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在荷兰当小姐是什么体验?

37 在荷兰当小姐是什么体验?

2016-06-22    38'04''

播客: 婊酱 |  主播: 婊酱

70191 2355

介绍:
本期Jess采访了一位在荷兰从事性工作的朋友Rosie。一开始她只是想尝尝新鲜,如今却越来越热爱自己的事业,家人朋友也都很支持她。我们聊到了她第一次的接客经历,最不愉快的一次收费当M的经历,即将加入的一家拉拉妓院,跟妈妈出柜的情形,还有荷兰“性工作合法化”的问题所在。这期依然是英文节目,中文文字稿会放在微信公众平台,回复37即可查看。 (部分在此) ---- Rosie:大家好,我是Rosie,我来自荷兰,我是性工作者。我在一家不错的伴游经纪公司工作。我从事这份工作已经快18个月了。这是我最好的工作。最开始的时候,觉得就只是玩玩,可能一两年之后我就不想干了。但我后来觉得,这就是我这辈子想干的事情。从去年开始,我就在想办法把它变成我的事业。 #0:2:2.5#  Jess:你想把它变成你的事业,太厉害了!在此之前做过什么工作吗? #0:2:10.2#  Rosie:我以前多数时间在上学。我学了新闻、阿拉伯语和中东文化研究,那时还觉得我应该会去念博士(Jess黑线+笑),我也确实申请了一些博士职位,但我后来发觉,这实在是太无聊了,特别是从事性工作对我来说这么美好,给我很多满足感。做研究也很有趣啦,但从事性工作时,我能和那么多人产生真正的联系,相比之下,独自一个人做研究似乎就不那么重要了。所以我现在就是一个专职的性工作者啦。 #0:3:3.5#  Jess:你提到满足感,能详细讲讲吗?  #0:3:10.9#  Rosie:我觉得至少有两种满足感:一种是这个工作本身非常有趣。我很喜欢做爱,所以性工作对我来说很完美的工作。我从我的经纪人那里联系到的客人,我们会一起吃晚饭,或者乘高大上的游轮,诸如此类的,所以很好玩。而且在卧室里的时候,客人也会脱下白天的伪装,渴望有真正的亲密。白天他们都是这个CEO,那个经理,但这时候,这些头衔对他们来说都不重要了,只是人和人之间赤诚相见,这种深刻的联结感在日常生活中是非常少见的,但又非常美好。(略泪目) #0:4:9.4#  Jess:听上去很感人呢! #0:4:9.4#  Rosie:是啊(笑)。这种情形每次都会出现,我差不多每次都会被感动到。我的经纪公司里招徕的主要是各种商人。这些商人肯定不是世界上最有趣的人,但即使如此,这种相遇的美好改变了他们,也改变了我。 #0:4:42.6#  Jess:听起来他们也得到了很大的满足感。 #0:4:42.6#  Rosie:是啊,他们其实也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他们只是想要找个乐子而已。然而一些意想不到的、美好的事情发生了。 #0:4:50.8#  Jess:你有常客吗?还是每次的客人都不确定? #0:4:55.2#  Rosie:两种都有。有时候会有新客人,但他们很多都会回来。 #0:5:9.5#  现在我也在准备自己单干。因为正如我刚才所说,我的经纪公司里的顾客都是些商人,但我想结识更多样的客人,而不只是有钱人。 Jess:那你会收少一点吗? Rosie:对,我会价格定低一点。我自己单干的话,我会采取不一样的宣传策略,不会只宣传说“我身材火辣,想跟我共进晚餐吗”之类的,而是让客人知道,这里有一些额外的、有价值的东西。因为目前这些感动都是意外收获,而且要想把双方脸上的面具揭开还得费一番功夫。所以我在宣传的时候,一开始就会把这些掩饰揭开一点,少强调外表啊、化妆啊这些东西。 #0:6:8.2#  Jess:这简直就是在做你自己呀。 Rosie:对,虽然在经纪公司工作的时候,我最终也是回归自我,但花了不少时间。我自己做会更接近自我。 #0:6:15.1#  Jess:你在经纪公司工作时,典型的一天是什么样的? #0:6:15.1#  Rosie:你是说我有客人的时候吗? Jess:对的。 Rosie:我一般提前几天就知道我有客人要来了。在那天,我会洗个澡,其实我日常生活中完全不化妆,所以我还要看youtube来学怎么化妆,而且我到现在也都只会化一个妆。我就穿好衣服,化好妆,准备好,听听音乐什么的。 #0:6:57.6#  Jess:你在家工作吗? Rosie:不是的,工作的时候多数是在酒店房间或者在客人的家里。工作地点通常在阿姆斯特丹,但我住在乌特勒支,所以我会坐火车,去到酒店,然后敲门。如果这是一个新客人,我会有点兴奋,因为我不知道对面是什么人。他们会打开门,然后我会冲他打招呼 “Hi”(笑)。我们公司至少要求订两小时,所以我们有时间坐下来聊聊天,互相认识一下。之后就要看客人自己想要做什么了。有时候客人会比较害羞,所以我会需要带领着他尝试新的花样;有时候客人会比较奔放,他会带着我一起冒险。 #0:7:42.7#  Jess:你还记得第一次工作的时候吗? #0:7:42.7#  Rosie:当然啦。这一次很特别。这个客人住在我家附近。他想让我定好酒店,在房间里等他。我到得太早,一个人在酒店房间里紧张得要命,直到最后,我听到门廊外有脚步声渐渐靠近,我心想,肯定是他肯定是他!怎么办!终于,他敲门了。我有点退缩,心想我也可以不开门,假装自己不在里面。(笑)但我还是开门了,看到一个看起来非常亲切的男人。Jess:他年纪多大? Rosie: 他大概50多岁。他是我经纪公司的常客,他们有客人的资料,所以我来之前已经了解他一点点了。他定了两个小时的服务,但我们头两小时都在聊天,所以最后他又加了两小时。 #0:8:55.5#  Jess:哈哈,这么赚。那他知道你是第一次工作吗? #0:8:55.5#  Rosie:知道啊,这是他兴奋的一部分。后来他成了我的一个常客。 #0:9:43.3#  我常常都很受宠若惊,我的客人们都是那么的亲切、那么尊重我。我完全没有遇到过“贱客”,除了有一次经历不是很愉快,不过那也不是客人本身的问题,没有更坏的情形了。所以我真是很幸运。在我的经验中,我的客人们都只是想有一个愉快的夜晚而已,而他们知道,要实现这一点,我也需要享受其中。我的客人通常最重要的目的都是,成为一个“好情人”,他们也很努力。所以对我来说,大多数时候,我都觉得很愉快。 #0:9:49.3#  Jess:好像你在工作中提供的都是一种“女友体验”、约会一样的服务。有没有那种只想来一发快炮就走的? #0:9:59.6#  Rosie:因为我的经纪公司要求最少预约时间是2小时,所以我的客人都是来找“女友体验”的。他们很多都是单身王老五,太忙了所以没有女朋友,但又需要亲密感。所以这是一种很好的解决方式。一般来说,我都假装我是他们的女朋友,但我给他们的这种亲密感却不是假装的,是切切实实能感受到的。我有时候也有接过夫妻档,他们就不是来找“女友”的。 Jess:嗯,他们只是想要来一场3P吧。 Rosie:是的,他们想要找些刺激,这种时候,我都会发现他们之间有非常好的沟通,我只是在那儿帮助他们实现他们的幻想,也是很有成就感的。 #0:11:2.5#  对了,最近我开始在一家新的拉拉经纪公司干活。 Jess:啊,真的有吗? Rosie:有一家,其实他们两周前才开业。所以真的很新。我也不知道她们会有多少个客人。成为她们中的一员,我其实很激动。我会在周六开始第一次接客。 Jess:所以是明天!? Rosie:对啊。所以我真的很激动。 #0:11:33.8#  Jess:你的工作一次大概挣多少钱? #0:11:33.8#  Rosie:你是说那家异性恋的经纪公司吗?因为它最少要约两小时,所以最少会需要700欧元。而且也要看那个客人在哪里。如果是阿姆斯特丹,就是700欧元。如果更远的话,就要花更多。扣掉税和经纪人收的钱,我一般会赚到其中的一半。 #0:11:58.7#  Jess:如果你在另一个城市接客,你的经纪公司怎么确保你的安全? #0:12:20.0#  Rosie:整个系统是这样的。当新客人打电话给经纪公司时,经纪公司会筛选客人,然后当我到酒店房间时,如果我感到哪里不对劲,我不需要有确凿的证据,我可以马上转身离开,客人可以得到全额退款。另外,我只要敲门进房间,和客人聊了一会儿之后,看到客人转账了,我会打电话给经纪公司说,一切都很好。经纪公司会在约会结束的时候打电话给我,告诉我时间到了,我就会去洗个澡,客人也要准备离开。我在离开房间的10分钟之内,也要打电话给经纪公司通报。如果我没有打,公司的人会打电话给客人,如果客人没有接电话,他们会打电话给酒店,如果酒店找不到我,他们就会报警。#0:14:15.1#  Jess:这系统听起来很靠谱啊。 Rosie:对啊,自从我在那里工作以来,没有任何意外发生。 Jess:那你现在自己干要怎么保障安全? Rosie:我让我的一个朋友像我以前的经纪公司一样给我打电话,当然我的直觉也是有用的。 Jess:嗯,我之前也在节目里提过,就算是见网友、约炮什么的,也需要让朋友知道你在哪儿。其实跟性工作没差。 Rosie:对,很多人没有安全意识。我会尽量降低这些风险。 #0:14:49.4#  Jess:我们再来聊一下拉拉经纪公司吧,我超好奇!这公司只开张了两周,你现在有多少客人了? #0:15:16.5#  Rosie:我已经有要点我的第一个客人了,据说她已经是常客了。我现在还没列在他们的网站上,但他们显然已经有点客满了。他们之前有做过市场调查,需求很大呢。 #0:15:37.7#  Jess:现在他们有多少个性工作者在工作? #0:15:37.7#  Rosie:有7个。 #0:15:48.7#  Jess:这些性工作者都是拉拉或者双性恋吗? #0:15:48.7#  Rosie:是的,他们希望在这里工作的人实际上都喜欢女人。 #0:16:4.2#  Jess: 哇…… Rosie:其实这个公司就是两个女人在想,既然市场暂时没有这种服务,那我们就开始做这个服务吧!我就很喜欢他们,说干就干。他们真的很棒,我很高兴能成为其中一员,让这种服务出现在拉拉社群里,或者提供给那些认为自己是异性恋,但是很好奇同性恋经历的人。这其实是一种很安全的体验方式。 Jess:是的是的,特别是有人经验,能带带,否则很多人不知道怎么搞,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