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  生  声音如水:北  海

莲 生 声音如水:北 海

2019-06-19    22'26''

主播: 声音如水

4489 25

介绍:
是她吗?未见其人,已闻其声。远远的,我便知道她要到来,因为我没有一刻不盼望。她的歌声依然带着凄然的调子,像是遥远天边一抹即将消逝的霞光。我追寻着她的声音 摆动身子,游动到她的脚边。 她头上的油纸伞投影下一片斑斓的蝶影,我看不清她的容貌。我奋力的跳起来,想要看看她娇媚的眼。水花溅起,她却转过头去看那一朵莲。 烟雨朦胧,她的泪和雨水一起滑落,在莲间点开涟漪。她的泪,美如明珠,我张口去接,却发现滋味酸涩。我翕动嘴唇,无法安慰她,我来回游动,却不入她的美目。 我的爱人,究竟你在为什么而哭泣? 她的纤弱单薄的背在轻轻抽动,在风雨中萧瑟得像深秋的落叶。 我对她的悲伤无能为力,我只是莲湖的一尾鲤鱼。 而她,是画舫里卖唱的歌女。 夜夜笙歌,纸醉金迷,杯盏交错,她的歌声凄凉哀怨,格格不入。只有我安静的聆听她的歌声,在每一个无眠的夜晚。 我不曾知道她的心思,可我明白她的感情。 歌女的生活让她感到如此厌倦,漂泊天涯的寂寞使她那样哀愁。她每天深夜,独自站在画舫的栏杆旁,轻轻地叹气。她眺望远处,眼神迷离没有方向。我渴望从她的眼睛里看到灿烂如星的光芒,但是,我看见的,除了疲惫就是陨落的黯淡…… 深夜的冷风无情的牵扯她拭泪的香帕。白色的帕子从她纤细的指间滑落,像一朵花瓣,轻盈的飘落在水面。 我摆动尾巴,游向她的手帕。帕子像一只迷失了方向的小船,任由波浪推动,飘荡得愈来愈远。 原来那帕上绣着一朵并蒂莲。 好美的莲花,像是姑娘娇俏的脸庞,仿若含笑。 她朱唇微启,说道:“我好生羡慕那莲花,根底虽浅,但总不致漂泊。天大地大,何处是吾家?我背井离乡多年,终究是回不去了……” 语未落,她已苦笑。嘴角弯弯的弧线,像是遥悬天际的月牙,她柔美的光线笼罩了我每一寸心田。 她好美,像是凌波仙子,洁白无瑕。她从未笑得像今夜一样自在。 她低头,看着游弋于帕下的我,轻轻地说:“今夜,陪伴我的只有一尾鱼儿吗?若有人伴我一生,那该多好…… 珍珠再次从她的眼中掉落,她怎么忍心让如此明净的宝珠轻易地碎在水中呢。多少次我想珍藏她瞳孔里的珍珠,可是我只能一次次的品尝她的辛酸和痛苦。她不知道,她就是我的明珠,我一直伴她左右,不曾离弃。 这一次,她悲伤地转身离去,我奋力跃起,却看见 她更加削瘦的身影在风中缓慢飘摇,像一株小草即将被生活的痛苦摧残。我无能为力,我的心如同刀割。疼痛蔓延在我身体的每一寸,我就像掉进了万丈深渊,万劫不复。 我不要这样,我要告诉她我会陪伴她一生一世,使她的生命不再漂泊,使她的思绪不再寂寞! 我知道很早很早以前,有一个传说。龙门还未凿开,伊水流到这里被龙门山挡住了,就在山南积聚了一个大湖。 我离开了莲湖,不知道走了多久,只看到嫩芽长成绿荫,枝桠又结出果实,最后白雪覆盖天地…… 千山万水如云烟转瞬 消失在身后。我来到黄河,又通过洛河,顺着伊河,终于历经千辛万苦,来到龙门水溅口的地方。一路上,我身上磕磕绊绊全是伤痕。历经磨难的我,身上的鱼鳞早已打磨得灼灼生辉,如同金子。 龙门山上无水路,上不去,我知道只要我越过龙门,就能从万劫不复的思念的痛楚中解脱出来。我的脑海里不停地浮现她离开时的身影,她那样的无助,使我奋不顾身,愿意倾尽生命去保护她。 我使出全身力量,像离弦的箭,纵身一跃,一下子跳到半天云里,带动着空中的云和雨往前腾飞。一团天火从我身后追来,烧掉了我的尾巴。我忍着巨大的疼痛,继续向前飞跃,终于我越过龙门山,落到山南的湖水中。就在我接触到水面的一瞬间,我的身边生起金色的薄雾,七彩的星辰在我身边回绕,一湖的莲花纷纷盛开,湖面不断扬起水珠。一眨眼,我就变成了一条金色的巨龙。 星子聚拢在我脚下,幻化成七彩祥云。我在云中越升越高,来到了南天门。 玉帝亲自迎接变换为人形的我。 他说:“千年来,仅有你跃过了龙门!朕特赐你掌管风雨,司四季冷暖!” 忽然,我的眼中有泪流出。原来,泪是温暖的……泪,是流动的思念。 我心中残留着伤痛,我跪在天际,说:“我本莲湖里的一尾小鲤鱼,生于凡尘,心智仍被俗世所扰。我想在人间享尽阳寿,了结心愿……” 玉帝慈悲,怜我洒泪,应允我返回人间,待阳寿消尽再重返天庭。 我终于得以重回人间。 上天赐我锦衣美食,高宅大院,功名利禄,我一路风光。我即将以人的身份去接触我日日思念的她,我可以与她谈话,了解她的内心,陪伴她的左右,再也不需要做一条小鱼儿,挣扎着仰起卑微的头去看她。 画舫还是觥筹交错,载歌载舞,只是 我等到天边微白,听尽各种乐曲,仍旧看不到我心爱的她出现。 我的心忽然充满了悲伤,庞大的痛苦 像一个盖子严严实实的把我包围起来,我拼命的想要逃脱,却被痛苦一点一点地吞噬。 我漫步莲湖,望着满眼碧波和楚楚可怜的莲花,回忆起她的音容笑貌,一切彷佛都还停留在昨天。 我的爱人,她究竟去了哪里? 我在纸上画出她的容貌,悬赏万两黄金寻找她的芳踪,为了找到她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如果没有她,我跃过龙门有何意义,我家财万贯有谁分享? 终日思念使我茶饭不思,日渐消瘦的我每天只能靠残存的回忆来温暖躯体。 一日,家丁来报,说是有一老妪知道画中人的行踪。我精神为之一振,激动的心情使我几乎无法言语。 “快!带我去见她!”见到老妪,我发疯似地叫喊。 我心潮澎湃,跳动的血脉几欲崩裂。 老妪摇头,轻轻叹气,无力的说道:“你跟我来。” 我随老妪来到莲湖边。 “她在哪里?”我问。 老妪指着湖面,说:“你看这湖里的莲花……” 我放眼望去,这湖里的莲花竟然全都是并蒂莲。一朵挨一朵的莲花娇羞的躲藏在绿叶之间,像是一个个待嫁的新娘。 “好美……”我不禁惊叹。回来许久,我竟然对这般风景视而不见。 我想起她曾说,好生羡慕这湖里的并蒂莲……然而,我的她呢? 老妪从衣中取出一幅陈旧的画卷,慢慢的将它展开。老妪指着画中人,说:“你要找的人,可是她?” 画卷上沾染了灰尘,被虫蛀得斑驳,但是我怎会认错她的面容。 “正是!” “她在何处,我要见她!” 老妪幽幽的说道:“她早已死了。”“她本是这里小有名气的歌女,名唤花凌。她因为不愿意委身嫁给薄情寡义,只知利益商人,所以投湖自尽了。从此以后,这湖里的莲花都开成了并蒂莲,不知是否 是花凌在诉说她的寂寞。” 听得老妪一语,如同五雷轰顶,我的双脚一下瘫软。 我满眼的泪水,淹没了我对她的种种回忆,泛滥了我对她苦苦思念的感情。 老妪叹气,说道:哎“她本来可以回到家乡的,听闻那里有她的情郎。哪知那无情的男人不愿意等待她的归来,早早儿的便另娶了别人。她没了去处,又念旧情,抑郁成疾,最后落得香消玉殒。” 我早已泣不成声。她的遭遇,她心里的苦我不曾了解,无法为她解忧,如今她竟已经离去,远离俗世纷扰,独留我一人终生思量。 老妪又说:“我本与她一样,也是那画舫里的歌女,也算姐妹一场。没想到四十年后还能有人提起她。” 四十年了……已经过去四十年了?! 此去已是经年,沧海桑田都成云烟。原来,物是人非…… 我为了成龙,为了来到她的身边一直不停地与激流搏斗,早已忘记了四季冷暖,忽略了春夏秋冬。这一去,就已是四十年的光阴。 我终究还是来晚了。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我的爱人,我纵然耗尽生命,历经磨难 也未能换取见她一面的机会。是岁月太无情,还是缘分太浅薄,我无从知道,我只知道,我将永远的 失去了她…… 老妪张开干枯的嘴唇,用苍老的声音唱着:“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送迎,谁知离别情?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未结成,江头潮已平。” 我的泪滴滴洒落在湖面,倒影如镜面 看我的脸,支离破碎。 犹记得那年三月,我在莲湖第一次 瞥见她的美貌,听闻她醉人的琵琶声 还有 如同黄莺儿一般甜美的歌声…… 那时的她还会放声的笑,笑靥如花,就像 这湖里的莲。 轻柔的风吹拂,我彷佛听到莲花在笑。 若有来生,你会何去何从? 花凌,我是莲生,我来晚了……你 听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