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醉意  声音如水:北  海

千古醉意 声音如水:北 海

2019-01-07    06'35''

主播: 声音如水

4565 25

介绍:
他又被贬了。已近不惑之年,命运却如此多舛。在汴京的大殿前,他兀立良久,对着周遭静默的雕栏玉砌,qi喃喃自语:“欧阳修呀,欧阳修,你还能回得来吗?” 滁州在哪里?离汴京有多远?欧阳修不知道。此刻,他内心充满了委屈,委屈到真想大醉一场,不再醒来。有道是:“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这普天之下,哪里不是王土?如果不能经邦济国,一辈子也就只好借酒浇愁了。想到这里,他的眼前似乎看到了陶渊明、阮籍、刘伶、李白 那些摇摇晃晃的身影。 东京渐远,滁州在望。在溪边喝一口泉水,水很清洌,抬起头望一眼远山,山 很秀丽。这让他有些清醒了。处江湖之远,摆脱宦海纠葛,这里不正是我施展抱负,为民做事的好地方吗?“我见青山多妩媚,青山见我应如是。”此时的欧阳修,已渐渐从被贬的阴霾中走了出来。 在滁州的两年里,欧阳太守一直奉行着“宽简不扰”的政策,大力发展生产,百姓安居乐业。闲暇之余,他没有忘记滁州秀美的山水,常与随从一道,亲近自然、体察民情。这些举动,无疑深得民心,以至于“滁人爱公若父母”。更有出家人智仙,特地在山里修了一座亭子,专供太守歇脚观景。当时,欧阳修自号“醉翁”,便将这亭子命名为“醉翁亭”,也因此留下了那篇脍炙人口的“醉翁亭记”。 号称醉翁的欧阳修,其实并不擅饮。觥筹交错间,无非是借着几分醉意,让自己心中的理想社会,看起来更真实一点。“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透过秀美的山水,让他真正感到喜悦的,是百姓的快乐,是天下苍生的幸福。 一方小小的亭台,因为一篇“醉翁亭记”,得以千古传诵,除了太守本人的生花妙笔,其中蕴含的醉意,才是它真正的生命力。这醉意,不是让人避世沉沦,而是催人醒世勃发;这醉意,早已超越了眼前的荣辱、个人的休戚。它承载着强大的精神力量,穿越古今;它充溢着积极的普世情怀,历久弥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