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音樂談情】明年今日

【與音樂談情】明年今日

2018-06-29    07'14''

主播: 柳青青『壹』🐏

91929 1791

介绍:
「在有生的瞬间能遇到你,竟花光所有运气」 林夕曾经说,失恋一次,至少要写一百首歌,不然怎么回本? 这是从经济学的角度,把失恋带给人的痛苦,转化为一种前进的动力。人生总会遇到一两次刻骨铭心的痛苦,也许是亲人的离开,也许是和恋人的分离,无论因为什么,总之都是一种痛苦。 如何化解这种痛苦,是一种修行。有的人真的尝试过不了这一关,选择放弃生命,离开人世。怎么可以将手腕忍痛划损?《富士山下》的这一句歌词,反问的,也许恰好就是四年前他写给陈奕迅的这首《明年今日》。 里面的主角,麻木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幻想天花板上的吊灯松脱,掉下来砸死自己;又或者,砸不死,砸成重伤痴呆,变成植物人躺在医院里——都好过此时此刻,因为你的离开,所带来的心痛。 这就是一种宁愿放弃生命,也不要再思念你的苦楚。苦到极致,就成了悲壮,所以才会有“离开你六十年,但愿能认得出你的子女,临别亦听得到你讲再见”的漫长告别。 是不是真的要等到人七老八十,快入土了,还要把这种痛苦带进地狱或天堂呢?我觉得这倒未必是林夕的本意。 也如他所说——“只要我以前所写的任何一首歌,即使再悲伤的歌,能够令大家认识到悲伤,然后再写些励志的歌,能够在了解悲伤,发泄出来之后,懂得怎样去为自己的心灵保温,我觉得这才是最大最高的荣誉,才是值得我为乐坛所付出的半生……” 所以,与其说《明年今日》这样的苦情歌,是让我们沉浸在悲伤里走不出,倒不如说认识这种痛苦的可怕,浅尝辄止,进而远离。埋葬自己是容易的,努力飞向天空,则需要更多的力气与勇气。 毕竟,人总需要勇敢生存。 重新许愿吧,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