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无殇,月君篇

落花无殇,月君篇

2017-02-02    09'41''

主播: 陌白🍑

123 6

介绍:
落花无殤,送你浅笑嫣然——月君 皓皓九天月,冥冥天上神,若问姻缘处,司缘月老君。 万物皆有情,万物皆有爱,可是神仙却是要无情无爱的,我曾问过母神,都说神仙不能有情,那又何来大爱?何以泽备苍生?当时母神便微微的笑了,月君,早晚你会明白的。是啊,我会明白的,可惜等我明白,那已经是沧海几易成桑田,浮图辗转万事空了。 我是司姻缘的神君,名唤月君,师承昆仑母神,与司命一道共理凡尘命数。司命总说我轻浮浪荡,却不知我并不知道这样下去的意义,每日里重复的事情都一样。我问过母神,这便是仙君么?她只遥遥望着苍冥山并不回答。 我的仙途开始有色彩,是那个叫昆仑扇的人的出现,她带给我了外面的世界。十方神器之一的昆仑扇,走遍了四海八荒,她时常给我讲有趣的事。她说人间有真情,妖魔也有性情,唯独神仙孤单乏味。我问她为什么来西昆仑,她说走的累了,这里的雪很美。她笑起来很好看,就像我的十里桃林初放的桃花,于是我便叫她嫣然。 她是很好看的,但是整个人也总是淡淡的,我并不知道为什么。 神仙的生命是漫长的,我们时常学着人间煮酒论道,直到三万年后的一天,母神唤我过去。 母神的灵力居然如此衰竭了,为什么我们从未发觉?母神告诉我,她就要陨了,昆仑是神界重地,昆仑山下压着当年十万大山中作恶的妖魔。母神还说她会将毕生的灵力都赠予嫣然,这就是命运,嫣然成为战姬,直至昆山雪没,昆仑扇毁。母神还叮嘱我,嫣然为神器,若是她毁了,那么就再也凑不出十方神器来肃清天下妖魔了。那些我都没有细想,脑子里唯一的念想就是,她将为昆仑之主,此生与我怕再不能相见了。 司命曾对我说过,即便嫣然做了昆仑之主,她也只是昆仑扇魂,算不得仙子神女,若我真的喜欢,大可以与她在桃林厮守。可是我问过那个淡雅的女子,你的愿望是什么?她只回了我八个字,四海升平,天地有爱。 自那之后,在便在没见过她,我整日醉在自己的桃林再也不问过往。这天地间再也没了我心心念念的人,再也不会她开心我便开心,她难过我便难过了。当时是,我还并不知道这就是爱,而当我明白的时候,早已经晚了。 我是被东皇钟的悲鸣震醒的,这四海八荒除了创世之神陨世,东皇钟是不会悲鸣的。正在我心乱如麻的时候,便瞧着昆仑雪峰似有异光。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飞到昆仑的,茫然间,我只来得及接住那柄破碎的折扇,我本不是司战的仙君,却头一遭不顾性命的与魔尊大打了一场。后来,我是被司命抬回去的,再醒过来已经是三天之后了。 我发了疯一样的寻遍昆仑的每一个角落,只想找全她破碎的扇身,更想着会不会拾到她散落的精魂,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当我跪在师傅的墓前祈求她把嫣然还给我的时候,我终于想起了母神曾经说过的话。她说,嫣然不是器魂,昆仑扇是她,她也是昆仑扇,她是八荒六合唯一一个修出了神格的神器,也是唯一一个有了感情的神器,这是三界的幸,也是三界的不幸。若是他日有变,要我一定要去苍冥山的盘古冢寻找破解之法。 盘古冢我是知道的,那是天地初开,父神降世的地方,我以为只是寻找复活之法,没想到却发现了昆仑扇的秘密。 父神与母神共创了天地,他们彼此也是情深义重,只是天道有常,他们却并不能守在一起,昆仑为阴,镇压数万妖魔,而封印法阵的灵力便是只有母神才可以,且灵力要一直供给。父神为阳,主苍冥,统日月,领天地众生,于是这二个神便这样分开了。他们日日互相思念,却终不得见。于是父神以自身精血为引,以苍冥神木为灵,生生拨了自己一半的神识造了昆仑扇。原来她并不是看多了世间悲观,她本就是因情而生的。复活她的办法就是用挚爱她的人的血肉重塑扇身,以挚爱她的人的修为来重塑神魂。这些我都做的到。 她果然活过来了,我问她此生何愿,她仍旧哀伤得与我说,惟愿天地有爱,于是我求司命封印了她的记忆,将她困于桃花,又请九天玄女点化她做了红娘。 其实原本,我只是想让她多陪陪我的,我如今修为没了,血肉没了,大概也活不多久了,于是待我能动时便日日与她做对。 不知不觉就这样又过了许久,朱雀的儿子要渡劫了,我知道他有心爱的人的,我自己做不到的,表成全他吧。 她下凡去找小朱雀了,而我只想在灰飞烟灭之前,在看她一眼。 她还是那么美,还是那么淡然,还是依旧不记得我。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你希望四海升平,天地有爱,那我便成全你,神界若是有上神垂怜人世疾苦自甘羽化,三界六道自然福禄安康,况且我也活不多久了。昆仑扇因情而生,也因爱而重生,可她自己却不能情动,若是她动了情,便生生世世只能做折扇了,她的命运便是守护,而我最想守护的人是你。 从今后,或许你再也不会更不能爱人了,不过嫣然你莫怕,这山间的风是我,这飘洒的雪是我,我会一直在昆仑陪你。 在灰飞烟灭的瞬间,师傅,我终于明白了,神仙的情爱从来由不得自己,只是爱了便生生世世至死方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