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斯特回到家中

莱斯特回到家中

2020-08-30    14'50''

主播: 愉辉

553 9

介绍:
那天下午,莱斯特回到了他那像坟墓一样的公寓。“这是个坟墓。”他想,“我是个活死人。我猜我将不得不习惯这点。”他的姐姐和妹妹想要轮流来和他同住,以便照顾他的起居,但他都让他们回家去了。他只想自己一个人待着。 一连三天的大部分时间,他都在睡觉。他仅仅偶尔起来吃点东西,服药或去厕所,然后又像一只受伤的野兽一样爬回洞里,爬到他那张床上。 第四天,事情发生了变化。中午吃完饭后,他坐在一张椅子里,望着窗外的中央公园。刚刚下过雪不久,公园里一片银白,树上的雪在阳光下闪着光,整座公园就像一个童话世界。他想,这一切多美呀!接着,他意识到,自己一点喜悦的感觉都没有。他甚至对美也没有反应了。他真的是个废人,一点好转的希望都没有,最多,也就是期待自己能在今后的岁月里,坐在这间公寓里,喂养这具脆弱的尸体,这具早该行将就木的尸体。这些念头让他十分愤怒,他突然感到一股自发病以来从未有过的能量,他呼地从椅子里站了起来,径直走向厕所的药柜。他打开柜门,开始数他的药粒。他看到他又有不少新的药了,镇静剂和心脏类的药。 他在药柜里发现了些吗啡片,那是几年前医生开给他缓解肾结石疼痛的,如果他想要了断,瓶子里剩下的那些,已经足以让他离开这个世界了。用吗啡了断真是个舒服的死法,你就像是随着一片温暖舒适的云飘走了,一切都是那么愉快。这绝对要比等着下一次心脏病的发作要好多了。他想。 好,现在他有选择了。生病以来,他第一次感到对自己的命运有了某种掌控,他考虑了一下下一步该做什么,是不是现在就把药吞了一了百了?不,时机未到,他想。如果事情变得太糟糕,他总有机会吞的。 他回到椅子里坐下,开始思考自己此刻的处境,他大声地对自己说,“你还活着,不管那些医生或其他人的预言是什么,你仍然在呼吸,这才是真正重要的。也许还有些希望呢。” “好吧,那我从哪儿开始呢?”这问题又让他感到沉重。他想,也许他应该现在就把药吞了算了,至少那能让他结束痛苦,不必再抗争了。他一生到底是在为什么而抗争呢?只是为了那一点点幸福?可他从未发现他想要的幸福,除了那些一次持续几分钟或几小时的快乐。短暂……生命是短暂的……短暂……无常……永远都在变化……你刚刚以为你成了,一切搞定,可以放松一下了,马上又发生件事,让你又一切从零开始……抓紧,抓紧……一直想紧紧抓住那即使得到了也抓不住的东西。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呀? 活着为了什么?他活在这世上是为了什么?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生出来。一生经历了这么多,从来也没有达到让他真正满足的那点。最后,他什么也没有得到,除了这副垂死的身体。什么也没有得到,连这身体也将变成灰烬。他所有的财产和成就,都是那么的没意义和空虚。“如尘埃一样。”他想。 “尘归尘,土归土…… 如果你没被征战,你必被征税。” 他不由对这首愚蠢的顺口溜中所说的真实感到好笑。生活似乎真的很愚蠢。但当他考虑是否要吞那些药丸时,他认识到此刻他还不想放弃。在他脑海的某处好像有什么声音,一个不易觉察的念头——如果他知道往哪儿找,也许他能发现那答案。嗯,他想,反正他有的是时间,尽管他的身体已经半死了,但他还有他的头脑,他仍然可以思考。 他大声地问自己,“我应该试一试吗?” 他犹豫不决了一会,然后耸了耸肩说,“噢,管他的呢,反正我什么也不会损失。如果这没用,任何时候我都可以吞那些药丸。”他知道,如果实在不行,他会选择自我了断的,对此他一点也不怀疑。 就这么定了,不用再想了。他觉得自己的头脑很久没有像现在这么清晰了。生病以来,他第一次感到真的饿了。他走进厨房,想为自己好好做顿吃的。他仍然十分虚弱,他不紧不慢地做着,一点也没有催促自己。吃的时候,他的头脑一直在忙于探索新的想法、问题、以及往哪儿去寻找他的答案。这个新项目十分令人兴奋,他觉得自己又复活了。 食物让他恢复了精力,他回到靠窗的椅子,坐了下来。“从哪儿开始呢?”他想,“哦,首先,问题是什么?” “人生是什么?”“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投生到这世上是否偶然?如果不是,那是什么?” “人生是什么?我一直在寻找的是什么?” “只是一点点幸福而已。”他回答自己。 “好吧,那什么是幸福?如何得到幸福?在哪里发现幸福呢?” “人生是什么?这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和这世界是什么关系?” “我是怎么陷入如今的困境的?” “有没有走出这困境的方法?”他已经知道对那问题的答案了:除了死亡,没有别的方法。但他又想,如果他能发现答案,至少他可以知道他人生的意义,也许他还可以对一切有所理解,那绝对值得,那一定值得。 首先,他打开字典查找对幸福和人生的定义,他没有找到什么他不知道的新东西。下一步,他到他多年收集的整整一书房的书中去找寻。嗯,这些是弗洛伊德的书,那里面有没有些有用的东西呢?没有,他已经试过好几年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了,那一点也没有帮到他;他还读过弗洛伊德所有被翻译成英文的书,并没有在其中发现过答案。不,弗洛伊德不能解答他的问题。他又去看其他的书,沃森的行为主义,还有荣格和阿道夫,那些里面也没有他要找的东西。 还有那些哲学家。他开始把书从书架上拿下来,堆成一堆。这些书他都从头到尾读过不止一遍了,但也许他可能忽略了一些东西,毕竟那时他没有带着具体的问题来读。他想。 他把书拿到他靠窗的椅子旁,开始读了起来。他一本一本地浏览着,时不时停下来,这里那里地读一些章节。 他开始觉得自己的头脑塞满了太多的信息,各式各样的想法此起彼伏。他变得越来越不耐烦。他回到书架旁去拿别的书籍,医药类的,物理学,工程学,他的藏书几乎涵盖各个方面。在两天的时间里,他把它们又全部过了一遍。他的房间一片狼藉,到此都是一堆一堆的书。有些书被随意扔在地上,那是他在失望生气的时候扔的。书架上只剩下一本笑话书和一些传记了,那些是别人送他的礼物。 下面该往哪儿找呢?“你一直都是个聪明的男孩,”他对自己说,“你不是通过激烈的考试,赢得了罗格斯大学仅有的三个全额奖学金中的一个吗,尽管你是个犹太人,他们也不得不给你,你赢得的! 在学校,你不一直也是荣誉生吗?你不是读了很多有关人类的书,从工程学、物理学,到精神病学、哲学和医学? 好吧,既然你这么聪明,很了不起,所有那些学习、知识和阅读给你带来了什么呢?偏头痛,肾结石,溃疡,阑尾炎,疼痛,苦恼,不快乐,最后还来了个本该让你致命,却偏偏没有的心脏病发作。你还需要些什么才能让自己清醒过来呢? 尽管是个聪明的男孩,莱斯特,你真是太蠢,太蠢,太蠢了!所有那些知识,对你一点用处都没有,可你现在还想要更多的知识,还想要读更多的书——那些自己都不知道答案的人写的书。” “到此为止了!”他告诉自己,“我再也不想读那些无用的东西了。” 随着这个决定,他感到卸下了一生的重负。突然间,他觉得很轻松,几乎有点眩晕。他意识到,实际上他一生寻找的,都是同样的答案,如果它们可以在那些常规之处找到,他非常肯定他应该早就找到了。他需要在别处寻找。他觉得他知道那在哪里。 他要把所有那些无用的知识放到一边,抛弃他学过的一切,回到实验室里从头开始。他推断,问题存在于他的内在。因为那是他的身体,他的头脑,他的情绪,所以,答案也一定在他的内在。他就是他的实验室,他就是他要寻找的地方。这个感觉真好。他走到椅子面前坐下,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