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亮》13岁伍亮才女原创,诵

《诸葛亮》13岁伍亮才女原创,诵

2018-01-20    11'17''

主播: 六经成德

191 0

介绍:
珍藏(读《三国志》后感) 年轻之时,他像竹,淡泊清雅,高风亮节;不惑之时,他又像柏,正直沉着,从容不迫;老去之时,他更像松,自有韧骨,不改本色。他生于乱世,却在山中闲观日升月落,一曲梁甫吟躬耕陇亩;他深谋远虑,神机妙算,以一介书生之躯号令统领千军万马;他为了天下苍生、匡扶汉室,宁愿赴汤蹈火、马革裹尸,也要追求正义、忠贞不渝。 他,就是诸葛亮,陈寿笔下纪实的——千古一相。 翻开史册,看到的,是那人的一生。在我往来穿梭的深沉印象中,是他怎样在东吴孙权面前进连横之说;怎样退做萧何而在主公陷入囹圄时又领兵来前;怎样在三年间扶正摇摇欲坠的新朝并将之建得有声有色;怎样写出徒丧文藻、烦劳翰墨的正议;怎样羽扇纶巾于敌阵之前;怎样行军止如山而进退如风;怎样挥泪斩杀如同亲子般的马谡;怎样在出师一表中夙夜忧叹怕无法完成先帝遗命;怎样一次次扼腕于蜀道的艰险……在尔虞我诈、朝秦暮楚的年代,在汉祚将倾、奸佞当道的时局下,他不计后果决绝地接负一切重任只为报答刘备的知遇之恩,却仍坚守着纯白无瑕;明明可以退避,超然于各种纷繁复杂的矛盾冲突,却无悔地迎着腥风血雨开阔出一片天地,甘愿把自己那颗苦痛的心碾碎,润泽他们的国土江山。谁能想到,一个乱世之中身无利刃、风度翩翩的人,竟能让魏人畏蜀如虎,让后人叹为观止。 ( 配乐:《不负苍生》 )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他虽身居简陋草庐,却对天下大势了然于胸。或许,他本不是一个地道的农民。于是,他的知音来了。铮铮的马蹄声惊醒了这个地方的一切。“大丈夫岂能空老于山泉?”他不该,也不能做一辈子隐士。南阳也好,隆中也罢,卧龙终是要离开躬耕之地腾飞而起的。如梦如幻的古琴响起,萦绕在整个竹林之中。这株出淤泥而不染的莲,最终还是会被那凡尘污浊,而初衷依旧。 清寂的卧龙岗上,没有战火,没有诡计,没有生灵的涂炭。然而,满腹经纶的他为了他们的梦想,必须离开这魂牵梦绕的家。他走了,跟着那个潦倒的皇叔走了,带着满腔热血与壮志走了。谁想,这一去,就再也没能回来…… ( 配乐:《遵从本心》 ) 闭目摩挲苍白的纸页,我仿佛看见他那遥遥而望的目光,穿透了迷蒙的薄薄轻雾,洒落在九江的一方。坚定中浮动着寂寞,凌厉中携带着怅惘。于是一水寒凉,也因这心怀所伤,倒转成相对的惆怅。轻轻抚过深邃的古文,我仿佛看见他在浅浅月色中轻摇着白羽,身衣鹤氅,纤尘不染。温润如玉的面容一如既往,淡定坦荡如天涯初雪。宽袍广袖,夜风灌满,似是怀着盈盈一袖的前尘过往,飘然欲仙。 ( 配 乐:《飘 灵》 ) 可是好景不长。随着那人的一意孤行,使得吴蜀两国反目成仇,那个兴复汉室的梦想,忽然变得遥不可及。白帝托孤,刘备给他留下的,是一个烂摊子。他却因心底尚未泯灭的梦想与那多年前的知遇之恩,执着地、含泪答应了。这就意味着,从此以后,他要处处如履薄冰……那么大的重任,而他,却义无反顾地接了下来。为国为民、锲而不舍,是他的根本,是他的责任。 人们看到了一个遗世独立的智者,我却只能望见,一个辛勤的耕耘者,踽踽独行的背影。 庞统、关羽、张飞、赵云都连连离开了,只剩下他一个人,苦苦支撑着大局。收复中原,会不会从此成为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梦?但三顾之情之景,却的确,只能属于北伐时祁山夜里的梦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出自他口。可我知道,这句话安慰得了别人,却独独安慰不了他自己……如今,火熄上方谷,灯灭五丈原。他不会怒撞不周,不会仰天高啸,不会长歌当哭,不会怨天尤人。他仅仅会,任零零点点的泪水从脸颊上划过;仅仅会,留下一句长叹在空中回响:“悠悠苍天,曷此其极!” 他经营得辛苦,维持得辛苦,半生艰难,尘埃定落。 ( 配乐:《念难断》 ) 还记得傍着清泉的寒梅吗?记得草屋后随风摇曳的竹林吗?记得昔日岗上一起谈笑的旧友吗?记得廊下那人盼你的殷殷目光吗?记得竹帘掀起时发出的那一阵清脆响音吗?明月朗照,一夜,琴音醉。晨风拂面,他骑在疾驰的马上随主公出山,笑着回头一望,草庐依稀。这一别,沧海桑田,地老天荒。秋天的西北高原之夜,霜重,风寒。只见军帐内烛光隐现,形影单薄的丞相在那里静静地扶病理事……时空,竟是可以这样恍惚的。秋风刮起来了,凉意随着血液在他身体里游走,然后整个身子便不由自主地颤栗起来。二十七年前春光下的含笑离别,从此,竟成了永远的回忆。 ( 配乐:《遵从本心》 ) 归程,断了;希望,断了;古琴的弦,在那一夜,也突然断了。 可执念,是怎么也断不了的。他不会放弃,直到他生命的终止。而那一天,终于到达。 我看得到他无力回天的失落,看得到他在弥留之际仍念念不忘他们的大业,看得到他穷尽毕生精力却还是未能完成梦想的,深深遗恨。这种遗恨,烧灼心田,一跨千年。什么时候,那个丰神潇洒的先生走了;什么时候,那个指挥若定的军师走了;又是什么时候,那个鞠躬尽瘁的丞相也走了。是公元234年,将星陨落的时候。南阳与成都,一个是起点,一个,是终点。 ( 配乐:《念难断》 ) 历史本为正道,本为解惑。但历史终究是过往的表象,成败,普偏事实,是后人的叙述,是旁人的评注。但正是因为这份遗憾,才让我的心久久难以平复,无时无刻不怀念着他的传奇与他那浑厚的悲剧美;正是因为这份残缺,才让他的模样与伟绩成为我午夜梦时的绝响,成为我心灵深处的,珍藏…… ( 配乐:《飘 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