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郎州(姚璇秋,翁銮金)

辞郎州(姚璇秋,翁銮金)

2022-07-02    25'06''

主播: wjr123

1617 27

介绍:
潮剧《辞郎洲》 演唱: 姚璇秋(演 陈璧娘) 翁銮金(演 张达) 谢素贞(演 许大娘) 黄清城(演 雷俊) 陈馥闺(演 蕊珠) 伴奏:广东潮剧院乐队 第一面: 唱词: 【劝郎】 璧娘:将军!匹夫匹妇关兴亡,岂忍坐视国破民殃,丈夫应显凌云志,青史垂名万古扬。 张达:夫人,这国家大事,我非不知,只是张达早已立志不问朝政,这勤王之事......不提也罢。 璧娘:这是为何? 张达:岂不闻杨家七子救驾一子归,落得个佘***老泪空垂;岳武穆精忠报国扶危宋,风波亭上父子冤屈作冤魂鬼,李纲七十贬琼州,只见奸馋显赫忠臣危。无数英雄为赵家天下舍身流血,到头来总难免枉屈而死。 璧娘:将军呀!杨家满门忠烈为国家,世代传颂天波名。岳武穆虽然遭冤丧,西子湖畔万民吊英灵。将军呀!有道是君轻民为贵,起义师岂只为赵家朝廷。如今是大好河山已破碎,万民翘首望太平。愿将军为国舒展平生志,勤王抗元救苍生。 张达:夫人大义相助,张达敬佩。只是十载转战北复南,三次勤王遭奸馋,非是张达忘君国,提起勤王我心胆寒。 璧娘:你看哪!杨家遭冤解甲归田,乡居二十载不在朝间,东辽来犯边关告急,穆氏夫人不念旧怨重整雕鞍;文丞相遭馋在外,不忘家国恨,一声勤王也毁家纾难。陆丞相亦曾被贬潮州府,于今他为国扶危义胆忠肝。将军!有道是“疾风知劲草,国危见孤忠”。将军! 大娘:张将军呀!江山局势今非昔比,涉水山国运艰难,倘若元番灭赵宋,饶平一隅难苟安,望将军忘却恩怨把诏令接,为万民举义师早灭豺狼。 张达:怕的是朝廷无心抗顽敌,壮士阵前空徒劳。 璧娘:陈宜中弃职已出走,杨淑妃礼贤下士亲临朝。 张达:还恐奸佞再作梗,事未更成受阻挠。 大娘:陆丞相真诚为国,张元帅忠义贤豪。 蕊珠:文丞相蒙难去敌营,好战士,哪能袖手旁观。 张达:孤掌难鸣事难举。 大娘:佘家军与你同勤王。 张达:饶平海州谁来守? 璧娘:自有璧娘一身当。 雷俊:侄愿为叔大前锋。 蕊珠:我也助婶保家乡。 从官:将军请把战袍接,同赴厓西辅宋皇。 张达:嗄好,战袍来。接战袍整宫刀,阵前待举擎天手,帐里运筹数六韬。哈!俊侄,叔叔令你为先行,明日中午誓师勤王。 雷俊:谢过叔叔。 第二面: 唱词: 【辞郎】 璧娘:将军行上,两蹄儿似未曾见这般匆忙,战靴儿也比往常重,都只为,出征人都在话别声中。 张达:北望临安远千里,西眺厓门烟水苍茫,卫国不怕征途远,纵天涯海角也平常。 璧娘:虽不愁叹千里奔波,切莫疏慢了征途坎坷,鞍马秋风自珍重,为国珍重...珍重此身为山河。 张达:夫人锦注,张达谨记。 璧娘:谢过将军,为妾赋有一诗以壮行色。 张达:愿闻夫人佳作, 璧娘:八千子弟远勤王,别我去者海茫茫,后有奸佞妾抵挡,试看风霜飞剑芒。 张达:夫人壮志,张达钦佩。 璧娘:郎兹行,勿回顾,北风萧萧虎门树,传檄早定潮洲路,恢复中原驰露布。 【忧国】 璧娘:漫空烽烟密布,征人有信也难通雁路。对明月,心事向谁诉!厓西海州团圆应共有,却难把两地愁郁舒。义师出征勤王去,转眼之间岁已暮,数尽归帆无捷报,愁肠百结绕心绪。耳边厢,猛听得波涛澎湃,似千军万马正怒呼,又似那阵中砍杀声喧闹,浴血啸歌扛强掳。可惜璧娘未能随君沙场去,挥戈击鼓为君辅!辜负了青锋剑,望断了厓西路,战衣权当寒夜褥,枕戈且效闻鸡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