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与雾》主播|苏簌

《城与雾》主播|苏簌

2016-06-22    08'03''

主播: 沐色杂志社电台

449 27

介绍:
文by笛枫 歌单<不为谁而作的歌 >林俊杰 《一个人》 张艺兴 用三年的时间恋一座城,用一生的时间想一辈子的人。 我犹记在长春火车站南北通道晕头转向的那天,有人向南走,有人向北走,在时间的定义里这叫擦肩而过,我停住脚步,似乎可以在他们的步伐里清楚的看到时间流转的脉络,这像每个城的十字街头,匆匆的我们不曾回头。葵花向日,然而公元前我们太小,公元后我们太老,没有人真正见到那一抹微笑。 时间冗长到不是数字上的日子堆积,而是没有生机的漫长冬季,在这个总会如期而至的季节里,弥漫着期待,庆幸,感动,失望,不舍…几乎所有的情感都随着它的到来和离开时时的更新,这些更新源自内心的挣扎,也镌刻着某一秒的欢喜,或是某一瞬间的感动以及满足。一座城总有迷雾笼罩的那么几天,如期而至的是云开雾散,而冗长的是告别后的想念,以及顺理成章的迈向下一座城的期盼与迷惘。 坐在意淇店里的小木凳,手中的丝袜奶茶已经微凉,木塞不曾触碰,似乎尘封着一段过往,然而这种感觉不需要为人所知,它可能是一种如沐春风的温暖,也可能是一种大漠孤烟的凄怆,或是一种飞蛾扑火的悲壮,但是每一刻的沉默无疑想诉说的都是遗忘,不论曾经怎样,告别永远是一种仪式,那么庄重也那么情不由衷。在时间面前,大大的我想打败小小的我,占领曾经的内心领地,可是在逝去的战场上,那样的格斗触目惊心。 我们在赶路,从一座城翻山越岭到另一座城,睿智与成熟,幼稚与幻想,唯一想要的只是不平庸,然而世界也太纷繁复杂,并不是窗外白色的篱笆,脚下偶尔开着几朵花,我们在雾城里学会喜欢,也遭受讨厌,迷雾之城,我们看不清互相的脸,也期盼着在这迷雾之中,有人敞开真诚对你笑,清楚与不清楚,心理总是了然的。 因为所有的期待都需要好久的准备时间,然而一切都会飞速的走过,过程没有好坏,结果是每个人都会有遗憾然后牵强的想要一个好或是坏的定论,地球偶尔太大去远离,走了一段之后总是会认定某个地方便是归宿,又会疯狂的想要流浪. 每年相见只是接你送你到机场的那两段车程。这只是长大的代价,然后一切的结果,莫过于这样最好,呼吸着几个小时同样的空气,而过往,就让它云开雾散,我们都不想妥协,也不轻易释怀,雾中城,我只希望转身可以看清你的脸。如果不是每次把光阴充实,也许便记不住那被流水冲刷的记忆,那是石块之上的坑坑洼洼,记录着心中曾有的悲伤快乐,如影子那般随行,却又不清晰… 走与不走,航班都在运转,列车也一次又一次的启动,只是城与雾,弥漫着各自的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