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着故乡入睡》作者:阡陌红尘

《枕着故乡入睡》作者:阡陌红尘

2016-07-12    11'58''

主播: 宏薇

825 20

介绍:
枕着故乡入睡 春来了,远离喧嚣的县城,惬意的走在故乡。 很久没这么放松了,每次来,心情都会变得宁静和安详。走在古街巷,这里曾是我童年生活和玩耍的地方,吻着阡陌小路的花香,踏着泛起青草的官道,抚摸着古老、历史的墙,不由得靠了上去,多想同这面石砌的墙,进入历史的空间,多想躺在宽阔的田野间,枕着故乡入睡。 每个人心里都藏着心中美丽故乡和那段旧时光,回忆并不遥远,仿佛就在昨天。抹不去的记忆,在梦里,在瞬间,触手而不及,醒来却似泡影。时光已逝,再也回不来,只能凭想象,靠回忆了。 村中连接晋豫两省的古官道仍有遗迹,遥想当年多少潞商曾经从这里走过,斑驳坑洼的古道上,留下多少动人心弦的人间情愁和兴衰故事。几百年过去了,物是人非,陋室空堂,村庄寂静了好些年了,古人连同故事一起带走了,留下了一片片沧桑的老房子和疲惫的老树,继续承载和诉说着这个村庄曾经的荣耀和辉煌!   村庄还是小时候的模样,古朴古香,犹如桃花源。老房子,小巷都在,只是显得苍老了许多;大院还是那么雍容华贵,只是人烟味淡了许多;山里的环境还是那么清新透彻,只是比以往冷清了许多。错落的老房子,石板铺的乡间小道,还有村中记载历史年轮的的石碾。尤是看到石碾,便勾起我满满的回忆。   记得小的时候,老家及附近的村都用石碾“加工”粮食,那时我们村分九个队,每个队都有一处石碾坊。那时的石碾可是香饽饽,每家每户都要提前排队等候,石碾从白天一直转到天明。记得那时候我和姐姐还小,经常等到深夜12点多,伴着煤油灯昏暗的光,等候在石碾旁。大人们劳作,我们这些小孩们玩耍。那时我们够不着石碾,就用头顶着石碾转圈,玩的累了,父母便扶在我们转动石碾的木桩上,边转边给我们讲故事,转着转着,我们便睡去了。 老街弥漫和散发着老酒般醇厚的香味,这里没有水泥、没有红砖、没有汽车尾气,一切都是自然的颜色和味道。石阶上没有了昔日的喧嚣,阳光打在墙上,暖了些。高墙上的墀头上,刻有花鸟虫兽、人物故事的精美砖雕惟妙惟肖,楚楚动人,巍峨华丽的门楼上,端庄醒目的写着“敦善行”、“慎德为先”、“是履考祥”、“里仁为美”、“树德务滋”、“古式是训”等传达古代先辈处世态度和治家理念的门匾,旨在教育子孙要德善修其身,宽厚待其人。 院落深深,墙砖斑斑,村庄变得越来越凝重。抚摸着墙沿石阶而上,头顶这些深宅大院把我带进了我少时的故乡,儿时画面历历再现。曾记得,和童年的伙伴,穿梭于村中狭长的小巷,玩家家、捉迷藏,从早玩到晚,每天像蓝天白云一样,清澈而自由。现在长大了,没有了玩伴,没有了稚嫩的脸,没有了清纯的心,有的却是为生活而忙碌的紧张节奏,为应酬而烦乱的心,尘世中的我变的找不见了自己。唯有看到故乡不变的老屋、古巷,老树和土地,才能勾起我的记忆,找回曾经简单的自己。 小的时候,总感觉故乡到处是高山、深沟、黄土,资源匮乏,土地贫瘠,一点都不美。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觉得和故乡亲切,因为这里的土壤滋润了我,这里的民俗民风感染了我,这里的青山绿草洗涤了我,这里流淌着我的纯真和梦想。现在住在了县城,虽然离老家不远,却甚是想念。每年偶尔回几次,都觉得亲切难舍,离的越远,想念越深。 故乡是淳朴的,是包容的,也是豁达的。故乡是一座巍峨的大山,支撑和守护着这方土地;故乡是一棵苍劲的大树,养育和庇佑着他的子孙;故乡是一条涓涓清泉,抚摸和滋润了每个生命;它没有索取,不求回报,它只盼望百姓五谷丰登,只祈求离家的孩子平安。   故乡的山水孕育了一代又一代生命,先辈给后辈们开垦出了如此美丽的田园,建造了如此精致的建筑,子孙们却一个个走了,村庄依旧美,只是子孙们背叛了。 青山绿水间的村庄依旧被大自然呵护着,荒芜的土地,腐蚀的老屋,荒草的小巷静静的坚守在那里,期盼远离家乡的孩子们常回来看看。 离开故乡的那一晚,我又梦见回到了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