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喜欢的偶像是很了不起的事――张皓宸

有一个喜欢的偶像是很了不起的事――张皓宸

2016-03-06    24'29''

主播: 夏天FZY

3310 202

介绍:
:-D 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我们就踏上了追星狗这条不归路。从此辩论交际能力和写作文、PS、Office、Excel 技能自动养成,想看你每场演唱会,收集ABCDE 版专辑,买完所有同款,想去你的城市找你,而从此我们之间的距离,永远隔着人民币。 而且,我乐意。 在我所有朋友里面,要说粉丝与偶像间互动最让人叹为观止的当属如愿小姐,她拥有一个“只要我喜欢的人,绝对会跟他认识”的恐怖吸引力,一遍遍刷新追星的最高境界。 如愿小姐自带反差萌,特喜欢跟着动次打次的音乐一起摇摆,但她的终身业余爱好是弹古琴,平时戴着黑框眼镜喜好MUJI 素色衣服看着以为挺斯文,晚上就换上运动装备练着NTC 和十公里夜跑,高兴时抓着你打一两个小时的电话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不爽时曾经在KTV 里徒手砸过酒瓶。 她人生的第一个偶像是蜗牛天王,跟所有粉丝一样,她收集剪报,买漂亮的笔记本抄歌词,省吃俭用买专辑,以一字不落地唱出他的Rap 金曲为荣,晚自习还把耳机线从校服袖子里穿出来,用手捂着耳朵偷听。 一晃几年过去,蜗牛天王依然引领着华语乐坛江山,只是走偏成了粉红小公举。有一次他在体育中心开演唱会,彩排当天如愿小姐也去了,她说她也没有跟保安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靠一张安全的脸就刷进了体育场后门,坐在第一排中间位置看彩排。六万人的体育场蜗牛天王就对着她一个人唱,结果第一首歌唱到一半就下了大雨,后半首直接把如愿小姐淋成狗,十二月的天气,回来立马得了重感冒。这还不止,蜗牛天王转型导演带着首部电影在影院跑厅的时候,如愿小姐远远在休息室门口站着,这时有个工作人员匆忙向她挥手说,该让艺人上场了!她默默点头,然后朝休息室里喊蜗牛天王的名字,说,他们在叫你,然后蜗牛天王回应,好的。 一切都自然得好可怕。 散场时人满为患,如愿小姐一路被当做影院工作人员,跟着蜗牛天王他们的电梯下来,然后到停车场的时候,差点被保安一起推上商务车。她扶着车门径直跟保安说,我不是,我不是。保安惊呆了,应该会从此怀疑人生。 问她是怎么办到的,她说直觉,没有尖叫,没有疯狂,这么多年,他出现的地方,她就该去。 那段追逐蜗牛天王的时光成了她平淡日子的惊喜,也成了她蓦然回首时的绵长回忆,念叨着时间太慢结果一夜成熟。大学毕业后,如愿小姐来了北京,受蜗牛天王的音乐影响,第一份工作便是在一家网站做音乐节目,每天过着晨昏颠倒的生活。当时如愿小姐很喜欢看台湾某唱歌节目,对詹姆先生更是印象颇深,他们节目第一期请来的就是他,不过詹姆先生当时是出了名的省话一哥,只会嗯啊哦,主持人问不出个所以然,倒是直戳如愿小姐的萌点,主动跟他聊了几句,还送了他一只军用指南针当纪念。多年后詹姆先生爆红,参加综艺节目被翻包时,谁会想到如愿小姐送的那只指南针也躺在里面。 做音乐节目的第二年,如愿小姐的一段异地恋情无疾而终,那段时间她天天听深情歌王的情歌,用他的声音疗伤,还因为深情歌王长得像她表哥,多了份莫名的亲切感。后来有次深情歌王上他们节目,如愿小姐安排得万分周到,还打趣地跟他说了表哥的事,结果后来有次深情歌王见到她,竟然会主动喊她表妹。 因为网站生存困难,如愿小姐经历了一次失业的窘迫,刚好那年春晚成就了奇迹先生,全民掀起魔术的风潮,其中为之痴迷的就有如愿小姐,本来不多的积蓄和失业后的空闲都花在成为魔术爱好者这件事上了。某次奇迹先生团队招宣传,她想也没想就递了简历,于是真的短暂当了几个月的宣传,还跟他们团队的人成了朋友,前不久还一起去了日本的熊本度假。 看着他们的合影我吃惊地问,你这又是怎么办到的。她说,你们都只看到他见证奇迹,却没看到他背后每一次拼命,了解他之后不喜欢真的太难了。在你最迷茫的时候,偶像最能体现它的价值,喜欢的人剧透了你的理想人生,就感觉未来一切都有可能,于是自己也想试试看,其实他们潜移默化影响了你的决定。 这一切都看似云淡风轻的,只不过追星狗决定一万遍还是追星狗,如愿小姐决定一次就能跟偶像认识。 包括她后来在W 的关注列表里只身待过一阵子我也不意外了。有段时间她在云南跟组,男一是W,他等戏间隙会支一个迷彩小帐篷,自己躲在里面打坐。当时如愿小姐不知吃了什么胆过去请他给媒体签名,走到帐篷前刚说完话就后悔了,W 抬眼看了看她,气氛凝结,如愿小姐看他穿着一身迷彩此时特别适合掏枪,结果一道亮黄色的光芒拯救了她,因为她不小心瞥见了W 的袜子上赫然印着好大的海绵宝宝。 从此高墙轰然倒塌,不过没影响他们的交集。W 会跟她聊港片,会跟她说起儿子的星座,在KTV 还切了她喜欢的歌让她唱《华山论剑》的主题曲,像大孩子般没心没肺,做起事儿来比谁都严谨。 如愿小姐说,他就是个闪闪发亮的哲学家,尽管大部分时间都伪装成了脾气火暴的影帝、知心大叔、逗比的三岁以及MAN 爆了的绅士。她至今印象深刻的,是他说的一个佛学观念:慈悲两字,我觉得悲心更重要。 她当时有点云里雾里,后来如梦初醒全都懂了。 2012 年冬天,如愿小姐经历了人生最被动的一次转折。因为杭州老家的父亲出了车祸,右腿重伤,行动不便,如愿小姐忍痛放弃北京的事业和朋友,回老家照顾父亲。看着父亲无辜受罪,眼泪扑簌扑簌掉不停。那段时间她过得非常抑郁,整晚做梦冒虚汗,可能也是上天给她安排的契机,某天她在BBS 上看到一位很有名的上师照片,惊觉跟她前几天梦见的喇嘛无异,恍然原来世界上真的有这么个人,于是便一直靠关注他的信息给自己精神层面的安慰。 父亲的伤势好转之后,她就背着双肩包一个人去了印度。在当地加入了一个台湾的义工团,去帮那位上师主持的法会做义工,结果没想到那天竟然碰到上师本人。她说上师见她的眼神像是认识多年的朋友,毫无意外地,一切如命定,她当日便皈依了,成为正式的佛教徒。上师还给她起了法名,叫如愿。 如愿小姐回去后整整哭了一夜,于她而言,这可能是她人生最高段位的偶像,能亲眼看到那个人,已然变成一种仪式。 印度之行后,如愿小姐重拾信心,生活回到正轨,继续见习着她的吸引力法则,一次次在不经意之间如愿,平安乐活。 现在的她,在上海工作,虽没有恋爱,但养了只猫陪伴也不算孤独,依然爱着古琴,晚上也积极跑步。直到今天,对她来说发生了很多“活久见”的事,比如深情歌王和W 同框上了综艺节目,奇迹先生结了婚,詹姆先生话多到能当导师还能四处供水,而蜗牛天王也已经当了爸爸。 喜欢的人都不再年轻了,她也是。在所有人都赞叹她身上这种奇妙吸引力的时候,或许也只有她自己知道,所谓“追星”,不过是“一起成长”。 之所以能与喜欢的人产生交集,或许是因为这已不是单纯的喜欢,而是一种习惯,就是在每个失意的瞬间,每个想哭的瞬间,每个笑出腹肌的瞬间,每个感受到这个世界还有美好的瞬间,一想到对方,就惯性地充满力量。 很多人不理解我们当初为他呐喊,把他的专辑歌名串成一段话,收集有他的报纸杂志,第一时间看他的采访和节目,攒下一笔人们认为不值得的钱跟几万人一起陪他唱歌一样,大概也不会有人理解,我们因为喜欢那个人,而默默在做着向他看齐的事。 就像有次我落地北京,看到成群的粉丝举着偶像名字的灯牌接机,他们在旁人看来可能都不可理喻,但没人知道他们眼睛里闪烁的东西,以及偶像的一个微笑,哪怕只从自己身边匆匆走过,对他们而言的意义。 有个有趣的提问,TFBOYS 和EXO 谁更努力,下面的答案很好笑,他们的粉丝更努力。是啊,粉丝其实是个很感动中国的群体,帮偶像说话,被骂脑残,不说又憋屈,想让全世界知道偶像的好,但对别人来说都不重要。像是打不死的小强一般照顾自己还要无条件宠爱喜欢的人。要说正能量,无人能及。 记得我中学那会儿,每天生活都充斥着林俊杰的歌,还跟班上所有不喜欢他的人为敌,考试作文里写他,给杂志投稿的文章也写他,因为他结识了一圈可以结伴此生的朋友。十几年过去,写书的时候都还习惯听他的歌,会因为他没得金曲奖而愤愤不平,还有机会带着自己的书跟他同台,甚至写了歌词。每一件事都想谢谢他,让我小时候曾幻想的一切都如愿以偿。 我们每个人,不是都有像如愿小姐一样十足的运气,但我们可以活得像自己,好恶分明,做每件事都尽力。粉丝与偶像之间,难得的不是一场场相遇,而是三观相同的默契。有一个喜欢的偶像,是很了不起的事,他会发光,而且照亮了我。 每当别人问起,都底气十足,之所以变成现在的自己,是因为有个让我不后悔喜欢的他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