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嘉莹品读古诗《青玉案.元夕》(辛弃疾)

叶嘉莹品读古诗《青玉案.元夕》(辛弃疾)

2015-11-03    09'31''

主播: 倾听与表达

549 19

介绍:
叶嘉莹讲辛弃疾词 青玉案·元夕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写的是元夕,元夕就是正月十五。辛弃疾是生在北宋沦陷以后的沦陷区,二十岁之后,领着起义的义兵,义军,从北方的沦陷区来到南宋,他当时以为,以他的勇气,以他的才干,以他的军事谋略,他就可以打回去,就可以回到他的故乡。 而南宋迁都到临安以后,就安于临安,临安就是杭州,所以当他们已经不再想抗战的时候,杭州就歌舞繁华,所以南宋就 “直把杭州作汴州 ”。大家都不知道这说的是什么,有一次我在我的研究生的班上,讲了这首词,我说“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是什么意思,他们说可能是辛弃疾有一个约会,找那个人,后来在灯火阑珊处才找到她。不是这样的。 辛弃疾这首词写的是元夕,写的是当南宋的秦桧把岳飞杀死了以后,君臣安于临安的这种享乐的生活了,“直把杭州作汴州”了,再也没有人想打回去了。辛弃疾也看到元夕的繁华,可是辛弃疾的志意,“把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江南游子啊。所以他说“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到处都是灯火,元夕节嘛,灯节,好像天上的星星都挂在人间了。“宝马雕车香满路”,男人骑着宝马,女人坐着香车,满街都是仕女如云,享受这偏安的杭州的繁华。“凤箫声动,玉壶光转”,吹起的凤箫,“凤箫”是排箫,不是一只箫,是一排箫,像凤凰尾巴一样张开的。“凤箫声动,玉壶光转”,天上的月亮像玉壶,从东方升上来了,“一夜鱼龙舞”,这个元夕的整夜,“鱼龙”是鱼龙变化,杂技种种的表演。“蛾儿雪柳黄金缕”,那女子都戴着头上的装饰,“蛾儿雪柳”这都是女子的头发上的装饰。“笑语盈盈暗香去”,那些女子穿着美丽的衣服,盈盈笑语,飘散着身上的衣香,在暗夜之中,一个个从他眼前走过。 他说“众里寻他千百度”,但是我所爱的那个人呢?那笑语盈盈的一群女子,飘动着香气都过去了,可是我所找的人在哪里?“蓦然回首”,我偶然一回头,“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那个女子没有跟这些“笑语盈盈暗香去”的人在一起,没有跟这些宝马雕车的人在一起,她一个人孤独的、寂寞的,在那灯火最冷落的地方。他写的是一个女子,这个女子是谁?是辛弃疾所爱的一个女子吗?这个人叫什么名字?我以为,这是我的说法,我还不是受王国维的说法的影响。 王国维是把这个说成“成大事业、大学问”的境界,因为你经过了“独上高楼”的这种追求,你经过了“衣带渐宽”的这种努力和期待,你经过了种种的追求、种种的困苦、种种的磨难以后,忽然间得到了,就是你要成的那个事业,你要成的那个学问,你今天真的到了一个得到的境界了,那是成大事业、大学问。如果你永远没见到你找的那个人,你一直都在半空之中努力,你没有得到啊。 你要想成大事业、大学问,一定要到第三种境界,要“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尽了一生的力量,做了一生的学问,追求了一生的理想,有一天,我觉得,我真是恍然大悟,得到了,那才是你人生的终极的目的,所以“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是王国维要说的意思,王国维所说的第三种成大事业的境界。但是我以为这是辛稼轩说他自己啊,你们在临安安于这种偏安的、享乐的生活,“直把杭州作汴州”了,可是我,辛弃疾,我“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无人会、登临意”。所以这是写他自己的悲哀、自己的感慨。但是好的词就是这样,它可以给读者一个丰富的联想。 【注】本文节选自《小词大雅:叶嘉莹说词的修养与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