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脚落地3-4by阿慕

单脚落地3-4by阿慕

2015-08-03    00'20''

主播: Bigbuilng李哒哒i

234 3

介绍:
三 边伯贤坐在教室最后面,发呆地看着前面导师絮絮叨叨地讲课。看起来很认真的样子,如果电脑屏幕还是亮着的。 很好,一向以乖乖听课的边伯贤同学现在正在发呆,而且目测呆得很严重。诶,同学!诶,诶,边伯贤!!!果然某JPG独角兽乱入附体中吗,好吧发呆中请勿打扰。 作为画面内的边伯贤似乎完全没有收到右边同学的睡觉和左边同学的打游戏所干扰,锲而不舍地展开自己天马行空的想象力,飞到了河外星系。 而他联想的具体内容,用膝盖想都知道与朴灿烈有关。那家伙到底是抱着怎样的心态来的呢?边伯贤同学一边转笔,一边撑着脸,双眼放空,不知道在看哪里。 导师似乎注意到他了,盯着他看了很久,这小子一直盯着他这个大老爷们都不觉得奇怪吗?年轻的男导师腹诽,然后注意到边伯贤一动不动盯着他的目光,凭借学艺术的可怕想象力瞬间脑洞到这小子是个gay的事实。天啊,他被一个gay一直盯着看,虽然说他是个直男,可是那小子似乎长得蛮可爱的。等等,他叫什么来着的? 当然边伯贤是不会注意到导师的想法的他继续发着呆,忽然就想起了之前朴灿烈递给他奶茶之后,好像,是要摸他的头吧。 边伯贤抓抓自己的刘海,那家伙还把他当成初中生喜欢被他摸头顶。狠狠地用笔戳了几下草稿纸,边伯贤很困扰地趴下,下巴搁在桌子上。那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上课的时间就这样哗啦啦得在边伯贤无限的脑补和导师开得无限大的脑洞中过去,等到身边的同学都站起来打算离开时边伯贤才意识到原来早就已经上课了。他站起来让开位置,一脸惊悚地看着讲台上收好的教鞭动作慢条斯理的色彩课老师,上课铃声什么时候响的,为什么他没有听到?!太可怕了,边伯贤暗自唾弃,怎么能因为想朴灿烈的事而忘记了上课呢,幸好老师没注意到。 边伯贤手忙脚乱地收拾了桌上的东西,背上包,打算离开教室,刚打开后门就听到有人叫同学。边伯贤回过头,看到导师向自己招招手。 “我?”边伯贤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导师点点头,边伯贤欲哭无泪地关上门,一步一蹭地挪到导师面前。 “你刚才上课在干什么呀?”导师笑眯眯地上下打量他, “没什么没什么。”边伯贤惊恐地摇头,低着头,看着地板。导师看他低着头的样子,很不负众望地认为他在害羞。 “你叫什么?” “啊?我?”边伯贤抬起头,瞪大了眼睛,“边伯贤。”导师点点头,道: “下次上课要认真。” “是,”边伯贤乖乖地点头,“那老师我走啦。”导师点点头,边伯贤转过身,松了一口气,啪嗒啪嗒地跑掉了。导师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现在的小孩子还真是…… 其实导师啊……您想多了。 回去,边伯贤一路想着刚才导师脸上奇怪的表情,很快把之前自己烦恼了很久的朴灿烈抛在了脑后。 到边来也门口,朴灿烈正在帮几个顾客点单,表情礼貌到位一点都不需要担心他态度不好。边伯贤推门走进店里,只有朴灿烈一个人在。 “你回来啦,”朴灿烈侧了侧脸,对他说, “嗯,”边伯贤扔下包包,拿过柜台上的小票走向料理台。朴灿烈向顾客点头,然后转身站在边伯贤旁边。 “上课怎么样?” “还好。”朴灿烈见他不愿意多说话,倒也不勉强,站在他旁边,抬起了手去接绿茶。边伯贤站在他旁边,被他的阴影笼罩着,自我哀怨,为什么这么久过去了,自己还是比他矮呢,真烦人。 朴灿烈放下手,看看边伯贤手中搅拌了很久的奶茶,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发呆多了会变成呆子的。”边伯贤被吓了一跳回神,下意识拿起搅拌棒横在自己身子前面,然后甩了朴灿烈一脸的奶茶。 “啊,抱歉。”边伯贤反应过来,放下搅拌棒,抽了张纸巾给朴灿烈。对方抹了一把脸,有些无奈, “别闹了,快点端去给她们。” “喔……”边伯贤收回手,端着奶茶走向柜台。朴灿烈擦干净了脸,也转身出去,附送上笑容给顾客。 边来也又安静下来,边伯贤在收银台边坐下,低着头玩手机。忽然想到了之前自己上课发呆想的问题,抬头正要开口又停了下来。 朴灿烈正在洗杯子,刚才调了奶茶顺手扔在盥洗池里的玻璃杯,背对着边伯贤,弯下腰。边伯贤不太自觉地把即将脱口而出的话咽回去,放下手机走到他旁边帮忙。 “嗯?”朴灿烈看到自己右边伸过来的手,挑挑眉。边伯贤站在旁边帮忙, “钟大跑去哪里了?” “不知道诶,大概是有什么急事吧。”朴灿烈回答他,却不知道旁边的家伙在一个劲地腹诽,那家伙能有什么事,肯定是跷班跑去健身房偷看那个叫不知道什么名字的帅哥了。 金钟大,你个死基佬,哼!边伯贤狠狠地用鼻子哼了一声,朴灿烈转头看他一脸憋屈的表情,笑得不知道该怎么说他。 到了差不多可以关门的时候了,边伯贤叉腰站在店门外四下看了看,周围蛮多店铺都下班了,于是坐在柜台后的朴灿烈看到他转过身,想说话又不愿意说话的样子立刻明白了他想干什么。 “差不多可以关门回家了吧?”朴灿烈问他, “嗯,可以了。”明明就很希望关门回家的边伯贤一脸淡定地点点头,朴灿烈笑,取了长杆去收遮阳棚。 边伯贤绕进隔间里,拿了包出来,现在门口看朴灿烈收遮阳棚。 “还不走吗?”朴灿烈看看已经完全收好的遮阳棚,低头看看边伯贤。 “啊?那我先走了。”边伯贤回神,回答他, “嗯,”朴灿烈在柜台后拿了单车的钥匙,边伯贤不再看他,转身向着自己家里的方向走去。而朴灿烈锁好了门,开了单车锁,看看他离开的方向。 才刚是第一天而已,朴灿烈这样安慰自己,他知道边伯贤需要时间。跨上单车,他超着和边伯贤相反的方向出发。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当他踩下踏板的时候,那个一直别扭着不肯给他笑脸的边伯贤转过头,偷偷看他骑车离开的样子。 四 在外面吃了饭,朴灿烈回到寝室,吴亦凡刚洗了澡出来,正拿着毛巾擦头发。朴灿烈在阳台上收了衣服进来, “灿烈手机借我玩啊。”朴灿烈在打算进厕所,吴亦凡开口, “你自己的呢?” “打球的时候摔成雪花屏了。”吴亦凡无比哀怨地看了一眼桌子上屏幕碎得很有艺术感的手机。 “锁屏是Z,”吴亦凡开了锁屏,首先嫌弃了一下朴灿烈用系统内置壁纸的烂品味,然后把他的壁纸换成了自己的照片。有些无聊的吴亦凡点开了相册, OMO,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虽然说朴灿烈跟他同寝一个学期已经没什么秘密了,不过这明显是个可以黑他一辈子的爆点啊。吴亦凡强忍住自己仰天大笑三声的冲动,很大爷地把脚架在桌子上,等着朴灿烈从厕所里洗完澡出来。 于是当吴亦凡出来的时候他看到的就是朴灿烈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 “灿烈啊,你也老大不小了,什么时候把媳妇领回来给哥看看。”朴灿烈面瘫地拉下吴亦凡勾搭着他的手, “哥,您小心着点别把神经给闪着了。” “灿烈啊,我一直以为你性取向不正常,果然被我猜中了。的亏我年轻力壮,要不然非得被你手机里的偷拍吓得一口老血喷出来。”吴亦凡严肃地对朴灿烈说, “你丫的欠抽啊偷看我相册。” “观摩而已,别介意。” “死一边去。”朴灿烈一脚把吴亦凡踹下来,自己躺床上去。 “喂,朴灿烈,”吴亦凡站起来,抬脚快准狠地踩上朴灿烈没几两肉的屁股,“我还没睡呢。” “呆着你上天赐予你的八卦之心去见你周爷爷吧。”朴灿烈翻身吐槽他,吴亦凡一秒钟变面瘫, “有八卦不分享,朴灿烈你就是这样对我的。”朴灿烈做了个鬼脸, “老子要记你一辈子偷拍的痴汉黑历史。” “多谢挂念。” “去死吧。”吴亦凡幽怨地爬上床,一头扎进了被子里。朴灿烈站起来关灯,然后躺回被窝。 与此同时,刚在自己的小公寓里洗了碗打算去洗澡的边伯贤路过了镜子。看看镜子里瘦瘦小小的人,他捏捏自己的脸,怎么就不长高呢。 想到身高,就又想起了朴灿烈。那家伙似乎真的有在边来也长期兼职的趋势,边伯贤困扰,每天都要见,跟初中的时候一样,真烦人。 只是边伯贤啊,你真的觉得天天见到朴灿烈很烦人吗? 晚上就这样过去,他们沉浸在睡梦里,直到第二天早上。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开了空调的房间里有点凉飕飕的,唔在被子里的人伸出一只手臂去摸床头柜的闹钟,就是摸不到。 “啊呀,吵死了。”边伯贤暴走地掀开盖在脸上的被子坐起来,终于摸到了根本不放在床头柜上的闹钟摁掉。 他揉揉眼睛,坐在床上,困得生无可恋。掀开了被子下床,灵魂出窍的边伯贤走进厕所冒着把洗面奶当成牙膏的危险洗漱。 经过一番在厕所里的折腾,他终于清醒了些,开始换衣服,然后揣上足够他吃一顿丰盛早餐的零钱下楼。 八点钟其实已经不早了,边伯贤在附近的早餐店坐下, “老板要一笼小笼包还有豆浆,加糖。” “好嘞。”边伯贤抽了张纸巾擦了擦看起来油腻腻的桌子,然后扔进垃圾桶里。而垃圾桶旁边忽然跳起了一团白花花的东西吓了他一跳, “呀呀,”他向后退,然后发现那团白花花的东西是小区里经常看到的流浪猫。“啊喽哈。”边伯贤向站在桌子上的猫挥挥爪子,猫咪很高冷地把头一撇,不看他。 这时老板端来了小笼包和豆浆, “死猫,死一边去。”老板把东西放在桌子上,赶走了猫咪,边伯贤还没来得及阻止老板,猫就跳下了桌子。 边伯贤看看跑出了早餐店的猫咪,无奈地低头吃早餐。 这家早餐店已经开了很多年了,老板是很实在的生意人,小笼包馅大皮薄,汤汁美味。边伯贤觉得这样的小笼包放在大的店里不知道要多贵,于是一点都不想浪费。 只不过,边伯贤再能吃一个人吃完一笼小笼包加大碗的豆浆还是有点难,于是他打包了剩下的几个小笼包走出了早餐店。 走了没两步,边伯贤在街上东张西望,终于他的目光定格在街边的暗巷,他笑笑拎着手里的袋子跑过去。 刚才那只猫就懒洋洋地趴在地上,身旁还蹭着几只小猫。边伯贤在它一米距离的地方停下脚步,小心翼翼地凑过去,然后把手里的袋子打开放在墙边,笑得一脸呆傻傻的样子。猫凑过去用鼻子拱了拱袋子,又看看边伯贤脸上“吃吧吃吧”的表情,伸出舌头舔了一口。 或许是小猫太饿,还没等大的白猫确认边伯贤是好人,就凑了过去咬开包子皮。边伯贤的笑容愣愣的,牙齿很亮。 “原来你还是猫妈妈,”他想伸手过去摸摸猫的头,却被白森森的牙齿吓退了手,“那个,我去店里啦,拜拜,慢慢吃啊。”他站起来,又看看一圈围着袋子的小猫,然后向着边来也的方向走去。 这时,路边停下已久的单车终于重新动了。单车的主人看着边伯贤心情很好地走远的背影,摇摇头,笑得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