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鸿一面(KOKIRA&沙夏)

惊鸿一面(KOKIRA&沙夏)

2019-03-08    06'39''

主播: KOKIRA

4503 92

介绍:
STAFF 原唱:许崇,黄龄 翻唱:KOKIRA,沙夏 歌曲后期:戴遥 剧情后期:KOKIRA 编剧:温小玖 CAST 白狐:KOKIRA 魏长卿:沙夏 童儿:KOKIRA 道长:CV于吉【友情串门】 《惊鸿一面》 -白狐篇- 她本是昆仑山下清源道人捡回的一只小白狐,道长见她孤苦无依且尚有仙根,便养在身边教她修炼。 凡修仙者,皆有劫数,渡劫则可成仙,清源道人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这白狐就栽在了这情劫,且是一栽再栽,栽到无法自拔…… 先是偷盗月老红线未遂,被月老提溜着命运的后脖颈子打去千年道行…… 之后百年千年,但凡修炼至可以幻化人形,便想方设法逃到凡间,渡那渡不过的情劫…… --------------------------------------------------------------------- -长卿篇- 她本是昆仑瑶池边一株柳树,万载枯荣,无悲无喜,风起心定,柳梢却也不曾拂动分毫。 不知何时起,一只白狐便日日出现在柳荫之下,也便日日与她叨念些琐碎之事,清修大道,凡尘羁绊,这一念就是千年。 而她依旧巍然不动,静止如初。 直到有一天,白狐没有出现。 此后一日,三日,一年,十年……白狐都没有出现。 她记得白狐消失的前一天曾笑她心中执念太重不宜修仙,倒不如与它一起到凡间走一遭。 她自是不加理会,白狐却道:“若你愿随我共赴红尘,我便日日为你跳舞!指天盟誓,誓不悔言!” 瑶池静而无风,柳叶却轻颤不止。 记不清多少次回想起当时情景,她长叹一声。 罢了,你若不来,我便去寻你罢…… -剧情篇- 魏长卿:汉家君臣欢宴终,高议云台论战功……呵…… 魏长卿:谁! 白狐:(轻笑) 魏长卿:你是何人?竟敢擅闯将军府! 白狐:世人皆知魏琮魏大将军出征十载,平番邦定南疆,可谓不世之功。如今凯旋,却又为何在这月下对影独酌,可是……心中仍有挂怀? 魏长卿:你是…… 白狐:借此一杯且做寿酒,祝长卿小姐,萱花挺秀,福寿安康。来得匆忙便也没备寿礼,我便为长卿舞上一曲罢……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金盆洗手止风雨 不恋红尘却难舍回忆 每一段都有你 年少初遇常在我心 多年不减你深情 江山如画又怎能比拟 你送我的风景 柳下闻瑶琴起舞和一曲 仿佛映当年翩若惊鸿影 谁三言两语撩拨了情意 谁一颦一笑摇曳了星云 纸扇藏伏笔玄机诗文里 紫烟燃心语留香候人寻 史书列豪杰功过有几许 我今生何求惟你 魏长卿(少年):谁? 白狐:(轻笑) 魏长卿(少年):你是何人?竟敢擅闯将军府! 白狐:人?长卿,你再说一遍,说我是何人! 魏长卿(少年):呃……你是…… 白狐:哎呀呀,今天是你生辰,祝长卿萱花挺秀,福寿安康!我是偷偷溜出来的,没来得及准备寿礼,那我便……给你跳支舞吧! 年少初遇常在我心 多年不减你深情 江山如画又怎能比拟 你送我的风景 童儿:师父师父,小狐狸偷跑下山了 道人:哎……在劫终是难逃,罢了…… 柳下闻瑶琴起舞和一曲 仿佛映当年翩若惊鸿影 谁三言两语撩拨了情意 谁一颦一笑摇曳了星云 纸扇藏伏笔玄机诗文里 紫烟燃心语留香候人寻 史书列豪杰功过有几许 我今生何求惟你 魏长卿:驾! 远山传来清晨悠然的曲笛 晓风掠走光阴 残月沉霜鬓里 有了你 恩怨都似飞鸿踏雪泥 魏长卿:我已高悬帅印,情愿卸甲归田永不入都!自此世间再无魏琮。此一路山高水长,方统领何苦为难长卿。 方统领:圣命难违…… 魏长卿:(狂笑) 方统领:魏帅…… 魏长卿:好一个圣命难违!若我当年如父兄一般马革裹尸,倒也不辱我魏家满门忠烈! 方统领:魏……长卿 魏长卿:动手吧! 柳下闻瑶琴起舞和一曲 仿佛映当年翩若惊鸿影 谁三言两语撩拨了情意 谁一颦一笑摇曳了星云 纸扇藏伏笔玄机诗文里 紫烟燃心语留香候人寻 史书列豪杰功过有几许 我今生何求惟你 我今生何求惟你 魏长卿(OS):若你不在凡间,我便换个地方去寻吧…… 魏长卿(少年)/魏长卿:这位姑娘,你我可曾见过? ------------------------------分割线--------------------------------- 童儿:师父,那九尾白狐真的不能成仙么?为了前生几世的一句戏言,这几般轮回,千年大道,说不要就不要了? 道人:戏言?呵……且不论为人还是修仙,这在劫总是难逃。凡尘之中劫难千般,惟有这情劫最是无法言明,在你眼中的一句戏言,可在她们心里,却是永生永世不舍抹去的牵绊…… 童儿:徒儿愚钝…… 道人:哈哈哈哈哈哈哈……罢了罢了,事事皆算尽,怕是神仙也没什么快活了,此桩因果贫道瞧了几千年,着实无趣得紧,随她去吧…… 童儿:嗯!不管了!嗯……师父师父,那您偷偷放在她身上的锦囊,装的是什么啊? 道人(尴尬):这、这个……咳,不是什么要紧的物件…… 童儿:师父前些时日特地去寻了月老吃酒……莫不是…… 道人(慌忙):呃……那个…徒儿啊,你看今夜的月亮是不是很圆啊?师父带你去广寒宫撸兔子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