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
窗外的景,始终未变。他只是用指尖,在玻璃上沾染的尘埃,歪歪扭扭书写下:生活,在别处。 兰波是他一直都很喜欢的天才诗人,之所以能够被称为天才,想必历史和时间会为你辩证。缘由无他,喜欢就是喜欢了,只是恰巧他是如此才华横溢,在喜欢上更添了许多别样的色彩。一如他挚爱的张国荣。 心有戚戚焉。 在他坦然面对着自身的时候,却又感觉周遭无比虚假,虚情假意的面孔,无法言说的痛楚,都像是折叠在心中的褶皱,稍有郁结便不顺畅,日子一久,积郁成疾。 盲目的流落在北京的街头,望着匆匆忙忙的人群,须臾之间更换了多少张面孔,感念地铁中的一句广告语:每一个认真生活的人都值得被尊重。 可他望着对面站牌玻璃里模糊不堪的身影,突然就感到了莫名的失落。仿佛是个被上帝遗弃的孩子,没有一双温暖的手,牵引他走向彼岸,冰冷的周围,冷漠将他笼罩,从未有过的落寞在他心底蔓延着,占据着,侵袭着他。 这是他到北京的第十天。十天来,足够他将北京名胜游览遍了。可就当他以为这就是他想寻求的出行的意义时候,空荡的心里始终得不到一份足够的填补。看小说情节里涉及到失恋就要出门散心,然后路上邂逅某些人,发生某些事,再改变主人公的思想状态,又迟迟不肯回去继续生活而是留在这个地方,过起了一段和以往完全不一样的生活。 但是现实却是这样,旅馆大清早清洁阿姨已经扯着声音在那里打扫,完全不会顾忌那些半夜来投宿旅客的嗜睡,来来去去细碎又沉重的脚步声配合着行李箱拖动的轱辘叫,将那些美好的梦都扼杀在了清晨的时光里。 现实也可以是这样,朦胧中醒来,陌生的天花板,杂乱的吵闹声,以及各种喧闹的方言口音,陈旧的家具泛着阵阵清洁水的味道,整个房间因为狭小而令人感到窒息,逼厌,光线从帘子间隙中溜进来,帘布贴着墙面的那部分因为年代久远而发霉,门外偶尔经过的旅人,将沉重的步伐拖得更加沉重,一时间脑袋里都是这样急切的声音。可躺在床上,泛黄的床单依稀能闻到消毒水的味道,唯有温热的躯体裹着那颗被伤害了的心在这一刻急切需求救赎。 他不喜欢看到别人孤独躺在床榻上入睡,这会教人联想到他们死亡时的样子。并因此而产生了强烈的怜悯。 在他还未发觉自己那么急切需要一个人的时候,从来未有过的空虚迫切他起来,浑身赤裸着,浑浑噩噩走进卫生间,镜子里长着条条黄斑,像是上了年纪的女人,望着眼前的身影,苍白,落魄,桀骜……能够想到的词都带有贬义。 洗漱完毕,整装出门。 北京的天,阴沉,却没有新闻中显得格外夸张的雾霾,有的是匆匆忙忙的人群,川流不息的车辆,还有,是这座古城浓郁的历史气息。走在路上,各式方言口音充斥着耳膜,还有各式装扮装满了你的视线。从小镇来到大城市,发觉人都躁动起来了,不安也调动起了整个思绪。有人说,出行,是为了遇见更好的自己。那么我的此次任性出行,到底是为了遇见更好的自己还是为了遇见那个被遗失的自我。在没有人能够解答的时候,我不渴求答案,只想耐心生活,答案不再重要的时候,我也只想安心去生活。像此时的自己,漫步在渐渐开始熟悉的城市里一样,街角的早餐店,楼底下的发廊,每个午后耷拉着简易棚的菜摊子,还有一排排的夜宵店。都开始融入了他的生活,不再那么陌生。 他没有心急去开始所谓新的生活,或者他压根儿没有想过要在这座城市生活。坐地铁,到天安门,在人山人海的广场,他像是一具缺失了灵魂的尸体。茫然飘荡在人群中,目光呆滞。那些欢声笑语于他而言显得多么讽刺,有时未曾注意有人在拍照留念,错入了镜头里,惹得游客抱怨。于是,他寻了一个人少的角落,就坐,掏出手机,有无关紧要的群发消息,有他的未接来电,还有就是家人责问的短信。 一笑而过。在屏幕上,写下了这么几段话: 愿我能投生在没有你的世界,或许这样,我的心才能得到安宁。遇到一个人,用心去交流,得到一份,属于我们之间的恋情,此生,有你,我还有什么遗憾。 记得,我送你的戒指,套在了无名指上。锁住了,我缘定的你。感情,慢慢在我们之间蔓延,我也越来越离不开你的关爱,你的呵护,和你那温情的笑脸。那些和你在一起的画面,如今依然存在我的脑海里,永远也都不会忘记。 那么多零零碎碎的记忆断点,我都记得。在即将离开你的那个夜晚,突然有好多好多要说的话语,与你诉说。傻傻盯着屏幕,傻傻的我,敲打些无力的字句,伤感如夜,总给人一种忘情的恣意,想想昨天,想想现在,再想下未来。雨很缠绵,像此刻我的心绪一样。柔柔的,绵绵的,却经不起大风浪了。 我不要与你生活在别处。 复制,粘贴。 发送给某人,关机。
上一期: 海螺君生日快乐
下一期: 无遇无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