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林外史》03王孝廉村学识同科

《儒林外史》03王孝廉村学识同科

2019-03-20    17'03''

主播: 就是木木啊📖📖📖

357 0

介绍:
“范爷来啦!范爷来啦!” 诸位,此范爷非彼范爷,正是我们爱之恳切又痛之切肤的范进范先生。想范进穷其一生,只为“功名”二字,后人以此为其笑柄,无论是教材还是诸多前言、介绍,多以此讥讽之!可是,在那个漫长的时代,知识分子除了这一条功名之路,可还有第二条路走吗?依现代人的眼光看,路是自然有的,推车挑担,杀猪种田,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只要想活着,生存还是有空间的。然而,对于苦读二十余载如范进者,那是否就意味着梦想的破灭呢?就如同今日之高考、国考,没有人会如讥讽范进一般去讥讽哪些屡败屡战的学子们,甚或还要为其竖起大指点赞其坚韧不拔、刻苦顽强之毅力。这究竟是为了追求那个功名呢,还是为了实现理想、实现自身的价值呢?更何况,当今世界,可选择的余地要远远大于两百多年前。 吴敬梓先生用如花妙笔所描摹的范进及与之有类似命运的恩师周进,是科举时代的象征。他们命运的悲欢并不完全是自己造成,而更多的是时代铸就。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更是时代的产物,每个人都无法剥离自己身上时代所镌刻的印记。之所以会有“时代的烙印”这一词,也不过是表明这个印记对个体而言的至深至痛。吴敬梓当然不是为了简单地去讽刺一个潦倒半生却矢志不渝的范进,而是通过对人性透彻地阐释进而对那个时代进行鞭笞,同时被鞭笞的不仅有衰落而顽固的礼教体制还有被礼教造就又造就礼教的形形色色的国人。 “范爷来啦!”范进中举前,这句话是对他极大的讽刺,中了举,这便是名符其实的开路号子,而且语者多数发自内心。国人不崇尚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与互相尊重,尊重的只是位子,崇尚的仍然只是权利和财富,这不是“功名”又是什么?范进中举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众人皆讽,讥讽之语的背后是对失败者失败本身的蔑视;中举后一时狂喜疯癫而不成人形,众人却没有一个再瞧之不起而是个个恭恭敬敬,唯有与之相依为命的老母担忧着他身体的安危,支持着他的努力,维护着他的名誉,企盼着他的平安。 两百年过去了,即使虚构的范进非是虚构,亦已作古两个世纪,然而造就了那个时代的“奴性”是否经过时间的涤荡而不存了呢?但愿! “范爷来啦!”何时,我们不再称与自己没有半毛血缘关系的人为“爷”,范进的悲剧才不会再发生。 毕竟不知后事如何,且听我与你慢慢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