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中散文|父亲节

王海中散文|父亲节

2017-06-24    07'55''

主播: 朗读者述一

543 9

介绍:
父亲节 不管怎么样的天气,总要去赶路。家永远不变,可是,流年已经带着我走了很远。家如同随身携带的帐篷,风雨里,冷暖依旧。只不过,妈妈的怀抱里,我变成了别人的怀抱。回忆里的家变了几次,从老家到省城。每次梦里哪些变迁的背影,还是如同过牛壳般爬在背上。 今天是父亲节。远在老家的父亲,刚从我这里走了快一个月。我没有发什么新潮的问候,只是心里还是那样担忧他。老年痴呆症是不是又严重了?在姐姐家待的惯不惯?还是不讲道理的乱发脾气吧。父亲的生活已经走向末路,他这样子,我们姊妹兄弟都毫无办法。转念一想,父亲的老估计就是我将来的样子。我的担忧里,那个时候,会不会有人像我一样牵挂父亲。我在心里默默的祈祷我的父亲能够身体好一些,脾气不要那么暴躁。作为一个男人,我理解父亲的一生不易。姐弟六个,能够走到现在,父亲很不容易。我两个闺女都焦头烂额的,感觉山一样的担子。不知道,那个年代,父亲是如何扛过来的。 父亲的一辈人,很多已经不在了。父亲总是孩子一样,过一段时间就想起一个故人来,总想着回老家看看。看看认识的几个老友都怎么样了。人生到了八十以后,所有经历的人生就只有那么一点点回忆了。能够还留在心里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近来,总不是不愿意出去应酬。有时候,心里想想,是不是老了。奔五的年龄,一事无成。做个父亲感到很失败。功不成 名不就的,总想着停下来休息休息,找个山野草庐的淡出这个社会。可是,这上有老下有小的处境,像鞭子抽打一样,让人难得缓一口气。亲宝六岁了,小家伙可以与我对视着,讲一大堆道理。想想她大学毕业,我就已经快七十了。这一点,我真不如父亲轻省了。 父亲每次吃饭或者我闲在家里,他都会讲他的父亲--我的爷爷的故事。我的爷爷,我没见过。进村的村学校旁有爷爷的碑。是爷爷的学生在前多年为了纪念当时的战地抗日小学而建立的。听父亲说,他爸爸很有谱,他们兄弟几个都很怕他,从来都不敢犟嘴迕逆他的话。这一点上,我不如父亲那么孝顺。我的祖上听说是中医世家,到爷爷辈改为教书先生。父亲这一辈还有几个教书匠。我这一辈的,只有一个教书匠。数我最差了,教书出身,却漂泊在外,没继承家风。唯一比上辈子父亲爷爷都好的是,不用为吃饭发愁的。这个属于政府的功劳,却不属于我的。父亲的一辈子,虽然教书,却大半辈子为了我们几个吃饭发愁。家里六张嘴,那个年代真的愁死个人。我记忆里,能够吃饱饭就已经八五年以后了。 家里三代人,以我单算,三个父亲。揣摩揣摩就通晓了人生和社会。不管怎么样,我在家里三代人里面,算是个幸福的父亲,因为我不饿肚子了。 感谢收听,期待你对本期节目的评论留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