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写我诵】父爱亦沉

【你写我诵】父爱亦沉

2021-06-10    08'17''

主播: 海棠依旧0626

218 1

介绍:
父爱亦沉 作者:许明霞 这几天几乎天天看到“爱爸爸”的字样,一百度才知道“父亲节”到了。一直只知道有母亲节,还曾为天下父亲不平过——母爱深深,父爱亦沉啊! 到了如今这个年纪,不再像小女孩那样对父亲充满了敬佩和崇拜,父亲的两鬓已经渐渐斑白,身手没有了以前的矫健和灵活,再三劝诫却总是把烟抽得很厉害,还有了诸如卫生之类的点点滴滴的坏习惯。可这样一个平凡普通的老头,却时刻牵动我心底最柔弱的地方。 小时候,睡觉总是和父亲睡一头,在父亲的故事中进入梦乡;父亲出门时总会把我带在身边,尽管那时我很小又不懂事,时常让父亲难堪,可父亲却仍然乐此不疲地带着我。在去江西南昌的客轮上,我哼哼唧唧觊(jì)觎(yú)邻座苏北老太用煤油炉烧出的散发诱人香味的红薯,我很难想象那时还很年轻的父亲红着脸跟人家讨要需要多大的勇气;兰州城里,进得舅公家门,锃(zèng)亮的地板上,我不管父亲如何哄吓 愣是不肯换下那双 出门才买的牛筋球鞋,那时父亲的难堪 只能表现在无可奈何的抱歉里;南京长江大桥上,父亲迎风而立,意气风发,怯怯的我 抱着他的腿,一副惶恐模样,这张已经发黄的黑白照片一直被父亲珍藏。苏州园林、西子湖边、雷锋塔下、黄浦江上、中山陵前、秦淮河畔……幼时的我在父亲的牵引下,用单纯幼稚的眼光雀跃地欣赏那些乡下没有的景致,听父亲讲那些和风景有关的典故,常常是兴奋过度继而趴在父亲的肩上睡着,等我醒来时却已在旅馆。 如今的我总向往着就像父亲当年带着我那样带着女儿,用自己的脚步踏上每一块让我心仪的土地,然后再跟她说说当年外公带着妈妈的情景。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是温和的。他从不骂我,更不像母亲那样说到气头上抬手就是两下子。父亲说得最多的是问句:你认为对不对? 工作的时候,远离家的孤独和寂寞中,父亲的来信是温暖的。除了教我如何做人,好好工作,最多的还是照顾好自己。娓娓道来的有家长里短、有村社轶事,信中没有训导,刚劲有力的字体加上丰润飘逸的文采,读父亲的信是一种享受,让我孤身在外的日日夜夜感觉总有一盏灯在照亮和指引着我,不让我迷失方向。 嫁人那天,我泪雨滂(pāng)沱(tuó)。母亲,祖母都被我弄得涕泪满巾,父亲没有哭,可我分明看到了爸爸眼里闪闪发亮的泪光。第二天,父亲一大早就赶到我的新家看望我。在我结婚的头几个月里父亲几乎是隔两天就来看我一次,来时还带着我喜欢吃的零食。对于父亲这种令人见笑的行为母亲总是劝阻,但总是拗不过他。直到我慢慢适应了新家的生活,父亲来看我的日期才有了间隔的延长。一个礼拜,但最多十天,父亲便会来看看我,而这个习惯一直持续到现在。 女儿上高中前,每到周末,父亲便会打电话过来让我带女儿回家,抑或他来接。只是女儿大了,有了少年特有的古怪和孤僻,不愿意像以前那样缠着外公外婆。为此,父亲稍稍有点落寞和无可奈何。女儿和侄子两人在一起时,经常闹别扭,父亲总是乐呵呵的,不偏不倚,好像两个孩子是当年的我和弟弟。 有一种爱是不需要说出来的,当年搀我时温暖的手,扶我时宽厚的肩,当年送嫁时晶莹的眼,还有这么多年被踩实了的路……一切都源自父爱,不管时光如何改变,父爱总是这么深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