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 CB KL】苍凉复现C24(1)by长安未知

【HH CB KL】苍凉复现C24(1)by长安未知

2015-12-15    17'30''

播客: EXO勋鹿灿白王道文 |  主播: 勋鹿脑残粉寂然

777 65

介绍:
二十四 又见苍凉 男人去开车的时候看见车边站着一个漂亮的男孩。 五官精致好看得不真实,眼睛大大的,眼波亮晶晶的闪着光泽。 他站在那里,乖巧的笑着,像是刚刚踏出校园的涉世未深的年轻学生。 “先生您好,我等您好久了。”他笑着开口,礼貌而得体。 “你......在等我?”男人一阵疑惑:“有什么事么?” “想请您帮个忙呢!”男孩笑得更加好看了,停车场光线有些暗,美好的少年却像是带着阳光,闪耀而夺目。 男人觉得有些不忍拒绝了。他向来不是什么富有爱心的人,可是这个男孩看起来太过于让人喜爱,即使是铁做的心,也会觉得不忍拒绝吧?男人这样想着,礼貌地笑着开口:“我能帮你什么呢?” “啊,是这样的。”男孩眨眨眼:“我知道您最近有一个大案子,是和一个秘密组织合作的对吧?您好像是负责人呢!说起来,可以负责这样大的案子,您一定是很了不起的人啊。” “我来这里找您帮忙的目的呢,就是因为您负责的这个案子实在是太重要了,如果做成的话,对于我们似乎是一种巨大的威胁呢!”他似乎是有点觉得抱歉,不好意思的笑笑:“所以啊,这后果太严重了,我们不得不防着点儿,当然,为了保险起见,只好委屈你了。” “你什么意思?”男人警惕起来。这个案子是秘密进行的,按理更本不可能有人会知道的。“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不明白。” “先生。您在开玩笑么?这可是一件很严肃的事呢,我的资料上写的很清楚,越绝书的秘密联系人就是您,不会错的。”他保持着虚假而可爱的笑容,接着说:“请帮我一个忙吧先生,我动作很快,不会占用您太多时间的。” “你想做什么?”男人的语气一下子变了,有些故作狠戾的看着对面的人。 “很简单,请您帮个忙,死掉吧。”笑脸变得前所未有的灿烂,满是跃跃欲试的兴奋,男孩的眼睛似乎蒙上一种异样的色泽来,让人一阵恍惚。 恐惧感瞬间凝结了空气。 “你...”男人咽了咽口水,紧张的看着对面的人,说:“你既然知道我是谁,那你应该也知道,动了我会有怎样的下场。” “也是啊!”男孩笑着说:“果然有了越绝书这样强大的后盾,说起话来都会比较有底气呢!真是可惜了,你运气挺糟的,正好碰到我这种人。不然的话,说不定还真有一条活路。” “我...鹿晗”他缓缓的说着,顺手从腕表的机括里抽出一条钢索来,一步一步的靠近他,说:“代号依旧是鹿晗,兼职的杀手,花杀等级...”他逐渐地越靠越近。 男人突然转过身,没命的飞奔起来,一边跑一边哆嗦着拿出手机匆忙的按键。 鹿晗并不在乎他逃跑,仍旧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男人跑得很狼狈,但是却很快,没多久就到了停车场的门口。 光亮从门口的位置透过来,在昏暗的停车场里显得像是生的希望,让人松一口气。男人于是跑的更快了一些,企图冲出去。 “砰!”的一声响。 男人整个都飞起来,重重的砸在两三米开外的地上,他疼得一阵咧嘴,胸腹间肋骨都要折断一样的疼,平时养尊处优的身体禁不起这样的剧痛,开始簌簌的抖动。 “哇哦!”软软的声音从门口的位置传过来。 突然间像影子一样出现在门口的上方倒吊着下来把男人踢飞的人逆光站着,像是一个从天而降的死神。 另一个少年。 逆着的光线勾出整个人的轮廓,脸上的光影显的五官更加立体好看。 眉眼埋在阴影里,半张脸也埋在阴影里,光从他背后照过来,反衬出一张白得像次一样细腻的脸。 他像是一个年轻而苍白的死神! “你想去哪儿?”他的声音居然是软懦懦的,单纯得让人一阵迷惘。 鹿晗冲着他笑了笑,一步步慢慢走近,嘴里依旧持续不停地说着:“说起来似乎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但我还是得告诉你,我是花杀榜上的末位。弟子规的人。”鹿晗手扬起来,钢索在空中划过一道极其优美的弧线。 手机落在地上,传出接通的声音,男人慌张地去捡。 “打电话求助这种事,在看见我的第一秒你就该做的。”鹿晗眨眨眼。 阳光的痕迹像是一个点,从钢索上迅速划过,反射出金属闪亮的光泽,光芒的痕迹掠过对面的人的眼睛。 鹿晗笑的更灿烂了。 啧!世勋啊!眼神冷冽的样子似乎格外好看啊! “喂!.....”男人惊慌的声音戛然而止。 那一声期望与绝望相互交错着的“喂”成了他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个音。 钢索迅速的划过颈项,趁还没有沾到血的时候又迅速抽走。鲜血喷涌而出的样子像是开了一朵温热的花。 “所以,越绝书什么的,对于我来说,更本不是威胁啊,我原本就和他们是敌对嘛。”鹿晗说到最后面口气里带着一点埋怨,双手一合,把那截接触过男人动脉的的钢索收进机括里。以一个礼貌的微笑结束了他的自我介绍。 男人至死还握着的手机里传出说话的声音。 白皙的手指抽出手机,然后把它举到耳边,和脸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水润的嘴唇抿着薄薄的冰冷,软糯的声音冷漠开口,却用撒娇一样的语气说:“啊,你好!.....是呢,是这位先生的手机没错.....他就在我旁边呢!.....啊!抱歉,他现在接不了电话呢!.....他有点麻烦.....也不是很大的事,他只是死了而已,如果有事的话,请下次再联系他吧!.....我是谁?我是弟子规的世勋啊!我是来杀他的人呢!” 矛盾感极强的说话声停下来,然后手机被放回已经开始僵硬的手里。 “先生,有人找您,请接电话。”吴世勋有点调皮的说着,然后看着鹿晗,说:“走吧小鹿,我饿了,我想喝奶茶。” “谁准你喊我小鹿了?”鹿晗脸上温和有礼的笑瞬间消失了,秀气的眉毛挑起来瞪了他一眼。 “小鹿哥我错了!”吴世勋眼睛弯起来,一副乖宝宝样子,“我看见那边有一家看起来很好的小店,我们过去好不好?” “好啊。”鹿晗有点无所谓的样子,不走心的点着头,看着吴世勋,漂亮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明意味的神色。 两人并肩向外走,吴世勋突然整个人向后一退,外套的摆带着风声擦着鹿晗脸旁过去,带着小孩子的香味。 吴世勋动作迅捷的冲向一根隐藏在暗处的大柱子,猝不及防的惨叫响起来,一个人被扔出来,手臂歪歪扭扭的搭着。 鹿晗嗤笑了一声,看着地上的人。 “胆子小的话,就不要当保镖啊。”吴世勋从柱子后面走出来,扬高了声音,“都别躲着了,滚出来,别让我一个一个去揪。” 鹿晗不意外的看到周遭几个人带着拼了的架势走出来。 这样的人,身边不带几个保镖什么的那才叫不正常好么? 可是这样的保镖。。。。 鹿晗简直要忍不住要笑出声来,还不如没有呢! “鹿哥?”吴世勋看着鹿晗,眼里闪着一点期待的光,活像是个讨糖吃的小孩子。 “杀了吧,留着没用。”鹿晗笑了一声,“就算我们不动手,越绝书也不会放过他们的,办砸了事造成的损失他们这几条命赔不起。” “也是。”吴世勋挑着眉点点头,很是赞同的样子。 鹿晗双手抱着胸,微微的低下头盯着地面。 吴世勋眯着眼一笑,随后换上一脸的冰冷,突然发难。 很精致的刀,便于随身携带,做工精美,平时被当做是摆放在桌上的工艺品。 但是被用来杀人的时候,它的锋利绝不会亚于任何一柄武器。 就像是吴世勋,无论平时在鹿晗面前看起来多么的乖巧可爱但是始终都改变不了他是一个杀手的事实。 他用华丽的无以复加的手法杀人。 像是在进行一场献给死神的祭礼。 每一个动作都灵巧而霸气,没有丝毫的犹豫,行云流水,干净利落。连眼神里都是让人想要逃避的凌厉。 普通的几个保镖,就像是活靶子一样被吴世勋拿来练了手。 最后一个人不甘心的咽下最后一口气。 鹿晗抬起头,“可以走了?” 吴世勋从面前的一具尸体上跨过来,站在他面前,笑着问:“我们一会儿去吃什么?” 少年并肩离去。 门外的光拥簇者挤进来,在黑暗中显得格外夺目。 逆着光的背影并肩走出去,像是要赶赴一场神圣的加冕仪式。 美一具尸体都在流血,暗红的颜色像是要绘成一幅画,充满了压抑的艺术感。 男人躺在地上,眼睛不甘的大睁着,虽然早就失去了焦距,却还是死死的盯着门口,表达着对生的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