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一回(8)

《红楼梦》第一回(8)

2021-05-19    07'52''

主播: 驭光捉影

2730 19

介绍:
他岳丈名唤封肃,本贯大如州人氏,虽是务农,家中都还殷实。今见女婿这等狼狈而来,心中便有些不乐。幸而士隐还有折变田地的银子未曾用完,拿出来托他随分就价薄置些须房地,为后日衣食之计。那封肃便半哄半赚,些须与他些薄田朽屋。士隐乃读书之人,不惯生理稼穑等事,勉强支持了一二年,越觉穷了下去。封肃每见面时,便说些现成话,且人前人后又怨他们不善过活,只一味好吃懒作等语。士隐知投人不着,心中未免悔恨,再兼上年惊唬,急忿怨痛,已有积伤,暮年之人,贫病交攻,竟渐渐的露出那下世的光景来。   可巧这日拄了拐杖挣挫到街前散散心时,忽见那边来了一个跛足道人,疯癫落脱,麻屣鹑衣,口内念着几句言词,道是: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士隐听了,便迎上来道:“你满口说些什么?只听见些‘好’‘了’‘好’‘了’。”那道人笑道:“你若果听见‘好’‘了’二字,还算你明白。可知世上万般,好便是了,了便是好。若不了,便不好;若要好,须是了。我这歌儿,便名《好了歌》”士隐本是有宿慧的,一闻此言,心中早已彻悟。因笑道:“且住!待我将你这《好了歌》解注出来何如?”道人笑道:“你解,你解。”士隐乃说道: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   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   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   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   金满箱,银满箱,展眼乞丐人皆谤。   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   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杠;   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   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那疯跛道人听了,拍掌笑道:“解得切,解得切!”士隐便说一声“走罢!”将道人肩上褡裢抢了过来背着,竟不回家,同了疯道人飘飘而去。当下烘动街坊,众人当作一件新闻传说。封氏闻得此信,哭个死去活来,只得与父亲商议,遣人各处访寻,那讨音信?无奈何,少不得依靠着他父母度日。幸而身边还有两个旧日的丫鬟伏侍,主仆三人,日夜作些针线发卖,帮着父亲用度。那封肃虽然日日抱怨,也无可奈何了。   这日,那甄家大丫鬟在门前买线,忽听街上喝道之声,众人都说新太爷到任。丫鬟于是隐在门内看时,只见军牢快手,一对一对的过去,俄而大轿抬着一个乌帽猩袍的官府过去。丫鬟倒发了个怔,自思这官好面善,倒像在那里见过的。于是进入房中,也就丢过不在心上。至晚间,正待歇息之时,忽听一片声打的门响,许多人乱嚷,说:“本府太爷差人来传人问话。”封肃听了,唬得目瞪口呆,不知有何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