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曾错过一个把自己当做全世界的人(文/有故事的蒋同学)

我们都曾错过一个把自己当做全世界的人(文/有故事的蒋同学)

2016-10-05    18'33''

主播: ♛Queen♚的留白时空

222 13

介绍:
我们都曾错过一个把自己当做全世界的人 from:有故事的蒋同学 1.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这部电影里,陈末对小容说: “我听人说,喜欢上一个人,眼睛里除了他什么都没有,就连是被伤害,还拼命劝自己,挺住,千万别死了。” 这段话是幺鸡跟陈末讲过的,那个时候他不懂,他以为幺鸡说的是他,其实幺鸡说的是自己。就像他从前深爱着小容,而幺鸡在离他最近的地方小心翼翼地爱着他。 陈末在这部电影里饰演者过街老鼠一般的角色,被称为“全城最贱”,每天自暴自弃,邋里邋遢,最爱和小容斗嘴。看似恨透了眼前的这个人,却很少有人知道,恨都是因为曾经爱啊。 如果你曾一心一意爱着的人,突然说不爱你了,可能你也会变成半个废人吧。当陈末想在浪漫的稻城向小容求婚的时候,小容和他分手了。 当一个女人开始变得理智的时候,她可能真的不再爱你了。当一个女人开始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的时候,所有的包袱她都可以放得下了。 但当一个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当我们错过了把全世界的爱都给自己的人以后,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小容告诉陈末:“对你来说,相爱就可以。对我来说,适合更重要。我把青春献给爱情,但我没有第二次青春了。站在十字路口,我对自己说,再不走,就没有机会了。” 小容厌倦了陈末给她的爱和生活,小容想去更高的地方看一看。从前在她眼中陈末的幼稚是可爱,现在的幼稚是无聊。 2. 不好好工作,也不在意电台的收听率,甚至被指着鼻子辱骂是废物的时候也无所谓。我一直在想,陈末留在公司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多半是因为爱吧,可以离自己爱过的人近一点,可以和爱过的人拌拌嘴吵吵架,可以用对她家暴为借口明目张胆的说出我娶你。 这部电影赚足观众泪点的地方有很多,但陈末开车撞的头破血流的那一刻最让我感到难过。 陈末在家的议论下得知小容被曹总骗光了所有的钱,最后剩下的一辆车也要被警察拖走的时候,开着自己的车去撞小容即将要被拉走的车,还坚持让保险公司赔偿自己五十万,只是为了把这笔钱给小容还债。 我们都曾为了自己爱过的人,不撞南墙不死心,头破血流、伤痕累累也认定爱了就是爱了,爱了就是一条不能回头的路。 没办法解释自己为什么如此深爱一个人,也就没办法解释自己为什么如此放不下一个人。 但我们都曾错过一个把自己当做全世界的人。 有时候面对那个人,我们都在想,是不是余生不会再有交集了。但只要那个人和你说话,你还是会擦干湿漉漉的手秒回他;只要那个人看你一眼,你心底还是会泛起阵阵涟漪;只要那个人说想你,你还是不管长路漫漫也跋山涉水出现在他面前。 但如果那个人有了下一个想要靠近、想要温暖的人,你就再也没有资格出现在他的世界里了。 3. 但你也总要允许有人曾经路过你,才会知道什么才是自己想要的全世界。 上学那会儿,小喇叭谈过一个男朋友,双方家庭条件相差挺大的。小喇叭是家里的小公主,她爸是搞收藏的,她妈有一家很大的店面。而男生家里的房子连地板都没铺,男生的爸爸是货车司机,妈妈是下岗员工,做小生意的。 小喇叭告诉爸妈自己恋爱了的时候,遭到全家人的反对,爸妈不同意将女儿托付给这个男生,小喇叭那个时候还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小女孩,坚信有情饮水饱的道理,坚信这个男生就是她值得牵手走完一生的人。 可是在一起的时间越长,两个人的问题就越多。两个人拖着拖着,就爱的好累好辛苦。 小喇叭习惯了换季就去逛商场,那些琳琅满目的新款穿在小喇叭身上特别好看,男生叫不出来的品牌名字,只认得吊牌上的价格。弱弱地也不敢吱声,因为他这个月的工资连小喇叭的一件夹克都买不起。 小喇叭不再给自己新衣服,不买新口红了,也不买新耳环了。男生的工资根本不允许小喇叭买自己喜欢的东西,然后小喇叭就懂事地忍着说我不要。 但是男生也不是不爱小喇叭,吃不起牛排就给小喇叭买肯德基,小喇叭说想去看周杰伦的演唱会,他就保证自己一定会攒钱给她买vip区第一排的票。 我问过小喇叭:“你现在过得开心吗?” 小喇叭说:“他也挺爱我的,不是吗?” 4. 后来男生跟小喇叭说,他想去当兵,他说那是自己的梦想。小喇叭说好,那我就不牵绊你去追逐自己的梦想。 也记不清楚是男生走了多久,小喇叭有天突然跟我们说,她和男生分手了。 吃瓜群众们觉得男生在这份感情里是没有问题的,是小喇叭面对花花世界受不住诱惑就变心了,大家都说那个男生是为了给小喇叭更好的生活才去当兵的,都说小喇叭是那个男生的全世界。 小喇叭跟我们说,和他们猜的都不一样,他们是和平分手的。 “变心这种事情说出来也挺讽刺的,好像一夜之间我们就长大了,我变了他也变了。我跟他说我们分手吧,他同意了。 我问他为什么这么直接就答应了,他说因为我清楚,你想要的我永远都给不了。那些你为我克制住的欲望,不是你不喜欢,只是我给不了,所以你才说不要。 他跟我说,爱一个人不是应该让她过得更好不是吗,你想要的我给不了,而你越是对我好越是迁就我的家庭情况我就越是感到有压力。 还是不合适吧,就算曾经是对方的全世界,也抵不过现实这张一捅就破的窗户纸。” 那是小喇叭第一次从心底里觉得,两个人相爱适合恋爱,但真的是不适合结婚。双方不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不在同一个高度上,眺望到的远方自然也不一样。 现在那个男生还留在部队里呢,可能已经当上班长了吧。而小喇叭也有了稳定的工作和收入,有了新的男朋友,两个人在没有对方的日子里都过得挺好的。 那段在青春里无疾而终的感情对两个人来说都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解脱,有些时候有些错过挺好的。 只是小喇叭偶尔也会跟我说: “再也没有谁对我说过要攒很久的钱给我买演唱会第一排的票,而现在我自己也买得起vip的位置,只是坐在我们身边的人早已经不是对方了。” 我以为小喇叭还没有放下那个男生,小喇叭苦笑了一下说,其实我们放不下的都只是那段无处安放的青春。 fin. 我们都曾错过一个把自己当做全世界的人,也都遇到过一个把自己当做全世界的人。所有的遇见和错过,都不过只是平淡日子里的一首歌,我们都应该在没有对方的日子里里,好好的。 以前我想和你好好的,往后我只愿你在没有我的地方过得好好的。 新浪微博:有故事的蒋同学 微信:jiangtongxue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