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未央》pia戏(八千里路/苏榭)20161030 裔美声社十一周年歌会

《长夜未央》pia戏(八千里路/苏榭)20161030 裔美声社十一周年歌会

2016-10-31    30'04''

主播: 冬眠中的水

7783 282

介绍:
《长夜未央》片段 蒋捷:(不卑不亢)正哥好,我是蒋捷,请多关照。 周正:多大了? 蒋捷:18。 周正:高中毕业了? 蒋捷:嗯。 周正:吃晚饭了吗? 蒋捷:还没。 周正:江山,让人给他弄些吃的。 【江山站起身,走过去】 江山:(懒散的)你家里是开餐馆的,对吃一定在行,想吃什么? 蒋捷:随便。(不安)你们不会对我家人不利吧? 江山:(轻笑)为什么会这么想? 蒋捷:[对周正}说好我过来,那五十万美金的债一笔勾销,你们不能再骚扰我的家人。 【周正冷笑一声】 江山:哟!你家里人算是把你给卖了,你还这么替他们着想呢?我看……还是说明白比较好,逼你爸还钱的是冯老三,选了你来讨好正哥,可这一切和正哥一点关系也没有。 蒋捷:(持续不安)可是我至今没有听到你们的保证。 周正:(好奇的)我保证你就相信吗? 蒋捷:为什么不信? 江山:(笑)呵,你是真的天真,还是装出来的?Anyway,老天赏饭吃,给了你这么一张脸,我看你也是个聪明人,好自为之吧。 【保镖推门而入的声音】 【江山拍拍蒋捷】 江山:对了,多说一句,(暧昧的)以后别用你那大眼睛乱看,怪勾人的……(蒋捷窘迫的啊一声 脸红低头)(得逞的坏笑)带下去吧,给他随便弄点吃的,带去湖滨公寓。 保镖:是。 【保镖带着蒋捷离开的声音,关门】 【江山走回来,坐在沙发上,倒酒的声音】 周正:(喝一口酒)冯老三这次花了不少心血啊。 江山:嗯,蒋捷的眉眼和晓声不是一般的像。连沈兵都觉得惊讶呢,(调侃的)能让沈兵这木头有反应的人可不多。 周正:哦? 沈兵:(脸红辩解)你别听江山瞎说,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见不得帅哥穿衣服的人,能说出什么好话。 周正:(正经)行了,蒋捷的背景调查了吗? 江山:你知道林源吧?警察世家出身的高级警界精英,也是蒋捷的未来姐夫。蒋捷父亲赌钱,中了高利贷的招儿,逼得走投无路卖儿子的时候,这位姐夫却不闻不问,有趣吧?(转调笑)蒋捷,绝对是个高难度,你要小心对付了,呵呵。 周正:你这是吃定我看上他了? 江山:现在也许还没,将来就说不定了。你要真的想玩儿,可得当心。可怜我们沈兵的保安任务可是又要加重喽,怎么也要防着点吧? 沈兵:(担忧的)明知道难搞还要放在身边,不是自讨苦吃吗? 周正:他要真的是卧底,也不会这么容易给我们搞清底细。我去楼下跟几个老家伙打麻将,江山,你替我把蒋捷送到湖滨的公寓,让他先住在那里,不准跟别人提这件事。其他的,回头再说吧!【放下酒杯的 湖滨公寓·客厅 【蒋捷急促的喘息声,心跳声】 【梦境】 【蒋捷与林源的亲吻声】 蒋捷:(挣扎的、喘息的)唔……不要……源哥……【林源的喘息】【衣服被撕开的声音】 【姐姐和妈妈推门而入的声音】 姐姐:(惊声尖叫)你们在干什么?疯了吗? 【蒋捷、林源慌忙起身穿衣服的声音,蒋母一巴掌响亮地打在蒋捷脸上】 蒋母:(癫狂)畜生,你这个畜生!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变态的畜生!啊!【伴随着劈头盖脸的扇巴掌、扭打声】 林源:(愧疚 急声解释)是我的错,我喝了酒,把小捷当成了阿敏。怪我! 【争吵声混杂在一起,心跳声、哭泣声、拉扯声夹在一起】 【妈妈拿起一把剪刀,朝着蒋捷走去】 蒋父:(惊)你,你要干什么?把剪刀放下! 蒋捷:【连连后退】(害怕)不……不要……妈!! 【伴随着蒋捷的大吼声,梦境结束】 【蒋捷猛地坐起身来、蒋捷重重喘着粗气 平复呼吸】 周正:醒了?【走近 端详】做恶梦了? 蒋捷:你怎么知道? 周正:脸上的冷汗还没干呢。下次别在沙发上睡了,会着凉。 蒋捷:(别扭)嗯…… 【气氛沉默,周正点燃一根烟,抽烟的声音】 周正:(漫不经心)我不会把你怎么样,不用这么紧张。你坐的那么直不累吗? 蒋捷:习惯了。 周正:以后不用那么拘谨,我没那么多讲究。看得出你家教很好。 蒋捷:我妈妈对我管教比较严格。 周正:她对你姐姐也一样严吗? 蒋捷:嗯……差不多。 周正:(吐烟圈儿)你有没有想过,高利贷怎么没要你姐,却要了你呢? 蒋捷:嗯? 周正:因为我只喜欢男的,你喜欢男的吗? 蒋捷:这种事情算隐私吧? 周正:算。(理所当然的语气)可我把我的隐私都告诉你了。 蒋捷:所以我就要把我的也与你分享吗? 周正:通常是这样的,而且这是个很重要的前提。我周正在感情上从不强人所难,你要是个直的,玩起来也没意思。 蒋捷:强不强又怎样?你现在不算强迫我住在这里吗? 周正:那要看你怎么想,这里就是你的家,你想做什么就去做。 蒋捷:我可以继续读书? 周正:你可以尽量争取好的大学。你的生活按照你一直以来的计划继续,没有必要改变。还有,我不会经常来打扰你的,如果我要来,会提前打电话通知你,你要是不想我来,就跟我说一声。【插入】(玩味的OS)个性内敛,戒备心强,才十八岁,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心事? 蒋捷:那我能回家吗? 周正:住哪里不一样?(半带威胁)你真的想回家? 蒋捷:我明白了,只要我留在这里,做什么你也不干涉。 周正:没错。 ==第二幕== 美国街头 【一些汽车声、熙熙攘攘人声、外国街头弹唱的声音】 【林源跑过来】 林源:小捷,你家怎么了?联系不上你,问谁都说不知道在哪儿,要不是你找我帮你拿枕头,我还不知道去哪儿找你。 蒋捷:我搬出来了,认床,才让你帮我把家里的枕头拿来。 林源:(歉疚的)还是因为那件事吗?不是都解释清楚了? 蒋捷:不全是,我也18了,该独立了。(转移话题)你跟我姐和好了吧? 林源:嗯,阿敏说她不怪我。 蒋捷:我姐好脾气,你惜福吧,什么时候结婚? 林源:月末注册,酒席在下个月。 蒋捷:(感慨的)哦,其实我姐从小就想嫁给你了,现在终于如愿了。 林源:(劝解的)借着酒席和家里人和好吧,怪就怪我,那天喝多了酒,没把持住自己。 蒋捷:(苦笑)我妈不原谅我,不是因为我们之间的误会。 林源:那是为了什么? 蒋捷:她不能接受我是同性恋,她是个很传统的女性。(笑)好了,不说了,我该回去了。 林源:我送你。 蒋捷:不用了,就几站公交,帮我好好照顾家人。 【蒋捷说完,转身跑开,脚步声渐渐远去的声音】 【伴随林源一声叹息,只剩下车流穿梭的声音】 {转场} 另一处街边 周正:【钻进车内 关门声】(低声骂)他妈的小日本,毛病可真多。 【沈兵坐在他的旁边,脚踩上一个按钮,前后排之间黑色的隔离玻璃升起来】 周正:田谷组里有我们的人吗? 沈兵:有。 周正:让他查一下川上的背景,他说的那些是确有其事,还是吓唬我们呢? 沈兵:知道了。 周正:蒋捷那头有没有消息? 沈兵:跟丢了。 周正:什么?连个小孩子也跟不住? 沈兵:这蒋捷可不一般,对环境非常敏感,反应也快。派去的人给他的外表骗了,也是没上心,不然怎么会跟丢? 周正:江山调查得有头绪了吗? 沈兵:警署各个警官的卧底互相并不通气,而且林源的级别很高,有很大的自主性。山哥在想办法从上面着手查一下。 周正:你看呢?你觉得蒋捷像卧底吗? 沈兵:他虽然聪明,却没有经过训练的那种专业,若真是卧底,也不会让我们看出来他不同的地方。况且,他和林源的关系那么特殊,太明显了。 周正:那你有没有想过,林源可能就是猜到我们会这么想,才故意安了个不象卧底的卧底呢? 沈兵:你确定林源想对我们下手? 周正:芝加哥警署风头最劲的,就是林源。他野心勃勃,早就看上了总指挥官的位置,格外需要一个影响大的CASE推他一把,我看他早晚得行动。这个蒋捷还不好说,说不定他的人早就进来了,利用蒋捷转 =第三幕== 湖滨公寓·门口 【拿钥匙开门声 】 蒋捷:什么时候过来的?【客厅电视背景音 芝加哥 1999年】 周正:一个多小时。 蒋捷:你吃了吗? 周正:晚饭还没,出去吃吧? 蒋捷:不用了吧?你看,我买了一条鱼。 周正:(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鱼?宠物? 蒋捷:不是宠物,是晚饭。 周正:你会做饭?还会烧鱼? 蒋捷:不会,但是我在市场看见这鱼好肥,就很想吃。 周正:那怎么办?我也不会煮饭。 蒋捷:(笑盈盈 心情很好)我爸给了我一本菜谱,让我照上面的学。 【做饭场景 洗鱼 切葱姜蒜 煎鱼等 生疏点的感觉】 周正:对了,你家开餐馆,你怎么还不会做饭? 蒋捷:就是因为那个,家里人都不会做饭,都是在店里吃师傅做的。【翻炒 煎鱼声】哎呀,要糊了,快加水加水…… 周正:(慌忙)好好好。【一大勺水倒下 呲啦声 咕噜噜变成炖鱼】 【黑暗料理生成 略囧的音效 】 周正:你,要吃吗? 蒋捷:对啊。难倒要浪费?你要和我一起吃吗? 周正:(连声说)我不饿,不饿。 【蒋捷安静吃饭声】 周正:明天周末,你有什么安排吗? 蒋捷:(想了想)有作业要做,嗯,我约了同学,他教我游泳。 周正:你不会游泳? 蒋捷:我晕(yun4)水,到了泳池就晕。 周正:那你又想学?现在不晕了吗? 蒋捷:不知道啊!就是想再试一次。 周正:(因为蒋捷愿意跟他分享而开心得意)怎么不用这里的泳池?我可以教你。 蒋捷:什么?哪里的?(茫然)你说这座公寓里有泳池? 周正:(霸道总裁)跟我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