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不老梦–银临

「古风」不老梦–银临

2020-03-09    04'16''

主播: 人涧集universe.

6152 125

介绍:
作曲 : 银临, 作词 : 慕清明, 终南有坟,名不老。 客奇之,问何故, 言乃淮南翁主媗冢。 元光二年上巳, 媗于渭水之滨遇振翊将军韩衿, 悦之。明年,河水决濮阳, 上发卒十万救决河,使衿督。 媗送别,诉心意。 衿以其年尚幼,婉拒之。 后三年,衿戍定襄,媗托尺素, 书:妾已及笄。 复三年,媗随姊陵探长安,约结上左右。 每逢衿,且喜且怯。 又三年,媗疾,久不愈。 衿随大将军青击匈奴, 媗恐不复见,追大军十余里,终力竭。 呛血白衣,形销骨立。 元狩元年,淮南衡山事发,陵媗皆下狱。 衿欲面之,叩未央宫,额血流地,上弗允。 媗殒,衿亲葬于终南。 后长安有歌曰:茔茔蔓草, 岁岁不老;风雨如晦,死生为谁。终南有坟,名不老。 等不到鬓雪相拥, 重饮渭水畔那一盏虔诚, 终究是绸缪青冢, 替我将灞桥柳供奉, 来世再漱月鸣筝, 也许还能道声久别珍重, 天意总将人捉弄, 怎奈何身不由己情衷, 于万人中万幸得以相逢, 刹那间澈净明通, 成为我所向披靡的勇气和惶恐, 裂山海 堕苍穹,爱若执炬迎风, 炽烈而哀恸,诸般滋味皆在其中, 韶华宛转吟诵,苍凉的光荣, 急景凋年深情难共, 倏忽天地琉璃灯, 光阴过处徒留皎月几盅, 温柔了十方春冬, 眷你眉目在我眼瞳, 彼时击节讴新声, 唱彻白首之约抱柱之盟, 摩肩人步履匆匆, 多少相遇能有始有终, 若要忘却年少轻狂的痛, 从此后分赴西东, 不如作蜉蝣麻衣霜染淋漓死生, 恣朝暮 彀长空, 卸去人间妆红, 我终于读懂, 痴心熬尽才可倾城, 唯有亘古寒峰, 能安葬浮生, 至死不渝的一场梦, 天光落笔波折, 岁月都干涸, 只剩别离来不及说, 宁愿折心沐火, 舍不得勘破, 是你唇边夜雨清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