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天岚原创散文诗《沉香》

梦天岚原创散文诗《沉香》

2016-08-01    11'18''

主播: 邻家小院

333 1

介绍:
作者简介:梦天岚,本名谭伟雄,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诗刊》《星星》等上百种期刊。著有散文集《屋檐三境》,散文诗集《冷开水》,中短篇小说集《单边楼》,长诗《神秘园》及短诗集《羞于说出》《那镇》等。《诗品》诗刊副主编。现居长沙。 沉 香 (一) 千年抑或万年,都不曾遥远。因为香还在,于木纹的紧致里,被一棵深埋于地底的树死死抱住。万千幽魂不再居无定所,它们收敛起对旷野的浪荡之心,在一棵树里安顿下来。那里有无数条属于它们的秘密小径,以及窄小的院落和鲜为人知的后花园。它们衣袂飘飘,作诗,弹琴,忘我地嬉戏、追逐,偶尔也会静下来,沉溺于冥想,抑或轻叹一声。实在是惹人怜爱。 它们不关心外面的事,亦不知今夕为何夕,甚至不用担心自己会老去,属于人类的想象也不能触及它们。你不知道这有多好。 这琥珀,这被囚的活体,并不透明。 去处的幽深和昏暗原本只适合于逝者和永恒,却被生的精灵所占据。由此看来,死是不足道的,这世间的繁华和灾难都是不足道的。一切都在时光遗忘的地方重现,它们采撷的青草和月华已被封存,如同陈酿。一切关于清风的记忆都无须再提,要相信,终有一日火会开口言说。火,这旷野中的劫匪和暴君终会面壁思过,或参透禅机,修成正果,继尔示之以暗红,明灭于枝头。 (二) 看谁还在那里喋喋不休。 没心没肺的人最是安静。心,只为跳动,而肺,止于呼吸。当这两样都没有的时候,安静就成了那林中路,幽远得很,再往深里走,就是死寂。夜色也会因之苍茫。 但更多的安静会堆成粉末,堆成类似于风雨侵蚀过的形状。 由此可见,安静也会有渐渐流失的时候,流失成废止的河,被时间忘却。但终会被忆起,譬如突如其来的一声霹雳,会让一个人想起许多的事情,大脑中的电光火石被唤醒,断片得到焊接,人生又多了继续演绎下去的理由。 其实,我们都是一群惊慌失措的扑火者,太多燎原的愿望被——扑灭,只剩下那半点火星,在深夜发出微光。 (三) 所有的燃烧,当娓娓道来。 还要相信这久违的天光,相信手,相信用于雕刻的刀具。清风的奇遇也就此开始。在不停游走的线条里,幻象渐渐显露端倪:半亩池塘,荷叶田田,晨露滚动,其颤微微,倚窗之人,总以团扇遮面;弥勒佛的笑脸总有深意,看似坦荡无碍,却又无从揣测;垂钓的老叟故作愁颜,波澜不惊的湖水里,有他喂养的鱼群……一棵树的内心从此变得千姿百态,被塑形,被抚摸,被搬动,被展示。清风执意要带走它们,它们衣袂飘飘,被嗅知,通了谁的心窍。院落和后花园将不复存在,它们也不再作诗,弹琴。化为缕缕青烟,或者趁着夜色出逃,那些虚掩的门会按捺住作为见证者的心跳。 它们用一去不返的神游,去会晤月色下的魂灵,被哄骗,被带走,从此踪迹杳无。 怀抱骨灰的香炉因此寂寞难耐。绿铜也因之斑驳,蚀了铭文。 (四) 幸好,昨夜芭蕉已被雨水浇透,今日又是新阳普照。有八月的蝉鸣如瀑,挂满窗前。 挥汗如雨的人,光着膀子,他手中的斧头锃亮,起落处,木屑犹同水花四溅。于不绝于耳的劈木之声里,他翕张着鼻翼,喘着粗气,让空气变得愈加浑浊,心里却愈加澄明。 小乖乖,你们终归有喊痛的时候。再好的身段也要七零八落,那魂魄又如何守得住?还有那撕心裂肺的颤栗,都在那寒光里。你的快乐或许也正是来源于此。 当尘埃落定,风声也会随之停歇。你归复到自己的原形,你仍然是你。那个久远的时代再现眼前,世界依旧明亮如初,你感觉到浑身的枝叶在生长,被鸟鸣、蝴蝶和流水围绕,你的根系重返大地,你的呼吸变得粗重,贪婪。这迫使时间慢慢平复它的小腹,倾听是通向幽深的必经之路。 (五) 所有高雅的事物莫不如是,总是让金钱变得轻浮;所有高雅的心莫不如是,总是能感知隔世的知音。 清扫。沐浴。更衣。不只是代表某种仪式,因为心在腾空那些残破的蛛网和断垣,要让月光和古琴进来。那里有起伏的山峦,也有一马平川;有寻常巷陌,也有庭院深深;有金戈铁马,也有歌舞升平。被席卷,被劫持,被裹挟,然后沉寂下来,包括那些扬起的灰尘。空谷中月华如水,不汹涌,只是兀自颤动,如那古琴弹奏过后的余音。另一种水在空中流淌,有着漂亮的弧线,然后散开,不渲染,只是在千回百转中通往不为人知的秘境。 嗅,或许比倾听更幽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