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通上京

姜通上京

2018-05-21    27'05''

主播: wjr123

1761 42

介绍:
翁全,吴婵贞主唱姜 通:公子来去啊!  林文惠:行起!  姜 通:(唱)主仆相随来行起,直到京中莫相辞。 林文惠:(唱)十年寒窗勤书史,漫步蟾宫折桂枝。  姜 通:哈哈哈!  林文惠:小生林文惠,湖州人氏。今春乃大比之期,奉爹之命,往京求名。一路而来,山清水绿,春光明媚,好不喜煞人也。  姜 通:公子来走!  林文惠:好,来走!  姜 通:公子呀,来上岭。  林文惠:好,来上岭。  姜 通:公子呀,来落岭。  林文惠:是。  姜 通:呃,仔细呀,雨后山路滑,不小心就差落去睡。 哇哈哈,阴阴森森,一片大森林  林文惠:呵!(唱)又听见林中鸟哑呀枝上啼。使人闻之心气。  姜 通:哇,这两只衰鸟,七早八早,来在哭父哭母,今日公子上京大吉利,遇着恁这衰鸟就不利市,我想唔想啊,找块石头将恁砸死。  林文惠:慢!老仆,乌鸦乃是孝鸟,不可伤它。  姜 通:公子啊,乌鸦为何是孝鸟?  林文惠:书云:乌鸟反哺,不忘父母养育之恩,岂不是孝鸟么?  姜 通:这样说来,禽鸟也知行孝道,胜过世上的不肖人。  林文惠:正是!老仆,此番到京,若能高中,定欲接我双亲,同享荣华。  姜 通:公子,你有孝心,我姜通听着很激心。 公子呀来走。  林文惠:好,来走。(唱)走出了弯弯曲曲羊肠路。眼前一片溪山好景致! 哎呀,真个是峰回路转,别有天地。  姜 通:(唱)我观外甥貌清奇,满腹文章才华盖世。更兼秉性温良,不枉我受苦十八年。可惜一个好好仔,自家身世他不知。  林文惠:(唱)姜通为何自叹气,神色凄惶有跷蹊。呵,老仆,你看那小桥旁边,老树上面,藤萝苍翠,花枝招展,真是可爱!  姜 通:哇,拉TAN里空(意即多且乱),从树根到树梢,公子啊,你岂知这花名叫什么?  林文惠:名叫凌霄花。  姜 通:为何寄生老树之上?  林文惠:老仆。(唱)凌霄花有志气,牵丝带藤攀高枝。千条万条倚老树,花香扑鼻人欢 意。可一比……  姜 通:比什么?  林文惠:(唱)可比人生功业遂心愿,春风得意步丹墀。  姜 通:公子啊,我说比得不对!  林文惠:怎么不对?  姜 通:(唱)你看它,身细如丝,摇摇摆摆无骨气。寄人门户忘根本,纵得高官有何期?  林文惠:(唱)听他语言含讥讽,个中究竟是何意?  姜 通:(唱)我是田螺屈死一肚子,心虽欲说口难提! 唉!那日临行,员外再三嘱咐,道我若说出实情,定告我离间家主之罪。况甥儿年轻,尚未高中,又怕乱他上进之心。唉!我真是哑子吃黄莲,有苦口难开。  林文惠:啊!老仆,你自言自语,说些什么?  姜 通:无无无,我是说那山坡。  林文惠:山坡?  姜 通:(唱)山坡上,牛羊成群结对,往来芳草地。几只小羊儿,双脚跪地在吮乳。 公子呀,这个书上叫做什么?  林文惠:这叫做羊跑乳。  姜 通:乌反哺,羊跪乳。儿子若忘父母,比那禽兽也不如?  林文惠:正是! 呵!老仆,你来看!  姜 通:看什么?  林文惠:(唱)这边厢,小犊跌在深涧底,涧边老牛哀鸣不已。  姜 通:唉!老牛啊老牛,(唱)你有心无力空垂泪,痛断肝肠有谁知!  林文惠:老仆,俗谓:舐犊情深,果然不错。慈母爱子,人之常情,不想禽兽与人, 竟是一般。  姜 通:我观外甥,秉性慈孝,可怜他,不明身世,纵然高中,也是林家之人。唉, 二姐呀二姐,可怜你,无辜身死,今日外甥长大成人,母子不能相会,教为 弟怎不伤心,二姐啊……  林文惠:啊!老仆,你为何眼中掉泪,面有愁容?  姜 通:这?  林文惠:为着何故?  姜 通:并无他故。  林文惠:这就令人难猜了。(唱)观老仆神色凄惶,暗地里老泪偷弹。此中定有委曲事,却为何口中支 吾不敢言!  姜 通:(唱)看他聪明俊秀,不知他身是柳家儿郎。至亲甥舅不相识,我满腹苦楚告谁人?不如将情向他说…… 慢,看他作何言语,再定行藏。  林文惠:哎,老仆啊老仆,想你平日,爱我胜似亲生,十余年来,寸步不离,饮食寒 暖,亲手料理,心腹之事,肺腑之言,无不与我直说,今日为何闭口不言, 闭口不言么?  姜 通:这么!公子,老仆刚才想起一事,心中难过,故此悲伤掉泪。  林文惠:是谁家之事? 姜 通:是别家之事。  林文惠:岂可说与小生知道?  姜 通:公子。(唱)提起此事令人悲伤,主人含冤周玉兰。  林文惠:周玉兰是谁?  姜 通:(唱)老爷官名柳世清,官居职部被贬边庭。大娘姜氏心狠毒,萧墙之内起 波澜。周氏怀胎有十月,柴房产下一儿郎。大娘将儿投古井,幸遇姜通救回还。  林文惠:姜通是谁?  姜 通:乃是姜氏之弟!  林文惠:为何与你同名?  姜 通:公子,世上这同名甚多,有何足怪!  林文惠:恶妇如此凶残,令人可恨!  姜 通:她还不肯就此罢休!  林文惠:后来如何?  姜 通:(唱)恶妇又再施毒手,勒杀周氏在柴房!  林文惠:哎咋!(唱)闻言语气得我血湧胸膛!姜氏恶毒,惨绝人寰,此番若是能高中,定 为周氏报仇冤!  姜 通:好啊!你欲报仇冤,我十八年就免枉费工!  林文惠:(唱)回头再问老仆啊,你岂知那小婴儿漂流在何方?  姜 通:(唱)姜通抱儿奔外地,幸遇善人收容家中。荏冉光阴十八载,勤学诗书才学无双。可怜他,身在富家耽安乐,不认生身亲爹娘!  林文惠:老仆,婴儿现在何处,望你快说明!  姜 通:唉! (唱)婴儿他……  林文惠:他在哪里  姜 通:(唱)不在天边在眼前!  林文惠:叫何名姓?  姜 通:这这这名姓么?  林文惠:不错,他叫何名,与你何亲?  姜 通:哎咋!这名姓啊,我,我,我不会说!  林文惠:哎呀,老仆哙,你快说吧!  姜 通:当真要说?  林文惠:是,要说!  姜 通:要说?  林文惠:要说!  姜 通:哎咋!罢,公子!(唱)回想前情苦万端,咽喉哽硬惨难言,我含辛茹苦十八载,怕你闻言心 悲酸!  林文惠:(唱)此事与我何关系,望快实说勿包藏!  姜 通:(唱)把前事来实言,求公子勿悲伤,我是你的亲母舅,你母就是周玉兰!  林文惠:怎说,果是如此?  姜 通:正是!你身上玉鱼,就是你母所赠,你母所赠!  林文惠:哎咋!  姜 通:外甥啊,醒来,醒来!  林文惠:(唱)听闻言,魂飞天! 母亲,慈娘!哎咋,母亲!(唱)可怜我母丧黄泉,冤沉苦海未昭雪,十八年来在梦中,我为人子未尽孝,千刀万剑切肝肠!  姜 通:外甥哙,勿哭,勿哭!  林文惠:(唱)多亏母舅亲教养,屈身为奴无怨言。转身向前来跪下,恕儿不孝,恕儿不孝罪万端。
上一期: 恩仇记
下一期: 芦林会(范泽华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