通知书那张纸。”她摇头。   后来她真的去流浪了,她妈妈快把眼睛哭瞎了。   在《悟空传》里,小白龙说:“东海龙宫里没有一个这样的人,万里东海没有这样一个人,茫茫尘世也只有一个这样的人。”看到这段话,我又想起了我那朋友。她的流浪不是放逐,而是一种寻找。走他走过的路,看他看过的风景,这是失去他后唯一接近他的方式。   7年后我问她:“没上大学,后悔吗?”她不置可否地笑笑。那是一种云淡风轻地笑,接近“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的境界。我想我们都已经长大了,我不再爱问无聊的问题,她不再说大段大段的话,很多时候我们只是笑笑。   现在我朋友已经结婚,过着尘世里的日子,看起来和正常人无异。她是一个很执着的姑娘,但好在某个时间界限来临前,她还是放下了。   之所以想起她的故事,是因为上周又看了一遍97版的《神雕侠侣》,惊觉她的故事和郭襄的很像。   郭襄一直深受众多读者喜爱,如果没有小龙女,大家愿意祝福她与杨过,毕竟她是那样一个可爱又深情的姑娘。当小龙女与杨过说好不喝孟婆汤,要永世记着彼此的的时候,我第一反应是为郭襄难过。看来不仅这一世她不能拥有杨过,在未来无限的岁月里,她都不能拥有。   从什么时候开始情根深种的呢?听说他的事迹时?和他黑沼捉狐时?他来襄阳送三件大礼时?跟随他跌下悬崖时?说不清楚了,大概在她出生时,他怀抱着小小婴孩出生入死,她便已经迷恋上了那个怀抱的温度。   16年后他和小龙女相聚,解救襄阳随后携手归隐,神雕的故事进入终章,而郭襄的流浪生涯刚揭开序幕。“我走过山的时候山不说话,我路过海的时候海不说话;我坐着的毛驴一步一步滴滴答答,我带着的倚天喑哑。”她用自己一生不被污染的寂寞去寻觅,终南山古墓常闭,万花坳花落无声,绝情谷空山寂寂,风陵渡冷月冥冥。   神雕中喜欢杨过的女子那么多,可没人像郭襄这样让人心疼。郭芙嫁了,公孙绿萼死了,程英陆无双一直隐居,她们都获得了某种安宁。安宁之于女子生命来说,就像皮肤之于血肉的关系。所有人都希望皮肤厚些再厚些,为我们抵挡风刀霜剑,为我们提供现世安稳。可是郭襄却舍弃了这层保护,她让自己的生活处于一种风雨飘摇之中,她不计较自己随时会受到各种伤害。她只知道追寻,在动荡中捕捉他的传闻,借人们对他的回忆来缓解自己心中的思念。   一个女人为一个男人流浪,与一个男人为一个女人流浪,前者意义厚重得多。就生命属性而言,流浪与男人的生命是顺流的关系,他们本身追求的便是一种“不定”。但她们则不是,她们是排斥“不定”的。一个女人为一个男人流浪,就像一个泥人去拥抱一场洪水一样。  《倚天屠龙记》中写到,郭襄四十岁时大彻大悟,奔上峨眉,开创了峨眉派。我很想知道这里的大彻大悟是什么意思,可是没人能够解答。郭襄给自己的传人起名叫“风陵”,她创造的武功招式都是曾经和杨过一起的经历。照我看,其实她没有大彻大悟,只不过是是换了一种寻找方式——曾经在江湖上寻找,后来在回忆中寻找。   我朋友和郭襄的故事让我知道,当你极爱一个人的时候,拥有是一种得到他的方式,而追寻是另一种得到他的方式,说不定还是更好的方式。   我曾经看到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平凡的女生喜欢上了一个很优秀的男生,她偷偷地模仿他的字迹,让自己的字和男生的看起来一样。很多次评判试卷时,老师们把他俩的试卷弄混。后来两人终于有机会认识,男生承认早就认识女生了,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他俩写的字一样。到故事的最后,男生知道,他俩的字之所以相像是女生刻意模仿的结果。但这时一切早已结束,青春也变成了落日下的一道暗影。女生在火车里看着窗外快速闪过的风景,内心平和,她想的是“世界这么大,遇到谁都是好的。”女生没能和喜欢的男生在一起,但仍充满感恩,因为她在追寻他的过程中,她已经得到了他,并且还得到了青春期里所特有的微妙而美丽的情怀。      如果死亡不可避免,那么重要的就是曾经活过;如果平淡不可避免,那么重要的就是用力绽放过;如果失去不可避免,那么重要的就是永不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