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已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

我们都已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

2016-02-01    16'55''

主播: 沐佳那雪

79906 3320

介绍:
背景音乐:那时的我们。终究还是都过去了。别了,耳听爱情的年纪。 当收到越来越多的红色炸弹的时候,我问刚结婚不久的闺蜜伊尔,爱情是什么? 伊尔笑笑,踏实,安全感。 我疑惑,只有这么简单?难道不是心动和激情吗? 伊尔看了看我,说,我们都已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了。 One 伊尔和榆木认识时,恰好是在彼此最美好的年华,榆木是伊尔大学里长她一届的学长,年龄倒是和伊尔差不多大。 伊尔给我打电话时,说,阿来,我有男朋友啦。 我说,呦呵,哪位大公子能入得了伊尔小姐的眼。 伊尔咯咯笑,说,下次请你吃饭时你就知道了。 见到榆木时,榆木其人,有着男生最合适的身高,185的个子,让170的伊尔跟他站在一起绝对的般配。 伊尔是我们高中出了名的才女,写得一手好文章,最重要的还有那笑起来能迷死一堆男生的梨涡。 榆木仪表堂堂,谈吐风趣,除了言语间有着眼高于他人的骄傲。 原本话多的伊尔在榆木面前小鸟依人,光含着笑坐在那里,就已经把我酸到不行。 我私下里悄悄问伊尔,怎么认识的。 伊尔脸红,说,一起去爬山时认识的。 我了然,伊尔是个很喜欢爬山的姑娘,除了爬山,她像是对生活有不止境的热情,喜欢蹦极,喜欢跆拳道,喜欢野营,喜欢旅游。 我想,为什么伊尔能写的出那么好的文章,那就是因为,她的文章的总是有我们不曾看到的风采和精致,透露着自由的朝气。 伊尔和我见面的次数渐渐少了,榆木是个跟她有同样爱好的人,伊尔说,阿来,我们要去澳门蹦极了。伊尔说,阿来,这周末我们要去周庄写生。伊尔说,阿来,我们寒假要去哈尔滨滑雪。 Two 我是在一个美丽的傍晚见到了很久未见的伊尔,此时的我正站在窗口欣赏着美丽的晚霞,伊尔来了。 满身风雪的味道,伊尔和榆木从哈尔滨回来了。 伊尔眉眼间的疲惫有些不一般,我说,怎么了,伊尔。 伊尔摇摇头,说,让我先休息会。 等到伊尔休息完跟我说的时候,我才知道榆木还在哈尔滨,我也才知道榆木为了哈尔滨街头一个卖唱的姑娘跟伊尔吵架了。 荒谬。 听了我的怒言,伊尔却笑了,说,其实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我跟他,他随性,我随意,彼此才吸引,只不过他留恋途中的风景,我在意旅行的过程。 我沉默。 伊尔说,我曾和他一起相拥从澳门塔往下跳,那一刻,我觉得浪漫极了,跳下来时,我的眼里只有他,他的眼里只有我,我们彼此心动,享受着蹦极带来的心跳和激情,这大概是我跟他最美好的回忆吧。 伊尔说,你看,就像这美艳的晚霞,总会被夜色吞没。 我本以为此段恋情会到此为止,可是一周后,当伊尔兴奋地告诉我,她和榆木复合了。 我大惊,问原因。 伊尔说,榆木邀请她一起去西藏。 我知道,西藏一直是伊尔的梦想。 于是,伊尔又和榆木一起踏上了去西藏的旅程。 Three 伊尔回来已经是开学前的一天了,她背着厚重的行李来我家时,我正在电话里和父母亲聊天。 伊尔依旧是那个姿势,躺在我家的沙发上,说,阿来,榆木留在那里了。 好吧,这次榆木没有为了另外一个女孩跟伊尔吵架,而是被西藏吸引,打算在西藏常住,那时的榆木已经大三,剩下一年就可以完成学业了,可是,榆木没有从西藏回来。 伊尔说,我不能陪他在那里,我必须完成学业,阿来,我虽爱好四处游历,却依旧惦记父母,不想让他们失望。 我点头,说,伊尔,你的选择是正确的。 后来,榆木的家人找到了伊尔,榆木的母亲责骂伊尔,伊尔没有反驳一句。 一个月,五一长假,伊尔在火车上给我打的电话,哭着打的,说,阿来,我要去找他,我想他。 这段无疾而终的爱情终于在伊尔的奋不顾身和榆木的尘埃落定中结束了。伊尔满心欢喜找到了榆木,榆木却在短短的一个月已经和一个能歌善舞,笑起来如铜铃般的藏族女孩结了婚。 伊尔孑然一身,带着痛苦和失望回来了。 伊尔开始一个人旅行,开始一个人冒险,每次我说,我陪你吧,伊尔总是拒绝,说,我享受一个人的感觉。 Four 伊尔结婚那一天,我是伴娘,我看着那个小心握着伊尔的手,不断对伊尔嘘寒问暖的男人。 我问伊尔什么是爱情的那晚,我也问了伊尔为什么和他准备走入伊尔一直不相信的婚姻的围城。 伊尔说,除了是他,还能是谁呢,还能有谁能有这么久的毅力说要追到我,还能有谁在下雪天发短信告诉我不要出门,还能有谁在我生病时跑了几条街给我买清淡的白米粥,还能有谁从来不敢蹦极却为了跟我在一起愿意跳下去。跟他在一起,我觉得踏实。 他是伊尔的追求者,我也认识,是我们的高中同学,给伊尔写了好多封情书,还和伊尔报了同一所学校。其貌不扬,但就是对伊尔好,坚持不懈的好。 从为爱情奋不顾身,到为婚姻甘愿入围城。 爱情只是个过程,不管过程里你经历过多少激情和心动,你都会在踏实和安稳中尘埃落定。文章—徐徐来。公众号:徐徐来的小窝,微博:徐徐来的小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