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历史上昙花一现,却留下孤品传世千年

他在历史上昙花一现,却留下孤品传世千年

2017-11-02    14'04''

主播: 别样FM

4206 36

介绍:
我分明看见一位美少年,他不可能老。他正好十八岁。 【别样原创】【撰稿:风逝】【主播:荭鸶】 ———————————————————————————————————— 世界上总是不乏惊才绝艳的“天才少年”。 比如4岁就开始作曲的莫扎特。 14岁开始写诗,19岁完成了大部分诗歌作品的诗人兰波。 15岁考入北大并开始诗歌创作的海子。 26岁完成著名雕刻《大卫》的米开朗基罗。 今天要说的,同样是一位天才少年。 他在历史的长河中昙花一现、转瞬即逝,只留下了对他神秘生平的无数猜测,以及唯一一副传世千年,被后人评价更甚于《清明上河图》的恢弘画作。 北宋,政和三年闰四月。 春和景明,莺雀清啼。 一位少年衣着齐整鲜亮,手捧一副沉沉的画卷,下了马车,站在宫门前。 他抬头望向高大严整的朱红宫墙,轻阖双眼。耳边传来了车马声、小贩的叫卖声、百姓的讨价还价声、护城河水缓缓流淌声、风声、鸟雀鸣叫声…… 这一切声音化作汴梁的繁华景象,与城外山郭、溪水、古道、流岚一道,一幅幅的展现在少年心中。 少年深吸一口气,将多日来的疲劳一吐而尽。掂了掂怀中呕心沥血而成的画卷,迈步走向宫门。 他知道,从这一天起,他再也不是档案馆中一个平平无奇的文书。 从这一天起,他将和那些在画学里读过的大家一样,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这便是18岁的王希孟和他的《千里江山图》。 这天,历史上出了名的“艺术皇帝”宋徽宗,正和权臣兼知己蔡京讨论书法绘画艺术。 突然内侍来报,皇帝亲授的学生王希孟献上了一副新作的画卷。展开一看,只见画卷鸿篇巨制,烟波浩渺的江河、层峦起伏的群山构成了一副美妙的江南山水图。 渔村野市、水榭亭台、茅庵草舍、水磨长桥等静景穿插着捕鱼、驶船、游玩、赶脚等动景,动静结合恰到好处。 在人物的刻画上,亦是极其精细,意态栩栩如生。就连飞鸟都是用笔轻轻一点,极具展翅翱翔之态。 宋徽宗当下大喜,将此尚未定名、也无署名的画卷赐给了蔡京,蔡京亦是喜不自胜。 作为当时与苏轼、黄庭坚、米芾齐名的书法权威,蔡京也亲笔为此画卷写了跋。 照此发展,王希孟有皇帝做老师亲授画技、当世书法大家亲笔做跋,应该立马声名鹊起,就算没有留下无数作品,至少也该红遍宋朝的艺术文化圈。 然而,翻遍历史书籍,鲜少有关于这个少年天才的记载。 关于他神秘的生平,只能在清代《北宋名画臻录》和《千里江山图》的题跋上略窥一二。 清代《北宋名画臻录》言:“王希孟,北宋徽宗人,聪颖博学,善诗文,通音律,工书画,犹善剑术。 十岁被召至宫中待驾,徽宗亲授画技,曰‘其性可教’。艺精进,画遂超越矩度。工山水,作品罕见。徽宗政和三年,呈《千里江山图》,上大悦,此时年仅十八。 后恶时风,多谏言,无果。奋而成画,曰《千里饿殍图》。上怒,遂赐死。死时年不足二十。 时下谕赐死王希孟,希孟恳求见《千里江山图》,上允。当夜,不见所踪。 上甚惊疑之,遂锁此图与铁牢,不得见人,而封天下悠悠之口,此成千古迷踪,可叹世人不得而知也。” 自此,王希孟再无消息。 天才少年已杳然无踪,只留下这幅画作辗转传世。 蔡京之后,画卷曾入南宋内府,后有元代著名书法家李溥光的跋文,但同样对作者和画作名称只字未提。 直至明末清初,梁清标加上了标签,宋荦写了《论画绝句》,方才明确指出“希孟”姓“王”。 之后,此图落入盖章狂魔乾隆皇帝之手。大概是被画中磅礴浩渺之气所感,乾隆皇帝忍住了盖章的嗜好,只在卷首处写上一段感叹: “千里江山望无垠,元气淋漓运以神。北宋院诚鲜二本,三唐法总弗多皴。可惊当世王和赵,已讶一堂君若臣。曷不自思作人者,尔时调鼎作何人。丙午新正月御题。” 紧接着,《石渠宝笈》便题作:宋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定为上等。 至此,“王希孟”与《千里江山图》之名终尘埃落定。 如今,这幅与《清明上河图》同样被归入“十大传世名画”之列的《千里江山图》,被收藏于故宫博物院。 虽然少见于世人,但它在山水画发展史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从整体上看,《千里江山图》为大青绿设色绢本,纵51.5厘米,横1191.5厘米,相当于四层楼之高,篇幅上比《清明上河图》还要大两倍。 画卷徐徐展开,千山万壑争雄竞秀,江河交错,浩渺天际,群山起伏,气势雄伟壮丽。 近观,又不难发现每个细节都自成一景,在山环水绕、步移景异的自然风貌中,浓重而鲜活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 “一步一景,咫尺有千里之趣”! 该画继承和发展了唐代青绿山水画的技法,采用蓝铜矿和孔雀石,研磨出的石青、石绿作为主色,或浑厚,或轻盈,间以赭色为衬。 即使经过了900年的历史沧桑,颜色依然非常明艳。 难怪后人盛赞:“在古今丹青小景中,自可独步千载,殆众星之孤月耳。” 《千里江山图》古意与创造兼备,实景与想象并融,集北宋以来山水画作之大成,是存世青绿山水画中最具代表性和里程碑意义的作品。 陈丹青曾给予这样的评价:在《千里江山图》中,我分明看见一位美少年,他不可能老。他正好十八岁。长几岁、小几岁,不会有《千里江山图》。 《千里江山图》里有细心、有野心,有天才少年气吞山河的胆略和魄力,也有中国文人对于理想世界的向往。 虽咫尺之间,仿佛天下山水尽收眼底。 值得庆幸的是,今年9月起,这幅被故宫博物院珍藏30多年的画作,终于在故宫午门展厅开展了。 开展当天,故宫出现了阔别已久的“故宫跑”。上一次故宫跑是2年前《清明上河图》展出。 《千里江山图》一经展出,立刻引爆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书画热潮。故宫也收到了来自日本、韩国、美国等多国的参观申请。 若王希孟知道,在经过千百年的沧桑和浮沉之后,他的绝世孤品仍在被全世界欣赏和铭记。 当初那个急切想要证明自己的献画少年,足可以欣慰一笑了。 ———————————————————————————————————— 更多故事,请关注别样公众号【bieyang3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