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之路》国民初恋:黄轩

《名人之路》国民初恋:黄轩

2016-04-06    07'37''

发布人: 河南财政金融学院广播

157 10

介绍:
一个人物,一段传奇,他们用艰辛创造传奇,用成功诠释生命。大家好,这里是河南财专广播站,我是今天的主播:左冠鑫。欢迎大家同我一起走进本期的《名人之路》。本期节目向您介绍的是“国民初恋”黄轩的故事。 黄轩:自由又怀揣情怀的鲸鱼 黄轩给人的感觉,可以用他的代表作来形容——“蓝色骨头”。在他的身上,有着双鱼座天生的孤独气质,又带着后天养成的优雅。 无论是《推拿》还是《黄金时代》,都属于文艺片,再加之黄轩又出演了《红高粱》里痴情儒雅的张俊杰,所以便被贴上了“文艺男”标签。 黄轩喜欢做摘抄,他曾在本子上写下这么一段话,“每当我抓紧一样东西不放时,我会提醒自己放下。对自己温柔一点,学会与未知相处。试着去体会没有努力的努力,没有选择的选择,没有动机的动机,努力不一定能达成目标。” 他以此话来警诫自己,也确实是在这么做。 因为,论起星途,好像真的没有几个艺人会比黄轩更倒霉。他一心以迈克尔·杰克逊为榜样,结果,不仅在读艺校时扭伤了腰从而错过了全国性的舞蹈大赛,而且还未能成为歌手。好不容易,他在表演领域中寻到了新的乐趣,可每一次,都是差一点“走红”。 对,次次都是差一点。他在偶然之中被张艺谋看中,差一点就出演了《满城尽带黄金甲》中小王子一角,谁知编剧突然改了剧本,将王子的年龄改成了14岁。他因等待《满城尽带黄金甲》的角色通知,自动放弃了海岩所拍摄的《五星饭店》,差一点就在此剧中大放异彩;他曾拍摄了娄烨导演的《春风沉醉的夜晚》,却又在即将参加戛纳电影节时,被剪了戏,徒留一个背影;他还曾为筹备《海洋天堂》,亲自去了北京孤独症患者学校里体验生活,却又因长得不像李连杰,而被导演临时更换;包括之前早就拍好的《蓝色骨头》,也是迟映了四年才跟观众见面…… 所有的迟到与错过,若是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会痴缠很久。但是,显然,黄轩很想得开,他感慨道:“沉默的时光,使我这个生命体对很多周遭东西的认知力和感知能力又增强了,我的心灵得到了成长,也越加笃定。” 没错,沉默的时光,使黄轩成为深海里孤独游弋的鲸鱼。可他从不寂寞,他只是远离了喧嚣,去寻找了生命的真谛。 他常常利用自由时间,去全世界溜达,不会带助理,连经纪人都很少通知。往往就是参加完某个电影节,他便突然“落跑”了。他去的地方,都很小众,可能是去某个草原看羚羊;也可能只是去某个胡同的酒吧里,听流浪歌手唱歌。 对于那些具有标志性的建筑、城市,黄轩没什么兴趣。同样,除了拍戏,他对曝光度这种东西也是避而远之,更别说是充当舆论集中营。有时候,他低调得甚至会让人忘记他的存在。 但对当事人而言,这才是一种享受。他愿去流浪,去磨砺心性,去做一个内心不慌、脚步不乱、内敛沉静的人。或是在笔笔藏、笔笔收的书法中沉溺,或是随意地撩拨吉他,或是喝茶看花……在他的世界里,没有太多复杂的事情,半落的桃花,格陵兰夏季时整日的太阳,都是他的追求,他的快乐。 大抵,就是这股书生气息太过浓烈,所以才会有人将他框进“文艺片”的固定形象中。乃至,他突然拍摄《红高粱》《芈月传》与《翻译官》等多部电视剧,都会引来非议。有人说,他开始急功近利,走“偶像”路线;又有人说,他是江郎才尽,再也拍不了小清新的电影。 对此,黄轩从来没有刻意解释。他永远都是温和地笑笑,再谈及一下他的理想,“我心里的声音告诉我,我适合将来搬到一个宁静的地方住下来,贴近最质朴的生活,贴近自然。而且我觉得种菜、种花,看着一颗种子的发芽和成长,可以观照你自己的心境。我目前内心这样的愿望与日俱增”。 是怯懦,还是逃避? 都不是吧。在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一种人,不愿去做鲨鱼。他们体态优雅、生存得体,并不善于进攻。他们不过是忠于自己的闲情逸趣,安于本分、听从天赋、发挥所长且苦乐坦然。 清晨烙饼煮茶,傍晚喝酒看花,黄轩从来都不着急行走。有一种慢生活,属于他,那是大器晚成,亦是淡泊名利。 其实,无论做任何事,都不该大肆宣扬,受到攻击也不必激烈反抗。只要我们不去纠缠多余的情绪,不去妄想未知的声望,过往不念、当下不乱、未来不迎,也可像黄轩一样做一只在海中自由又怀揣情怀的鲸鱼。 本期节目到这里就要跟大家说再见了,感谢大家的收听。了解更多校园资讯,欢迎关注新浪微博财专之声广播站。我们下期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