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情怀-阿呆】寂寞之手(杨花吃)

【蒹葭情怀-阿呆】寂寞之手(杨花吃)

2016-04-09    35'03''

主播: NJ阿呆

26496 575

介绍:
【蒹葭情怀-阿呆】寂寞之手 主播:阿呆 作者:杨花吃 后期:五公子 微博:呆声呆语 微信:adai1992222 寂寞之手 杨花吃 你知道什么叫寂寞吗? 花三个小时煮一顿丰盛的饭,然后一个人花30分钟吃完?把衣橱里的全部衣服试穿一遍挑选最满意的一件,只是因为那天会有人上门给你送一份快递?翻阅手机通讯录里的所有联系人,发现没有一个可以约出来喝下午茶? 不,这些只能勉强算是孤单而已,我见过真正的寂寞,实际上,我每一天都在与真正的寂寞为邻。 想象一下,在公路的某一点坐落着一间小小的、方方的黑色亭子,它低矮又压抑,简陋又破旧,玻璃和钢铁铸就的身体永远坚硬而漠然,它立在那里,立在被一分为二的、原本就狭窄的公路中间,它的身上连接着一些简单的伸缩装置,机械地时而落下,时而抬起。 我的工作,就是坐在那个黑色的亭子里,每日无望地等待着,等待视野里出现某种会移动的东西,它们先是远远的一点,然后伴随着某种摩擦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在那道横亘的杠杆前停下来。 这时,我要打开窗口,微笑着说:“你好。” 我是一名公路收费员。 那是一条几乎被废弃的公路,从我的窗口向外望去,一条崭新的、游龙般的高速公路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从它竣工的那一天开始,我所在的这条公路开始褪去繁华,在艳光四射的新宠面前兀自黯淡了下去,没有了轮胎的终日擦拭,它渐渐地显出了老态,皲裂和杂草开始摧残它的容颜。 而我,只有24岁的我,根本不知道该以何种心态与它终日相处。 那条从我脚边延伸出去的路,是如此的漫长,漫长到完全看不到尽头;它又是如此的清冷,清冷得好像已经被这个世界所遗忘。我有时会想,高速公路上那些飞驰而过的车辆,不知道会不会偶有眼光落到这个不起眼的收费站上,然后在久违的人迹之后,惊喜地朝我们挥挥手,企图给我传递一丝来自外部世界的信号? 但我并不是一个人,在我身后,那个黑盒子的顶部,一台机器昼夜不眠地注视着我,而在这台机器的身后,又有一双眼睛紧盯着它拍摄下的画面——穿着工作服正襟危坐的我。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呢?就好像走在夜路上,突然有一条蛇从后背攀上了你的颈项,冰冷滑腻、游走缓慢,你的呼吸几乎因为过分的害怕而停止,你的心跳则猛烈到好像装了永动机,你清楚地知道它就在那里,可你一动也不敢动,因为在你扭动的一瞬间,它就有可能咬断你的脖子。 除此之外,手机、Pad、MP系列,甚至现金和书都是违禁品,在那个只有我一个人的盒子里,我被禁止做任何工作之外的事情。 即使条件已经如此严苛,仍有一个毁灭性的问题,那就是——我根本就没有工作可做。线路的改道以及高速的修建对这条公路的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我常常一整天下来只接待个位数的车辆,我与它们的所有互动——打招呼、插卡、取卡、打票、告别——在一分钟内就可以解决,而后,便是它们毫不自知的绝尘而去,便是我近乎无望的漫长等待。 我的周身构成了一种奇特的矛盾,极限的狭小和极限的广阔交织在了一起,我所在的那个盒子像监牢一般囚禁着我,而窗外的天地又无垠到让人难过。 没有家人,没有朋友,甚至没有和我擦身、搭话、吵架的陌生人,即使回到家中,也只能开着电视制造一点人声,这样的我,好像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 是有多久没有接触真实的人的皮肤,感受真实的人的体温了呢? 渴望与人交谈,渴望被拥抱,渴望肌肤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