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白天是普通的上班族,晚上是全北京少年犯的大哥 | 天才职业024

他白天是普通的上班族,晚上是全北京少年犯的大哥 | 天才职业024

2020-12-08    60'00''

主播: 天才捕手FM

13808 249

介绍:
大家好,我是猛哥。 你们距离违法犯罪最近的一刻是什么时候? 我指的是能帮民警完成工作指标的那种。 我高考前夕,可能压力太大了,因为一点小事就和人约群架。 地点在在沈阳的老亚洲大酒店门口。 对面人齐了,我方负责去五金店磨刀的哥们还没到。 等社会磕唠完,再也没有理由不动手了,我那哥们才抱着帆布包,慢慢悠悠从马路对面走过来。 团战瞬间爆发。 对面的人一起去抢哥们的包。哥们先怂了,抱着包缩在地上,死都不撒手。 路过的大人们以为光天化日之下有人抢包,把对方骂走了。 不久高考结束,我压力没了,脾气都好了很多。 一天,我看到一条新闻,一个当时抢包的混混,在校门口斗殴被捅了两刀,行凶的小孩很快被抓进了少管所。 当时掉了二斤冷汗。如果那天包里东西掉出来,最后进少管所的会不会是我? 原来自己曾经差一点成为少年犯,那再想回到学校,可就太难了。 今天的嘉宾晖哥,他从事的职业,就是专门和少年犯打交道,帮他们回到社会,回到学校,他说,教孩子重新学好,是这件工作里最简单的地方。 -01-高墙内外,他们都是孩子 晖哥在参与大学的暑期活动时,探访过一次未管所(全称:未成年犯管教所,又称少管所)。 当时晖哥站在持枪武警心里建设了半天。脑海中不断闪过那些影视作品中看过的少年犯的样子。 但穿过警卫和高墙后,那些穿了一身标配服装的少年,与他在外面见过的没啥两样。 晖哥说:“其实这些孩子跟我们身边可能会碰到的孩子没有什么特别本质上的不同,都是十多岁,爱笑。要是在外面,你可能就会认为这就是一帮普通的中学生。” 在充满好奇和探索欲的年纪,被关进少管所,让这些孩子们最难挨的就是无聊。 游戏作品,工作机会,社会的态度,这些普通孩子触手可及的信息,他们只能成二十出头、自己也没有多少生活经验的晖哥那里听说,晖哥成了几百个孩子与外界唯一的联系。 -02-社工也是人,心理也会出问题 晖哥说,他们一个工作,是管教那些伤害人的孩子,还有一个工作,就是保护那些容易被伤害的孩子。 他服务过一个发育迟滞的女孩,智力严重低于她的年龄,父亲带着她和弟弟来京打工,为了生计,父亲白天必须外出打工,女孩只能住在人员复杂,环境恶劣的城中村。 晖哥说:“应该是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头,先后遭遇了六次被性侵,不止有猥亵,还有被强奸......” 后来,女孩父亲会在出去工作前,把她送到晖哥所在的机构,由社工们照料她。 从锻炼她的身体协调能力,到教她生活的必备技能,在社工的帮助下,她学会了看时间,跳绳,甚至学会了骂人来保护自己。 后来,女孩还得到了上学的机会。 女孩开始了新生活,但社工们却怎么也忘不掉那“六次侵害的事实”。 晖哥说:“我们做人的工作,但我们社工也都是很鲜活的人......看到这样的(悲剧)情况多了之后,总是要倒掉以后才能再装进新的,我们很需要有一个对外的出口。” -03-开暴走车夜店蹦迪,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晖哥说,自己要像个侦探,及时发现那些徘徊在犯罪边缘的青少年。 他们机构有个很有意思的活动,叫“深宵外展”,是从香港学习过来的——社工会开着很大的“暴走车”去巡街,车上放着篮球,足球,乐器等玩具,去一些监控不到位的商场地下,或是网吧夜店,吸引夜间外出,无所事事的青少年,再把他们送回家,免得发生意外。 有一次在晖哥他们几个大人“因公蹦迪”,遇到了三个在夜店门口徘徊了很久的青少年。谁成想这三个孩子也在暗中观察他们。 三个孩子凑上前来主动搭讪:“哥哥姐姐,你们能带我们进到夜店里面去吗?” 原来他们竟是众筹来北京蹦迪的,肩负着他们“全村小伙伴的希望”! 想知道这三个孩子最后有没有辜负他们村的“希望”?听听节目里辉哥是如何为讲述的吧。 -本期嘉宾- 嘉宾 | 晖哥,青少年司法社工 嘉宾 |大洋马,来自魔宙 主播 | @哥就是猛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