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人间惆怅客 却向榆关那畔行

我是人间惆怅客 却向榆关那畔行

2017-05-07    07'49''

发布人: 鱼传尺素1998

657 8

介绍:
感谢收听,期待你对本期节目的评论留言哦~ 主播:樗辞 文:宁馨萌【摘自豆瓣】 近代学者王国维说他: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若以我浅见,就是五代以来,能与其比肩者,仅二主、东坡、稼轩寥寥几人而已。 此人便是纳兰性德。 纳兰这个琉璃盏、青花瓷一样的男人,承平少年,乌衣公子,诗情天分绝高。奈何,独惜享年不永,力量未充,未能胜起衰之任。 他出身豪门,钟鸣鼎食,入值禁宫,金阶玉堂,却因爱妻早亡,后续难圆旧时梦,自言“我是人间惆怅客”。 纳兰英年早逝,三十而亡,然而,来了人间一遭,他能像一个天生巫师一样,轻提毛耗,字里行间便画出了无数的精灵。 纳兰性德的词,不是精灵,胜似精灵。让看到它的人,着魔入道,不能自己,或疯、或癫,沉沦其中。 木兰花令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人生若只如初见。 短短一行字胜过千言万语,刹那间,那些不可言说,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涌上心头,让人感慨万千。 在这污淖的尘世里,多少事,终不过是梦一场。若真能实现,又怎会“何事秋风悲画扇”? 如果,这一刻天使让我许个愿,我不要天下万世太平、不要长命百岁,我只要与你如初见。 人生只有初见一场,那该是多美好,还是多遗憾? 画堂春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 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爱情是什么?谁能说得清、道得明呢!想得到的、得到的、已失去了的人,可谓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这首《画堂春》,字字句句都是爱情的悲唱。明明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怎奈分隔两地,暗自神伤。 万里河山,春风十里,都不如有你在身边依偎。 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 爱人已逝去,若相会,惟有在天河相亲相望。亦如是他的爱,注定了漂泊,再也没有归期。 焉能叫人不伤悲? 南乡子·为亡妇题照 泪咽却无声,只向从前悔薄情,凭仗丹青重省识。 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 别语忒分明。午夜鹣鹣梦早醒。 卿自早醒侬自梦,更更。 泣尽风檐夜雨铃。 多少次,我们手举时光刻刀,在岁月之镜前,不停地雕刻自己,把自己雕刻成梦里的那个模样。而此刻,我只想手提画笔,画出你的模样,热情和冰冷相间,恰好与黎明相似。 这应是纳兰此刻的心境。 爱人仙逝多年,该给她绘一副肖像了,这样便可永远与她相会相伴,无奈丹青未染,已泪眼盈盈,心中又生出无数伤悲。 终了,一片伤心画不成。 阴阳隔,天地诀,人鬼殊途啊。此生,再也不复再见,那就让我在梦里约会你吧。 醒来觉是梦,不胜悲。 还好,屋檐前,有风铃一串,陪着我,念着你。 浣溪沙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我是人间惆怅客。 不需多言,只此一句,纳兰的哀愁都溢了出来。 饱尝人间离愁别苦,才会情不自禁,潸然泪下。为什么眼里常含泪水?或许,是对生活爱的太深沉。 这就是纳兰,一位多情、深情,又敏感的男子。满腔愁苦,转过身才发现,自己是如此可怜,竟然连哭泣似乎也毫无价值。 残雪冷,花屏冷,月光冷。 他对生活、对生命温存如故,不料生活却辜负于他;天地冷、万物冷,亦不如他的心更冷。 这位人间惆怅客,他能做的、可以做的,似乎,也只有在肠断心碎后,忆平生了。 读纳兰词,有一种凄忱处,令人不能卒读,人言愁,我始欲愁。
上一期: 足球⚽️
下一期: 特别节目: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