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钟情不是最美好的爱情

一见钟情不是最美好的爱情

2017-03-20    08'00''

发布人: 创新娱乐

93 0

介绍:
爱看古装感情剧的同学看到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就哭,哭着哭着就会发现我们现在的婚姻制度真是史上最好的婚姻制度,她设置了各种法律义务的条款,尽可能的保护我们对对象的自由选择,让我们想娶谁就娶谁,想嫁谁就嫁谁,只要两情相悦,非要结婚,即使是亲生父母,法律上也剥夺了他们干涉的权利,即使不如意了,也非常温馨的设置了离婚制度规避风险,给我们重新选择的机会,这么一看,我们的爱情婚姻生活该是多么的幸福,多么的快乐。 可是放眼周围,我们的爱情婚姻却越来越累了。有些人宁缺毋滥,一个人承受着众人异样的眼光中,独自徘徊等待,相信爱情终会降临;有些人扛不住长辈的催促,见个面相个亲吃个饭就草草结婚,没几天生了个娃才发现婚姻就是个坑,离也离不了过也过不下去;更多的有点理性的人选择了过不下去就离,给自己自由和重新开始的机会。 忽然觉得,幸福的爱情就跟我们每个人的乌托邦一样,人人天天说,但是谁也没见过,却相信总有一天会来,会遇到。那么,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爱情呢?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像电影《罗马假日》那样,一见钟情,厮守终生,应该是最完美的追求了吧。可是现实中,一见钟情真的那么靠谱么。盘点接触到的感情,细细想来,只不过是因为误会而结合,因为了解而分开,让人感到绝望。娇杏因为回头看了一眼落魄的贾雨村,雨村以为她是有意与他,便视为风尘知己,后纳为妾,嫡妻一死扶了正室,这算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一见钟情故事的结尾了,而曹雪芹在评论此事的时候,说偶因一着错,便为人上人,一个“偶”,一个“错”,娇杏明显谐音侥幸,可见这样的事情是多么的难得了。 我一直不信一见钟情的时候除了纯粹的感觉,就没有别的算计。假如真的只有那个真我的纯粹感情让双方一见钟情,这实在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冯渊本来是个同性恋,十八九岁了还酷爱男风,最厌女子,忽然前生冤孽,对英莲一见钟情,执意要娶。为了一见钟情的爱情,连性取向都改变了,在我们的道德观里面,这算是伟大的爱情了吧,可是,一个人的性取向,生活习惯,人生轨迹,本来好好的走,忽然因为一见钟情,什么都改变了,这到底是伟大爱情的开始,还是灾难的来临,是好好值得商榷的,果然,最后被薛蟠打死了。尤三姐五年之前见了一次柳湘莲,便一见钟情,念念不忘,后贾琏借出远差在路上偶遇便忙说亲,只是不说她自择之语,取其鸳鸯剑作为定礼,想得个白头到老,熟料后来柳听信传闻,说贾府除了门口的石狮子,没一个干净的,致使三姐香消玉殒,终成遗憾。细细想来,即使两人在了一起,也是带着那种一见钟情的震撼进入婚姻,轰轰烈烈,也很难长久。反观幸福的爱情,倒是那种平平淡淡,细水长流的,才得终极一生。 能有个一见钟情的对象,即使不长久幸福 ,能痛痛快快过几天,也认了,可是现在很多人连爱和情欲都分不清楚了。Brugger在编哲学辞典的时候,说“爱是心灵的整体状态,不应该把爱和纯本能的冲动视为一事,……冲动本身原以满足其嗜欲为能事,而把对方视为满足嗜欲的方法,爱则是以肯定价值及创造价值的态度把自己转向对方”。这是我见过的对爱与欲最好的解释了,一个人,尤其是女人,假如看不懂这段话,将死的非常难看,不信你看同样是扒灰的双方,贾珍一丁点儿事都没有,但秦可卿必须死。宝玉撞破茗烟和万儿偷情,万儿跑掉了,宝玉问茗烟,那丫头十几岁了?茗烟说,大不过十六七岁了,宝玉说:“连他的岁数也不问问,别的自然越发不知了。可见他白认得你了。可怜,可怜!”,曹雪芹借宝玉之口,惜万儿情欲不分,以为是爱情,就稀里糊涂跟他上了床,这在重视贞洁的旧社会,算是把自己一生托付了,可对方到头来连自己的年龄都不知道,只是个性对象而已,真是可怜之至了。所以脂砚斋在评论这段的时候,也是非常爱深责切:作书者视女儿为珍贵之至,不知今时女儿可知?余为作者痴心一哭,又为近之自弃自败之女儿一恨。 一个女人,自己不珍惜自己,别人再心疼,有什么用呢?
上一期: 何炅-做个靠谱的人
下一期: 知足常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