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期:沙龙圆桌:博雅教育的实践与思考

第161期:沙龙圆桌:博雅教育的实践与思考

2020-01-02    81'54''

主播: 纽约文化沙龙FM

3255 39

介绍:
纽约文化沙龙始终将自己视为博雅教育的实践者(我们作为非营利机构的划分类别就是成人继续教育)。我们相信,教育(Education),区别于训练(Training),培养的是人格而不是工具。通过教育,我们培养社会责任与人文关怀,我们懂得区分事实与观点,我们学会批判与分析,我们拥有审美与自律。除此之外,好的教育应当赋予人自我教育的能力,在校园之外可以自己获得以上各方面的成长。在这样的理念和实践上,沙龙和唯理中国惺惺相惜。这次,我们请来唯理中国的联合创始人陶子谦,和大家分享他们在中国实践博雅教育的经历与思考。 “教育”一词涵义很广,它可以指代灌输或训导,可以指学校、各类组织或培训机构给学生提供的服务与产品,也可以指一个拥有自己研究范畴和方法的学术领域。在本次圆桌讨论中,主讲人将从提供教育产品的非营利组织的角度分享对于博雅教育的理解。 在主讲人眼中,博雅教育包含两大特点:互动式教学和宽广的课程体系。首先,在一个施行博雅教育的课堂中,讲师是讨论的发起者和组织者,而非一个权威的知识库。课堂交流往往是双向或者多向的,而不是单方面灌输。这样的互动对于思考能力的培养至关重要,也是博雅教育和应试教育的一个根本区别。我们可能都有过这样的感觉:应试教育下的学生往往擅长解过程和答案都相对确定的问题,但在遇到从定义问题到解答问题都有大量不确定性的领域(例如大多人文和社科类学科)时就手足无措。在主讲人的经验里,以灌输为主、缺乏激励主动学习的教学方法是这一现象的重要原因。 其次,博雅教育对于学习广度的要求有两大重要意义:其一,很多学科是一个公民所必须要了解并初步学习的。没有对这些学科的基本了解,人们就无法准确地理解社会问题和处理这些问题的对策;其二,复杂的社会问题往往需要跨学科解法,开发这些解法需要拥有多个学科的知识储备。遗憾的是,目前国内大多中学只提供极为有限的课程选择,而国内大学生学习与专业无关的课程的热情和自由度也很有限。 因为博雅教育可以帮助解决应试教育所导致的思考能力和公民素养缺失,我们决定以短期暑期学校的方式开始小规模地施行博雅教育。在这一过程中,我们曾面对各种理论和可行性方面的质疑。博雅教育是否是精英/贵族教育?成功地施行博雅教育是否取决于目标学生群体的背景和所处的社会环境?在中国推行博雅教育是否有意义?是否可行?与美国高中和大学所采用的形式相比,需要做哪些修改? 主讲人将根据其五年来运营唯理中国和举办唯理书院的经验尝试与大家共同探讨以上问题。 关于唯理中国: 唯理中国是由有志于学术和教育事业的海内外学⽣组成的⾮营利学术联盟,致⼒于在中国推⼴博雅教育。自2015年成立起,我们为学生们提供了超过140门课程与博雅教育体验。现日常运营项目有唯理书院、线上课程、播客-唯理对谈与唯理通讯(newsletter). 主讲人:陶子谦 唯理中国联合创始人,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院⼆年级学⽣。他在康奈尔⼤学读⼤⼀时与朋友⼀起创办了唯理中国。唯理中国以⾮营利的形式为国内的中学⽣和⼤学⽣提供暑期项⽬、线上课程以及播客等教育资源,以此帮助改善中国教育体系的不⾜之处。唯理书院是唯理中国的旗舰项⽬。它的课程体系是唯理中国根据美国各⼤学⼴泛使⽤的博雅教育体系独⽴开发⽽成的,旨在改善国内教育课程选择少和填鸭式授课等问题。⾃开办以来,唯理书院⼴受参与者的好评。在法学院,陶⼦谦是Asian Law Review的执⾏编辑,Journal of Business Law的助理编辑,和Asian Pacific American Law Students Association的理事会成员。他参与了多个由Gideon Parchomovsky教授主导的公司法研究项⽬。他的学术兴趣是法律经济学。在课余时间,陶⼦谦是⼀个健美爱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