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川瑶上by华裳不抵秋凉

忘川瑶上by华裳不抵秋凉

2015-08-03    00'20''

主播: Bigbuilng李哒哒i

267 2

介绍:
古时候的巴蜀之地的春日繁花似锦,古寨道上的商人们南来北往,好不热闹。 川城里头有一户张姓大家,张公子才华横溢,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是不娶妻。少时便有不少姑娘爱慕,远方的商家姑娘宁是随父亲走寨道也是要来见张公子一面,少年时,名声远扬。若说少年,为学不娶也就罢了,可等张公子考上状元,衣锦还乡时还不娶,可就怪了。当年爱慕公子的姑娘们早就嫁了,但这公子不娶,有些怪。 哈,你们也许不知道,张公子不娶,是一生的事情。 很多年以后,巴蜀之地流传着一首诗: 公子世无双,不见新人娘, 登楼望京城,垂泪似彷徨。 柳色春如故,忘川河谷长, 今生无相守,来生愿相忘。 Chapter 1 川雨 张家公子名艺兴,性子张扬,一手的好笛子迷得姑娘们七荤八素。 太子吴亦凡,跟随父皇来到巴蜀地巡视民情,遇上了当时正跟丫头们疯的巴蜀县太爷的儿子张艺兴。太子年方15,父皇与县太爷聊正事无暇管他,又是贪玩的年纪,在太爷府邸里逛着逛着就到了后院。正是暮春时,青竹郁郁葱葱遮住了那吹笛人的影子。一曲罢,吴亦凡走进一看,丫头们围着那吹笛的少年叽喳这说不停。吴太子稍稍有些怒火,靠近,却把这竹林弄出了声响。 少年回头,挑眉:“你是?” 吴亦凡怔住了些,心想:这吹笛子少年怎么这么胖。 少年转身欲走,吴亦凡叫到:等一下。 张公子便遣了姑娘们,转头:“有事?” 吴亦凡自小都是被宠着长大,从未有人如此不把他当回事的对他说话。心中有些火气。 “你不知我是谁?” “不知。” 吴亦凡似是被张艺兴这回答给挑了笑点,捂着肚子笑了半天。 “你。。。。。。怎么了?”张艺兴挑眉,肉肉的脸颊动了动。 “没事。”吴亦凡一秒回了面瘫脸,“我觉得你挺好玩的” “啊?我。。。。。。还行吧。”张艺兴以为吴亦凡要说他帅呢。 “我听说,你们巴蜀有个叫忘川谷的地方?你能带我去吗?” 张艺兴瞪大了双眼:“那个地方是。。。。。。是。。。。。。” 吴亦凡讨厌别人说话吞吞吐吐,立马问:“是什么?景色如何?” “是殉情的人去的地方,景色倒是美,但我没去过。” “你知道那地方吗?” “知道。” “带我去!”说完便抓住张艺兴的手。 “我不要,你这人真是,我还不知道你是谁呢。”张艺兴不高兴了,自小张公子都是被人尊敬这长大的,可吴亦凡也不是吃素的。 “快点!!!”吴亦凡似是要怒,若是平常,张艺兴肯定耍着性子跑了,但这一次,他好像不敢了,以前那个张扬的张公子好像变成了一只兔子,不敢跑了。 “行行行,走。” 哎呀你放开我,抓着人很疼知不知道! 我怕你跑啊! 忆少时,两小无猜,竹林仿佛能青翠到天边。河谷里唱着的歌谣啊,童声清脆悦耳,那时的你我还不是状元与皇上,那时的你我就牵着手仿佛能到陌上花开归处。 “这就是忘川?”吴亦凡瞪着眼睛看着周围空空的山谷不解地看着张艺兴。 “嗯” “你不是说这里很美吗?哪里美了?光秃秃一片。” “上面美啊,但是爹爹不让去。”张艺兴一脸纯洁的笑像吴亦凡。 “你。。。。。。”吴亦凡对这个胖子无语了。 “那,咱回去吗?”张艺兴开始小心了,他真是怕了这个奇怪的人。 吴亦凡没理他,抚袖离去。 “唉唉唉!你!反了!“张艺兴这一嗓子吼的整个山谷都充满了:唉唉唉!你!反了!的声音,吴亦凡是真的怒了,揪起张艺兴就往另一边走,边走边说:”你是不是不怎么读书啊?还有,你胖死了…... 夕阳温暖,不似长安城凄凉,忘川河谷此时也没了先前的生死不相离的痴缠。两个少年携手走向了光影深处,夕阳笼罩着他们,巨大的黑暗迎接着他们,吞噬后,在也不曾出来。 时间过得极快,皇帝将要启程回长安,这段日子中的吴太子和张公子玩的极为开心。张艺兴带着吴亦凡东逛西逛,也让吴亦凡见识了巴蜀之地天府之国的称号。吴亦凡胖了,两人天天吃的嘴上油光水滑,皇帝见了到也高兴。 有一天皇帝还对张艺兴的父亲说:“这俩孩子玩的还不错啊。” “是,陛下。”张艺兴父亲的眸色暗了暗,这被皇上注意的人……还没等张父回过神,皇上便加快脚步,张艺兴的父亲连忙跟上,再也未细想皇帝那话的意思。 终是到了两人分别时,吴亦凡在上马车前对张艺兴说:“你不会忘了我吧?” “不敢啊,太子殿下。”张艺兴仰头,俏皮一笑,嘴角酒窝浅浅。“我们还能见面的,对吧?“ “能,但你要答应我好好读书,还有,你这般体态,若将来考状元进长安,可是要被笑话的。“ “怎的?我太胖了?长安城姑娘不喜欢?“说罢,瞅着吴亦凡,眼波流转似是不服。 “太子殿下,时辰到了。”远处的太监在催。 “你就听我的吧,我在长安城等你。”吴亦凡戳了戳张艺兴的酒窝。说罢,转身上了马车。这时风过,吹的车上铃铛清响,桃花混着细雨蒙蒙落下,蒙了双眸,蒙了川城。 川城雨,蒙蒙也。不比北国倾盆,不及湘西阴森,不似长安离愁。 川城竹,春之葱郁,忘川谷,和风暖阳。本王心醉也。 ——庚元年三月,太子亦凡巴蜀游记。 其实后面还有一句:笑颜执手公子张氏,多年后愿携君之手,看长安旭日东升。但是这句话在吴亦凡驾崩前被亲手划去,史书无载。连张艺兴自己都不知道,吴亦凡早就动了情, Chapter 2 长安 川城又是一年春日,时至庚元四年三月,张家公子用四年长成了满腹诗书,将要进长安城的进士。临行前,长安突然传来皇帝病危的消息,原来这皇帝膝下公主众多,好不容易得了·吴亦凡这一个儿子时已是四十来岁。庚元一月时又因冬猎生了场大病,应是时日不多了。虽是皇帝病重,年年春时的殿选不得耽误,太子吴亦凡监国,殿选也是由他代选。 从川城到长安的路上,张艺兴是忐忑的。一方是因着能再见太子,一方面是因为临行前父亲对他说皇帝病重,吴亦凡虽是太子但朝中各党蠢蠢欲动,切勿与党派发生纠纷,站错了队,就麻烦了。张艺兴明白,史上各朝新帝登基前都是血雨腥风,未央宫流的血,还少吗?也不知道少时那个太子变没变,是否被深宫变得残忍血腥了?可若还是当年的他,政变一旦发生,性命堪忧啊。 长安 吴亦凡看着殿选名单眼角闪过一丝亮光,张艺兴,川城人。哈,小胖子,我们又要见面了。 “呦呵,太子殿下今日怎的眼神不一样于往日呢?”来者是鹿晗,去年选的状元。吴亦凡在去年殿选结束的第一时间就像皇帝要了鹿晗当伴读,宫里宫外也都知道了,这就是下一个丞相。这鹿晗长得堪比女子,就是性子刚烈,但是据吴世勋将军说,身子可是软的很。 “本王倒是奇怪呢,你今日居然能起得来床?” “太子殿下说笑了,虽是痛着,可是明儿就是殿选,再难受也得起啊。”鹿晗笑的一脸痞子样“殿下可有合心意的人?” “张艺兴,川城人。” “能帮我们多少?我这里不养闲人。”鹿晗许是不信吴亦凡。 “他是我的人,你少打算啊。“吴太子宣布主权了。 “哟,这还没过门儿呢,太子就这样护着了……“ 还没等鹿晗说完吴世勋的声音就从门口传来:“你不也没过门儿吗,该干的都干了。” 眼见鹿晗要吵,吴亦凡连忙说:“行了,有完没完。” “明日可要见见太子的未过门儿的那位喽。”说罢,鹿晗便转身,回宫躺着去了。 “殿下说的那位是……“吴世勋开了口。 “别让他受伤就好。“ “是,臣告退。“ 这皇帝病危的档口,没人知道第二天龙椅上坐的是谁。血雨腥风,一触即发。长安城又下雨了,这雨在朝中人看来,又不知道要洗去多少血水。 第二日是个长安暮春难得的晴天,张艺兴早早起来,一身青衣,像是从竹林里走出来的世外公子,一路上,长安城的姑娘们对他指指点点,叽喳说着惊为天人。张艺兴一笑,脚步加快了些。记着父亲说切莫太出风头,张艺兴自进了未央宫便彬彬有礼,也算平安。只是他不知,至死,都未再出过宫门。而至于吴亦凡登基后的衣锦还乡,还得,也不过是具尸体。 第三章粘贴不完T_T以后粘贴到一些废话下面吧( •̥́ 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