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九十四回 宴海棠贾母赏花妖 失宝玉通灵知奇祸

《红楼梦》第九十四回 宴海棠贾母赏花妖 失宝玉通灵知奇祸

2019-07-16    33'35''

发布人: 乐筑.雅娜

421 27

介绍:
贾政因公事不能回家,并派人回来嘱托贾琏查办水月庵一事,贾琏私下想包庇贾芹,又恐贾政生疑,不如请示王夫人出主意,“便是不合老爷的心,我也不至甚擔干係。”王夫人认为“若是芹儿这么样起来,这还成咱们家的人了麽!”,感觉有损于贾府的面子,叫贾琏 “狠狠的说他一顿。”“无事叫他不用到这里来。”另将二十四个女孩发回原地寺庙,她们的命运难测,这就是王夫人的“积德”。荣国府的丑事就这样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海棠花开】前八十回海棠无故死了半边,而晴雯遇祸。这一回海棠不时而发,惊动了大观园的太太小姐们,大家都去观看,议论纷纷,看法各不相一。贾母认为“因为和暖,开花也是有的。”王夫人也赞同贾母的意见,邢夫人“必有个原故。”李纨说是“宝玉有喜事来了。”黛玉自以为是木石姻缘的喜事预兆,还讲了荆树复活的故事,赢得了王夫人、贾母的欢喜。探春预感“草木知运,不时而发,必是妖孽。”又不好说出口。贾赦也认为“必是花妖作怪。”贾政说是“见怪不怪,其怪自败。”贾母听了很不高兴,叫他们不许混说。凤姐知道后也觉得“这花开得奇怪”,并叫平儿送来两匹红包花,还嘱托袭人用红绸子掛褂。贾母一时兴起,令人备酒席,大家赏花,还要宝玉、贾蘭、贾环做诗誌喜。众人都要讨老太太欢喜,都说一些兴头话。 这一段故事,红学家认为【续书者让海棠也像气候的‘阴极阳回’那样····】(蔡义江《红楼梦诗词曲赋全解》)与原 作者思想是不同的。也有的学者认为,这一段故事是贾府回光返照的不祥之兆。综观全书写海棠多达十多回,作者可能早已构思,之所以对海棠花开呈现不同观点,主要是突出贾母是这个家族的维护者,自然是只能报喜不报忧。湖南作家唐国明在复原八十回后曹文中除了保留贾母和探春部分话语外,其他人所有观点,包括宝玉等人所写得诗全部删除。隋着海棠花开,一连串事情发生,贾府从此再无安宁的日子了。 【宝玉失玉】宝玉看花“赏一回,叹一回、爱一回的,心中无数悲喜离合。”为了迎接贾母看花,“匆匆穿换”几件衣服“未将通灵宝玉掛上。”后来贾母回去了,袭人发现宝玉脖子上没有掛着玉,到处寻找,全无踪影。“宝玉也嚇怔了,袭人急的只是干哭。”“怡红院里的人嚇得个个像木雕泥塑一般。”闹得王夫人、凤姐都知道了,又是关门暗访,又是派人去测字,又叫邢岫烟请妙玉扶 乩,忙得一团糟。 红学家周绍良说【这一回是后四十回里的 关键地方,可以说从这里起作者开始为结束《红楼梦》作出安排。】(《细说红楼》)由“宝玉失玉”转入另一番境界,后面发生的事情跌宕起伏 ,不能不说这是作者的精心设计,贾府由此一败涂地。 本回中还有很多拉杂事和话语,比如鸳鸯说的傅家姑娘又与宝玉有何关系?紫鹃说宝玉“竟是见一个爱一个的。” “又是贪多嚼不乱的。”是为“意淫”二字注脚吗?探春道“使促狭的,只有环儿。”引出新矛盾。还有一个测字先生刘铁嘴,使人很容易想起八十回中的王一贴。妙玉扶乩,另有玄机。这些都是令人嚼味 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