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昌龄: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

王昌龄: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

2022-08-14    12'32''

主播: 每天读诗词

1022 7

介绍:
虽然诗人获得成就最高的是边塞诗,但在抒写宫女思妇怨情的闺怨诗和宫词方面,诗人也取得了十分不俗的成就。“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他闺怨诗和宫词作大多刻画了封建制度下妇女内心情感,表达了对女性的深深关怀。“西宫夜静百花香”、“芙蓉不及美人妆”,宫廷生活是那么静谧迷人,但在绮丽的情景中,诗人却细腻入微地摹写了她们深刻的内心痛苦,她们对幸福的憧憬,她们的失望,在失望之中仍交织着希望的复杂心理。这些作品文笔之龙丽,语言之凝炼,情韵之深刻,都使后来作者难于争胜。 我们便一起来欣赏一下诗人的《春宫曲》: 昨夜风开露井桃,未央前殿月轮高。 平阳歌舞新承宠,帘外春寒赐锦袍。 昨夜的春风吹开了露井边的桃花,未央宫前,一轮明月高高地挂在天上。 平阳公主的歌女卫子夫最近得到了汉武帝的宠爱,由于怕她春日寒冷,特意赐下锦袍。 此诗借汉武帝宠爱平阳公主家的歌女卫子夫,揭露了封建帝王喜新厌旧的荒淫腐朽生活,表达了对深宫女子悲惨命运的同情。诗人背面敷粉,以侧面打光的手法,明写新人受宠的情状,暗抒旧人失宠之怨恨,言近而意远。 前两句“昨夜风开露井桃,未央前殿月轮高。”淡淡地描绘了一幅春意融融、安详和睦的自然景象,触物起兴,暗喻歌女承宠,犹如桃花沾沐雨露之恩而开放,是兴而兼比的写法。 后两句“平阳歌舞新承宠,帘外春寒赐锦袍。”写新人的来历和她所受的宠爱。卫子夫原为平阳公主的歌女,因妙丽善舞,被汉武帝看中,召入宫中,大得宠幸。为了具体说明新人的受宠,第四句特意选取了一个典型细节。露井桃开,可知已是春暖时节,但宠意正浓的皇帝犹恐帘外春寒,所以特赐锦袍,见出其过分地关心。新人受宠之深,显而易见。另外,一个“新”字,自然而然令人联想到“旧”。那个刚刚失宠的旧人,可能正站在月光如水的幽宫檐下,耳听新人的歌舞嬉戏之声而黯然神伤,孤寂、愁惨而难免心有怨悱。 诗文虽然是咏的汉宫旧事,实际上却是以汉喻唐,借古讽今。全诗虚此实彼,言近意远:似乎无怨,怨至深;似乎无恨,恨至长。这首弦外之音的手法,正展现了诗人七绝那“令人测之无端,玩之不尽”的特点,表现曲折,意境深远。 除了七绝称圣以外,王昌龄的五言也写得极佳,严正肃然,高古劲健,颇有风骨。正如他矛盾的性格,诗人的五言特点鲜明、风格多样,呈现出不同的美学风貌。既有悲怆惨恻,深沉苍郁的清幽超逸之作,亦有清新自然、活泼爽朗的摆脱苍凉之作;既有劲健奔放,雄浑豪迈的慷慨激昂之作,亦有清丽幽秀,超逸旷放的古雅之作。 接下来,我们就一起来欣赏一下这首诗人的五言代表作之一:《塞下曲》 饮马渡秋水,水寒风似刀。 平沙日未没,黯黯见临洮。 昔日长城战,咸言意气高。 黄尘足今古,白骨乱蓬蒿。 在洮水河边给马儿河水后,渡过了洮水,河水冰冷刺骨,风也像刀子一样刮在身上。 广袤的沙丘上,太阳还没有落下,昏暗之中看见了远处的临洮城。 当年长城的鏖战,都说战士们意气高昂,英勇无畏。 自古以来,这边塞就是黄沙弥漫,野草之下不知道埋葬了多少森森白骨。 诗人惯用侧面描写,着力于背面敷粉,这首五言律诗正是如此。本诗通过对塞外景物和昔日战争遗迹的描绘,表达了战争本身的残酷无情,抒发了诗人对连绵不绝的战争的反对之情。 首联和颔联是从诗人饮马渡河的所见所感,描绘了塞外枯旷苦寒景象。首联写饮马渡河,诗人利用了水和风这两种最能表现环境特征的景物,以它们的寒冷刺骨突出了塞外的苦寒,笔墨简洁,意境悠长。中原或中原以南地区,秋风只使人感到凉爽,但塞外的秋风,却已然“似刀”。仅用十字,就把地域的特点形象地描绘了出来。颔联写远望临洮的景象。临洮是长城的起点,唐代为陇右道岷州的治所,这里常常发生战争。暮色苍茫,广袤的沙漠望不到边,天边挂着一轮金黄的落日,临洮城远远地隐现在暮色中。境界阔大,气势恢宏。 颈联颔联为一体,一联写曾经发生于此的事,一联写今天的诗人眼前所见。据新旧《唐书·王晙列传》和《吐蕃传》等书记载:公元开元二年十月,吐蕃以精兵十万寇临洮,朔方军总管王晙与摄右羽林将军薛讷等合兵拒之,先后在大来谷口、武阶、长子等处大败吐蕃,前后杀获数万,获马羊二十万,吐蕃死者枕藉,洮水为之不流。颈联所说的“长城战”,指的就是这次战争。 颈联“昔日长城战,咸言意气高”,是众人对这次战争的评价,诗人并不辩驳或加以评论,却用这里的景物和战争遗迹来作进行了回答:“黄尘足今古,白骨乱蓬蒿”。“今古”一词贯通上下两联,临洮这一带,一年四季,黄尘弥漫,战死者的白骨,杂乱地弃在蓬蒿间,从古到今,都是如此。这里的“白骨”不止在颈联战争中死去的人,而是从古至今,在此处死于战争的所有人将战争的残酷极其深刻地揭示出来。以生动的形象表现了自己要讲述的道理,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手法极其高妙。 作为盛唐这个诗者多如牛毛的时代,王昌龄的诗歌以他含蓄深远的意境,典雅劲健的风格,层层深入的手法,在诗坛占据了一席之地。 不管是五言还是七绝,无论是什么体裁,最为重要的,是诗歌的内容,是诗歌中所表达的情感,承载了诗人最真实的所思所想。在品位其艺术性之余,我们还能通过这些诗歌,看见那个满腔热血的王昌龄,那个同情女性的王昌龄,那个对蛮女阿朵一见钟情的王昌龄,还有那个反对战争,渴望太平盛世的王昌龄。 只可惜,一心渴望盛世的王昌龄,生于盛世,却最终死于乱世之中。在安史之乱爆发后,诗人王昌龄被人妒杀于返乡途中,实在令人唏嘘。好在诗人留下的这些作品,是中华民族永远的瑰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