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乐会FM第十集:投机者的出路

期乐会FM第十集:投机者的出路

2015-09-10    10'19''

主播: 股票期货期乐会

216 26

介绍:
第一次阅读《股票作手回忆录》时,说实话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也许是因为我当时没有沉浸到故事中去,也许是因为我当时整个身心都被巴菲特所占据,容不下第二个投机英雄的位置,只留下两句话至今还印在脑海里,一句是“投机就象山岳一样古老”,另一句是“赚大钱得靠定力,而不是靠动脑子。很少有人能够挺直坐着就做出正确的判断。” 最近第二次阅读这本书时,我决定先清空自己,不作任何价值评判,静心阅读,结果很快进入了状态。一方面仿佛穿越时空,身临其境,亲眼目睹主人翁跌宕起伏的投机生涯;另一方面深刻体会到聪明的投机和聪明的投资之间还是有许多相似之处。例如保本第一,永远不要孤注一掷;独立思考,相信自己的判断;不听信任何内部消息;把握大时要集中投资;不要频繁交易,赚大钱靠定力而不是靠动脑子;保持积极心态,从错误中学习提高;知识就是力量,了解你的交易等等。 同时,利维摩尔的曲折经历就像一面镜子,使我更加清楚地看到,投机尽管充满诱惑,但这绝这不是我想要的人生。 威尔第歌剧《弄臣》里面有一首最著名的歌曲就是公爵唱的“女人善变” 。歌词大意是,女人善变,就像空中漂浮的羽毛。谁要是不经意地将心事告诉她,谁将是个可怜虫。 里面实际上包含一个真理:要投资而不要投机,要将投资的命运寄托在企业经营的命运上,而不是寄托在把握股市的波动上。因为股市善变,就像空中漂浮的羽毛。谁要是不经意地将命运托付她,谁将是个可怜虫。另外庄家善骗,就像大灰狼骗小白兔,谁要是将命运寄托在和庄家的周旋上,谁将是个可怜虫。 格雷厄姆把股市比喻为“市场先生”是正确认识股市和价格波动的关键所在。如果你把股市波动也想象成善变的“市场小姐”,不要将命运寄托在她的身上,也可以加深认识。 为什么一个14岁就开始其投机生涯的天才“少年赌客”,经历数十年的进化,中间数度破产,数度东山再起,赚取数百万美元,取得巨大成功,成为华尔街王者,却依然摆脱不了失败、自杀的命运呢?的确值得深思。 悬崖上的舞者 笔者喜欢把投机者比喻为“悬崖上的舞者”。再伟大的投机家,包括书中的主人翁利维摩尔,也改变不了其“悬崖上的舞者”的本质,他的最高境界也只能是“悬崖上的舞者之王”,原因就在于他根据事物的现象即价格波动来决策,忽视了事物的本质即内在价值,如同常在悬崖边行走而不自觉,投机者面临的正是这种隐藏很深的“一失足成千古恨”的致命风险。他可能虚幻地觉得“停损”就像保险绳一样可以在出错时保住性命,但在特殊情况下“停损”根本无法执行,或者因为心理因素没有得到贯彻执行,如同保险绳会意外折断一样。 且不说频繁投机交易带来的资产磨损,投机者还受到心理因素的制约。格雷厄姆在《证券分析》导言里指出:“我们必须承认投机者的心理因素对其成功构成强力的威胁”。从因果关系来看,投机者随着价格的上涨而越来越乐观,随着价格的下跌而越来越悲观,因此从本质上看,只有少数投机者能保持常胜不败,而且没有人有理由相信在其它多数同道都将失败的情况下,他自己却总是能成为赢家。所以,在投机方面的培训,无论多么精妙多么全面,对个人来说都是埋下不幸的根源。许多人都是被由此引入市场,初期小有收获,最终几乎人人惨败。” 中道巴菲特俱乐部有一位会员,早在上世纪八十年就开始做国债套利,当时的“杨百万”和他相比,只能算小巫见大巫。后来通过股票和商品期货投机赚了了上亿元的财富,如果不是“9.11”的突发事件让他一夜之间破产,他目前已经进入中国富豪榜。他总结自己的教训是,投资不能有万一,投机的最大问题是不能积累,不能守,不能持久。但巴菲特的价值投资可以积累,可以守,可以持久。 江恩在其《华尔街四十五年》里也承认,绝大多数的投机富豪,都未能保住其财富。既然投机的王者都不能持久,不能善终,那么普通大众投机者是否注定命运多舛?究竟路在何方? 笔者认为,投机者如果不觉悟,的确前途黯淡,而且出路只有两条:一条是远离悬崖,不再跳舞。这就是本书给出的答案,因为没有人能完胜投机,持续打败市场,只有退休,不再投机,即中国俗称的见好就收,“金盆洗手”,才能善终; 另一条是远离悬崖,继续跳舞。这是一条本书的作者没有找到的出路——格雷厄姆开创的“安全边际法”,也就是后人所称的“价值投资法”。如果把内在价值比作悬崖边缘,价值投资者会远离这个悬崖边缘跳舞,这个距离就是安全边际。“如果你离悬崖1英里远,那么你永远不会跌落悬崖”,即使犯错误,即使运气差于平均水平,你仍然不会跌落悬崖。 总而言之,本书作者感叹“我想不起哪一位王者(指投机之王)是带着王冠死去的”,原因就在于他们都是“悬崖上的舞者”,通通缺乏安全边际的保护。 而真正的投资之王巴菲特,11岁开始投资,19岁通过阅读《聪明的投资者》找到了“远离悬崖的舞蹈”——价值投资方法,在安全边际的保护下,穿越了70年的漫长岁月和多次危机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