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
【得益于Christopher Chak大段大段的长句,让林夕可以继《富士山下》后填了首这样的词,后来网上有人说,男不听《七友》,女不听《钟无艳》,因为都是备胎的歌。林夕专门说过《七友》,他引以为豪的说,写这首歌的时候自己边写边哭,第一,他是个矮子,第二,他一直为别人的感情服务,不止是歌词,他还要接很多电话去劝慰别人,当别人从他身上得到想要的东西之后,就会转身离去,和他的关系又重新疏远了。 话说《钟无艳》这首歌,你能记住所有的歌词,让你重新叙述这个故事却很难: “我痛恨成熟到不要你望着我流泪 但漂亮笑下去 仿佛冬天雪水 被你一贯的赞许 却不配爱下去 在你悲伤一刻必须解慰找到我乐趣 我甘于当副车 也是快乐着唏嘘” 这样模糊的场景对很多人来说,仿佛都似曾相识,但又没有《约定》里面“门牌”“长街”这些清晰的意向,连出现的“雪水”都是“仿佛”才出现的,但就是因为冬天喝雪水,才让人既冰凉又无味,副歌不断的重复喝雪水,或许才是这段感情最无力的地方吧。但别忘了最后一句,“永不开封的汽水,让我抱在怀内吻下去”,这个“汽水”大概就是和“雪水”来作对应的,虽然没有《暗涌》里面“让这口烟跳升,我身躯下沉”这样传神,但汽水的开心甜蜜和雪水也确实对比强烈,不过,它永不开封,这也就变成了“最美丽长发未留在我手”的另一种表达方法了。 后来,又有位歌手自己写了首《夏迎春》,没有引起什么反响,若不是泽日生加林夕的组合,这种宏大的题材,真不是一般人可以驾驭的。】 曲 Christopher Chak 编 陈珀 词 林夕 其实我怕你总夸奖高估我坚忍 其实更怕你只懂得欣赏我品行 无人及我用字绝重拾了你信心 无人问我可甘心演这伟大化身 其实我想间中崩溃脆弱如恋人 谁在你两臂中低得不需要身份 无奈被你识穿这个念头 得到好处的你 明示不想失去绝世好友 没有得你的允许 我都会爱下去 互相祝福心软之际或者准我吻下去 我痛恨成熟到 不要你望着我流泪 但漂亮笑下去 仿佛冬天饮雪水 被你一贯的赞许 却不配爱下去 在你悲伤一刻必须解慰找到我乐趣 我甘于当副车 也是快乐着唏嘘 彼此这么了解 难怪注定似兄妹一对 其实我怕你的好感基于我修养 其实最怕你的私心亏准我体谅 无人问我寂寞尽头何处去养伤 原来是我的心境高到变为偶像 谁情愿照耀着别人就如月亮 为奴婢为你备饭奉茶是残忍真相 无奈被你识穿这个念头 得到好处的你 明示不想失去绝世好友 没有得你的允许 我都会爱下去 互相祝福心软之际或者准我吻下去 我痛恨成熟到 不要你望着我流泪 但漂亮笑下去 仿佛冬天饮雪水 被你一贯的赞许 却不配爱下去 在你悲伤一刻必须解慰找到我乐趣 我甘于当副车 也是快乐着唏嘘 彼此这么了解 让我决定我的快乐 哪须得你的允许 我都会爱下去 互相祝福心软之际或者准我吻下去 我痛恨成熟到 不要你望着我流泪 但漂亮笑下去 仿佛冬天饮雪水 被你一贯的赞许 无须装说下去 在你悲伤一刻必须解慰找到我乐趣 我甘于当副车 却没法撞入堡垒 彼此这么了解 难怪注定似兄妹一对 你的他怎允许 结伴观赏雪的泪 永不开封的汽水 让我抱在怀内吻下去
上一期: 传说
下一期: 到此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