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斯基·心文】一场雨先于我到达

【蛋斯基·心文】一场雨先于我到达

2019-12-30    07'00''

主播: 莱恩茶叶蛋斯基

900 4

介绍:
***文章经原作者「莱恩茶叶蛋」许可,允许使用并播出。 版权归原作者「主播:莱恩茶叶蛋」所有 一场雨先于我到达 - 青岛雨记 今天醒来时,透过窗帘间的缝隙,只感到微微的光,以为天还未全亮。摸起枕头边的手机,已接近十点了。于是急忙起身,跑到窗边,拉开窗帘发现,青岛下雨了。 我迅速洗漱完毕,穿好衣服,将房间巡视一番,确保整洁。又从茶几上的笔筒里拿起笔,给房东留了字条,感谢他这两日对我这位陌生来客的照料。背上双肩包,走到门口,转过身来,又扫视房间数秒,开门离去。 走到楼外时发现,雨下的很急。我站在檐下,望着雾蒙蒙的青岛的天,能见度很低。听着路上来往的车辆疾驰而过,一瞬间感到此刻的青岛平添了几分烟雨气。行人撑着伞,步履匆忙。我没有伞,我向来是不喜欢带伞的。像某位名人讲过的:你说你喜欢下雨,可雨天你却要打伞。这些人究竟是不是真的喜欢雨呢?打伞的人也不一定就说了假话。想到这里,我竟然噗地笑出了声。如此说来,我一定是十分喜欢下雨天了。如同现在,我不会认为是雨的缘故,对我的出行造成了不便。反倒感谢这雨,让我得以见到众游人不能轻易邂逅的别样景致。把手装进裤兜,踏出第一步,伴随着是这行走的一天。 公交车上,在经历了几轮曲线运动后,到站下车 --- 来到了八大关。正如其名,每一条街道均以中国古代长城的关隘命名,俗称八大关(其实有十条)相比于人类的健忘,这些雄关要塞,像一位位孤独的老者,凝望着大漠长河,洗尽铅华,日益斑驳;而比起人类的念旧,他们又以独特的视角,捕捉着现代生活的蛛丝马迹。与这其中罗列的是不同时期的欧式建筑。依然是在雨中漫步,进入景区还没来得及沉浸其中,就感到内急。跟随指示牌,不久就找到了卫生间。大概是为了与周边的建筑风格保持一致,公共卫生间的外观也颇具艺术感。工作人员很是周到,在卫生间的门前铺了草席,在雨天,这样的做法可以更大限度地防止摔倒。解后,沿路继续行进。 一路走,一路看,走走看看,看看停停;再奇美的事物,看多了也不觉得稀奇了。在过了不知多长时间后,我对周边‘大异其趣’的建筑展览的兴趣,归于平庸。我意识到,是时候离开了。我想,我是要在这兴致尚存,尚没有消耗殆尽前停止。因为我的眼睛已经搜集了足够多的素材,将这一切压缩整合,在脑中储存起来。再看将要厌烦了。酒虽香,闻多了也是会醉人的。爱喝咖啡的人,也提醒自己一天只喝一杯即可;喝茶不懂克制,也令人飘飘然好似‘通仙灵’,古人就深谙其道,‘七碗吃不得也’。老祖宗讲:过,犹不及。凡事都要遵循这样一个道理:不及是不及,过了火仍是不及,甚至还不如不及。 返回途中,脚步明显急促了。走着走着,一段草席再次映入眼帘,似曾相识。向左望去,果然是刚进去过的卫生间。心想,这也是一种‘缘分’了。于是,进去再续前缘。临走又回头多打量几眼:不知道何时能再回到这一处风景,进入同一处卫生间。这一路上擦肩而过,甚至有过猝不及防的眼神交换的,零星的游客,何时会再次遇见?在哪里遇见?再碰到怕是也不记得曾经见过了。 从八大关出来,脚步漫无目的,只是零散地走了几个地方。期间,把午饭仓促解决。走进一家商场,进门处有一家咖啡厅,名字得到了我的青睐— ‘一间万象‘,自作多情地赋予内涵:驻足方寸之间,领略世事万象。我径直走了进去,整面墙的落地窗,视野开阔。在前台点过一壶别具特色的崂山绿茶后,寻位坐下,有感,写下这些文字。 喝完最后一盏茶,停笔。 雨还在下。 2019年12月25日 于青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