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期:宋朝那些事儿【原创】

第62期:宋朝那些事儿【原创】

2017-04-23    13'32''

主播: 主持朗诵团

2595 36

介绍:
策划:周沁菲、郝智鑫 录制:李家琪 后期:卢李语涵 刑影之声感谢您的收听! 【原文】   在大马路飙车?危害有多大?这里不是今日说法,我就不絮絮叨叨了,看看《老炮儿》电影演的,小飞飙车飙车了人命,在他父亲百般打点后终于是不了了之。后面被老炮举报才又把事件挖出来了,最后父子被制裁了,现代飙车是有法律制裁的,那么在宋朝飙车会遭受什么样的处罚?   “官二代”“富二代”在哪个时代都是遭人厌,待人与善就罢了,偏偏要为富不仁。 在闹市飙车跑马草菅人命的事件很早就有的,果然恶人总恶得如此雷同。交警叔叔们对这样的恶霸着实头疼。   众多刁民一把鼻涕一把泪向唐朝法官们诉讼这些嚣张跋扈的二代们后,法官和皇帝实在没办法就制定了飙车的法律条文。到了经济自由的宋朝,有钱人多了,喜欢炫富飙车的人就更多了,深刻阐述着“金钱是万恶之源”,针对宋朝这类“交通肇事”行为,法官大人们终于是设立了专门立法——“走车马伤杀人”罪。   《宋刑统》规定:“诸于城内街巷及人众中,无故走车马者,笞五十……”   别看这么短的一句话,里面的含义多着呢!   意思是:任何人不得在城市街巷以及有三个行人以上的地方快速策马、驾车,否则,不管有没有撞伤行人,均给予“笞五十”(屁股打五十板)的刑罚。除非有公私紧急事情。   原来宋朝实行限速驾车的鼻祖啊~这处罚比现在驾车扣分还严格!打屁股50大板,嘿嘿,看你还能不能驾车骑马!   但是总有些人喜欢以身试法,知法犯法的新闻还是屡屡出现,来看从宋朝发来的一则马路上肇事新闻:   新任长安市市长陈尧咨率众兵将查访马路交通安全,将官二代李衙内一伙拘捕处罚。 李衙内一伙在闹市驾车疾驰,撞翻压碎百姓物品,但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每人被鞭笞五十大板,并责令他们对毁坏的物品加倍赔偿。   陈尧咨是谁?《卖油翁》中提到的陈尧咨,李衙内还是旧交好友的儿子。新官上任三把火整治市内交通安全,陈大人还是很给力啊!   下面这则新闻就不一样了,当地报纸是这样写的。   吊念幼童亡魂,朱熹大人亲审肇事者!   事情是这样的:肇事者孙衙内被送入监狱,等候审判。按照法律,先将这个孙衙内打五十板子再说。好霸气的法律!!朱熹到监狱中查看案情发展,却发现孙衙内毫发未损,没有一点被打过板子的样子。这才知道肇事者已买通吏人。朱熹大怒,立即将吏人与肇事者一同连夜提审。吏人就被“杖脊”并开除公职。   大宋子民们请时刻警醒,遵守交通规则人人有责,家长们要看好自家孩子不要被车马伤到啊,高高兴兴出门,平平安安回家。大宋的二代们没事不要在大街上飙车,屁股要挨打的啊~ 八卦完宋朝官二代飙车,来扒一扒马路边上的房子。我们天天都在喊房价涨上天啦,房地产泡沫啦~公租房要排队,申请好难啊……天朝吾国一路飘红涨涨涨……那我们回到大宋王朝租房子去!听说那里土豪多,房租还便宜!   去哪里租房子?无论哪个朝代,房租规律都没变过,大城市租金永远比小县城的贵,市场需求摆在那里,住不起就别瞎哔哔,反正有人住。宋朝的包租公和包租婆们可开心了,闲着没事打麻将逛街上馆子,典型的土著啊,有房就等于有了铁饭碗,这经济头脑果然是祖传的。宋仁宗的重臣夏竦,看到投资房地产一片蓝海,就投资房地产开发做旅馆什么的,挣了好多钱,成为城里大名鼎鼎的大包租公,当然,经济背后的最有大受益人总是掌权人,最大的业主还是京城的房管局,房屋的租赁、修缮、管理啥的都归他们管。哎,自古以来都是有权人都是有钱人。   全国统考特殊期,房租一路飙涨!   平常宋朝大城市里面商业交易繁忙,往来人口巨多,活在城市总有自己活法,平常房租其实也不贵,但到了全国统考期间房价简直贵死狗了,越靠近贡院就越贵。你想啊,成千上万的考生一哄而来,一哄而散嘛,此时不宰你,更待何时?   那个房子被烧掉的官大人周密,在杭州租房子忍不住在发牢骚说好贵啊,总感觉文人牢骚发多了就成了词人,古人写诗词就跟我们现在写微博一样一样的,人家比较牛是写在墙上,有的人写得好就能成了当朝网红,写得不好的只是牢骚。来看看宋朝大网红——苏打绿,不对是苏大爷!就是那个做喜欢在家切猪肉的苏东坡苏大爷。   苏大爷得罪人后住在黄州和别人成群结队地聊骚打发无聊生活,聊着聊着总会聊房子的事嘛,古人也没跟现在人有啥不同,苏大爷有数十亩地可耕,有东坡雪堂大宅一座,潘大临却无立锥之地,只能租借田宅维生。人生总是充满了比较,穷人总是容易卑微。 在一个黄叶纷飞飘零的秋日里,谢逸写信问潘大临最近怎么不写微博?潘先生发一个叹息的表情说:原本就想在秋天写几句话装装逼的,外面的山啊水啊雨啊多美,刚在墙上写了一句‘满城风雨近重阳’,房东就来催交租了,气死个人了,口袋没钱啊。然后就不写了!穷得写东西的兴致都没有了,都是房租贵闹的。   苏大爷他老爸是大官,老妈又是经商能手,然而,这样有钱有势的土豪居然也租不起房子!只能住在京郊的兴国寺浴室院。可见宋朝的富豪多之又多啊,比苏大爷这样的土豪更壕的大有人在!   宋朝廉价的公租房,优惠政策多又多。   当时大宋子民们月租约在450 文,普通百姓日收入约是100 文,甚至有300 文,每日最低生活费约为20 文,算下来,一个5 口之家只要有2 个有收入之劳力,除去必要的开支,每月还能节余3 贯即3000 钱,支付京城400 到500 文的公家租金是绰绰有余的。而且,宋朝公租房的优惠政策一直都不停地颁布,发生瘟疫了,免房管局的的费用;灾年,租金减半;下暴雨发洪水啥政府又减租……总之各种减!普通百姓居住经商啥的完全不担心啊~   你看著名的小吃手艺人——武大郎先生,虽然矮小懦弱,通过他高超的手艺卖了不少蒸饼,在山东清河县租上一栋独门独户的两层小楼,楼中还养了潘金莲,供得起她的脂粉钱。天啊……这不是我们天天饱受电脑辐射,努力加班忍受资本家剥削都过不上的美好生活么!活生生地羡慕死单身狗和加班狗了,话说那些卖煎饼果子的人都是受武大郎启发么?武大郎这个章节我读了那么多次只记得潘金莲那些破事,然而有人却能识破天机,真是有心人才懂其中的财富之道啊……   面对天朝日益暴涨的房租,和难以申请的公租房,逃离天朝回大宋租房子卖烧饼!不过那里没WIFI,我们还是放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