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浚龙《僵尸》:可怖又可贵的遗忘与记忆

麦浚龙《僵尸》:可怖又可贵的遗忘与记忆

2021-11-03    30'40''

主播: Leslie人人

281 4

介绍:
上个月,也就是2021年10月27日,***三读通过《2021年电影检查(修订)条例草案》。香港电影业引入政治审查,目的是充分维护国家安全。 让我们把时间拉回到2013年,彼时香港富商麦绍棠之子麦浚龙决定拍一部僵尸片致敬港片曾经的黄金年代。由于当时“僵尸片三杰”中的林正英和许冠英都已经去世,于是麦浚龙找到了香港正统僵尸片唯一的“传承人”钱小豪。电影名字是极简的,就叫做《僵尸》。 毫不夸张地说,这是我最爱的一部华语恐怖片。 2013年,陆港合拍片《激战》、《西游降魔篇》不论在香港,还是大陆都收获了相当不错的票房成绩,而《僵尸》,作为一部仅在香港本地上映的,合拍片时代的纯港片,同时又是对港片中独具特色的僵尸类型片的一次致敬,显得尤为特殊。 站在2021年,当下,很多事情发生了极其具体的变化,我们看到一种具有统一美学格式的泛华语商业电影正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消解所谓香港本土化电影美学,在这个时刻,想跟大家一起分享《僵尸》这部影片。 在录这期节目的当天,新艺城七怪之一的石天因癌症去世,享年72岁。作为港片迷,我知道曾经黄金时代年富力强的香港电影人,到如今,难以避免地会在新闻上以这样的方式出现,“香港电影已死”的说法一直萦绕耳边,如今很多大着情怀牌的炒冷饭式的创作,启用老演员,要么是自嗨,要么是为了金钱。在这个意义上,僵尸这部影片尤为可贵,让我们看到了怀旧可以不仅是一种情绪,而是更有意义的生产式的创作,不过我突然意识到,原来距离2013年,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年。 节目要点: ①《僵尸》基本信息; ②为什么要将故事发生环境放置在公屋? ③为什么说“《僵尸》是一次老练的影像改良”? ④港产僵尸类型片的风光、变革与落寞; ⑤麦浚龙对僵尸片做的革新; ⑥影片的主题; ⑦片场故事。 本期谈到的影片: 《僵尸》(麦浚龙,2013) 《复仇者之死》(黄精甫,2010) 《保卫战队之出动喇!朋友》(黄精甫,2011) 《天水围的日与夜》(许鞍华,2008) 《饺子》(陈果,2004) 《僵尸先生》(刘观伟,1985) 《一念无明》(黄进,2016) 《金都》(黄绮琳,2019) 《僵尸家族》(刘观伟,1986) 《驱魔警察》(董玮,1990) 《妖怪都市》(袁祥仁,1992) 《新僵尸先生》(刘观伟,1992) 《千机变》(林超贤,2003) 《飞狐外传》(张彻,1980) 片头曲/片尾曲: Dead Flower(专辑《僵尸 电影原声大碟》,Nate Conne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