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为了我们的友谊长存,请离我的男朋友远一点

《我的前半生》为了我们的友谊长存,请离我的男朋友远一点

2017-09-02    11'49''

主播: 主持💐李灿

519 9

介绍:
古希腊神话中有一个叫皮格马利翁的国王,他对一般的女子都不感兴趣,决定终身不娶。他热爱雕刻。他用象牙雕刻了一座美丽的少女像,为这座雕像赋予了自己全部的热情、全部的心血。这座雕像太完美了,他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这座雕像,他把雕像当作自己的妻子,日日在雕像面前流连、欣赏,装扮她、爱抚她,向她倾诉自己的爱恋,爱神阿芙洛狄忒被他打动,赐予了雕像生命,雕像真的活过来了,皮格马利翁如愿以偿。 贺涵就像是这个故事里的皮格马利翁。但唐晶并不是像雕像一样从一块没有生命的象牙开始被塑造的。在故事的一开始,贺涵只看到了她的聪明上进、可塑性强,却没有发现她永无止境的事业追求,终于有一天唐晶羽翼丰满,贺涵完成了自己的作品,但“活过来的雕像”却脱离了他的控制。骄傲自信如贺涵,习惯于对身边的一切稳定掌控在手心里,他与爱人相处方式也一定是习惯于像在咨询项目中那样从容笃定。但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对作品“塑造”用力过猛,他完成了一个得意的作品,却没有得到一个理想的爱人。就在他对唐晶失去掌控力的节点,出现了一个人生状态达到最低点的子君。 就像是一个打牌高手喜欢把一副烂牌给捋顺的感觉,贺涵这个解决问题的高手在面对子君这副烂到无以复加的牌时,嘴贱手欠地控制不住自己的塑造欲望。 他给子君讲的那些人生和职场金句,俨然是当年对唐晶塑造场景的还原,别看贺涵在职场上一副深谙人情世故的样子,其实这个事业上聪明绝顶的男人,在感情上却生涩得一塌糊涂。他像那个雕刻家皮格马利翁一样,不懂得如何爱上现成的凡间女子,却容易陷入自己的作品里不能自拔。 而子君与唐晶的不同在于:当年的唐晶就像是一个已经拧得很紧的发条,憋着一身用不完的劲,贺涵只是顺势而为给她助推,但一旦脱缰就无可挽回;如今的子君却是刚刚出厂的发条,她的发展节奏和力道可以完全由贺涵来把控。 唐晶是主动被塑造而不自止,子君是被动被塑造而不自知,我们看到,子君在贺涵的帮助下,从一个俗气、懒惰、笨拙的弃妇,飞速成长为一个优雅、勤奋、聪明的女强人。她被贺涵赋予了活力和智慧,又恰到好处地保留了小女人天性中娇憨柔弱的一面。这段时间的子君,周身散发出前所未有的迷人魅力。一个如唐晶般从90分向100分进阶的女人,带给男人的是压迫恐慌。一个如子君般从0分向80分进阶的女人,带给男人的却是赏心悦目。 贺涵就像我们这些追剧的读者一样,不知不觉被活力满满、巧笑倩兮的子君圈了粉。 这种剧情模式,一点都不陌生。 电视剧《潜伏》里的余则成和翠平,俨然是贺涵和子君的即视感。余则成面对刚刚来到身边当假太太的翠平,对这个粗鲁莽撞、桀骜不驯的乡下女人束手无策。但是由于环境所迫,他不得不学习与翠平相处,教翠平打麻将、煮咖啡、写字、记电码……慢慢把翠平培养成为一个真正的潜伏战士。 电影《窈窕淑女》里的语言学教授希金斯和卖花女伊莉莎,一开始也是巨大的画风反差。希金斯跟别人打赌,用两个月的时间,对伊莉莎进行魔鬼训练,使她由一个口音土气、举止粗俗的卖花女,变成了大使招待会上谈吐优雅、仪态万方、有着“匈牙利皇室血统”的大家闺秀。 余则成爱上了翠平,希金斯爱上了伊莉莎。 这种触底反弹的相爱模式,总是那么让人怦然心动,只是,影视作品总是可以在最理想的节点跳出“剧终”两字,而不给我们看接下来的故事。 在皮格马利翁的雕像复活以后,他的夫妻生活怎么样?假如余则成和翠平解放后在天津结了婚,又会怎样?希金斯和伊莉莎在一起以后,又会怎样? 还有一句话是我想感慨的 人都是在挫折中成长起来的,只要是关于人生的问题,亦舒总是一针见血 没错我当然还是要推荐你们看这部电视剧还有由张曼玉钟楚红主演的《流金岁月》另外还有一本亦舒的书《喜宝》都真的棒 结束音乐:陈奕迅《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