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衫记(电台版)

罗衫记(电台版)

2021-06-02    155'09''

主播: wjr123

2194 32

介绍:
继祖:许惠琴 郑氏:叶婵清 张氏:陈丽玉 苏云:邱应发 苏胜:陈振才 大娘:廖文卿 徐能:杨祥振 姚大:陈大筐 徐用:余世和 徐福:陈绍明 苏云:辞别帝京下江南,轻舟一叶泛长江。有心救民出水火,又恐宦海生波浪。 郑氏:奉劝老爷心放宽,秉公为政有何妨?但愿升平民安乐,三载清官把名传。 郑氏:走荒郊心战兢.满心悲痛,举步难行。可怜冤仇沉海底,平地风波惨煞人。 如今欲逃无处避,荒山之地冷清清。至此穷途末路,不由人放声悲鸣。 大娘:劝夫人莫得放悲声,诚恐路中有坏人。举头残月将西坠,还须举步莫迟停。 郑氏:听枝上杜鹃哀声叫,引得我仇恨心头焦。举目家乡在何处?这前面是荒烟古道,云山飘渺!含悲忍泪向前往,只怕那冤家又聚头。 大娘:山间野径满蓬蒿,弓鞋瘦小苦难熬。穿过了疏篱荆棘,忽见那小溪独木桥。 郑氏:俺这里相扶持,举步向前走。心惊脉跳身摇摇; 大娘:劝夫人休惊怕,冲破难关上大道。 郑氏: 溪边宿鸟惊飞起,声声悲啼上林稍,又听见那寒蛩语凄切,空教人目断魂魄消。 大娘:荒山何处寻棲宿,再行再奔不辞劳。 ……闻追声魂飞魄散.流落荒山何处躲藏?倘若不幸被发觉,主仆三人定遭丧亡,老身一死倒也罢,苦的是她母子无辜罹大难。 赋子追迫渐近,娇儿哀哭连声。此时方寸如麻,苦无妙计逃生! 郑氏:见大娘投井中,满心悲痛血泪红。主仆穷途相依靠,阴阳一隔恨无穷,我家横遇飞天祸,连累大娘命丧终,遗我孤身弱女子,投身何处叹飘蓬。……娇儿不见.痛得我魂魄悠悠!满怀希望付东流。莫不是遭遇豺狼伤性命?莫不是路人经过将他收留?苏家遗下这一脉,宗祧已断复何求?不如随夫归地下……含恨偷生在人世,慢慢寻儿报冤仇。 徐继祖:丹桂飘香报深秋,闲抛书史作漫游、闻道科期已在即,但愿早日占鳌头。 张氏:老境凄凉无所依,日夜思儿泪暗垂。荒村老屋来人少.怕听杜鹃枝上啼。见灵碑,心惨伤,可怜你。惨遭残害丧阴乡。想当年承欢膝下,合家团聚其乐洋洋。谁料到,大儿为官兰溪去,江中遇盗一个丧亡。次儿它乡寻兄长,客途抱病又失雁行!可怜苏门双玉树,俱归黄泉两渺茫.到如今,只落得孤身只影相凭吊,白发苍苍减容颜。饥寒交迫难度日,不如随儿归黄泉。……溪桥野径秋风紧,漠漠寒云遮山前。举头忽见那边厢,白马金鞍少年郎.只见他进前退后,徘徊在路旁,莫不是马疲人乏,莫不是歧路彷徨?本欲上前相指引,鹑农百结羞杀人! 徐继祖:丈夫立志青云高,登山涉水不辞劳.荒郊古道无人迹,忽见那汲水大娘在前头. 张氏:不见娇儿音容貌,岁月迢迢十五年,如今忽见客官面,不由张氏暗断肠…承动问我心伤,未曾开口泪先流,老身夫主早丧世,膝下二个好儿男.大儿赴任兰溪县,江中遇盗一命丧亡.苏雨他乡寻兄长,身染重病归黄泉.我媳妇怀孕有十月,不如流落在何方?遗下老身无依靠,凄凉十五年! 徐继祖:妈妈之语感动人,不由继祖心凄怆.恨那万恶狗强盗,害得她一家尽丧.只见她泪痕满面,年纪高迈,白发苍苍!我不免将身来跪下,拜过苏大人……可怜你少年过不幸,丢下老母在高堂.转身尊严老妈妈,忍悲收泪把心宽! 张氏:当初二人噩耗,只听口传、未获实凭.相公往来外地,有劳代我打听,倘若有幸在人世,叫他即回家庭,……罗衫漠漠生尘埃,赠物思人苦心怀.可怜它本是娇儿身上物,为母亲手细剪裁.千针万线缝密密,儿的寒暖母心知。鸿雁不归无消息,叠在空箱十五载、殷勤付托贵人手,代妾寻儿到天涯。 徐继祖:辞别妈妈即启程,清茶相待感深恩.他年若遂凌云志,定诛强盗慰亡灵!…上京路过苏家庄,妈妈待茶意殷勤,赠我罗衫亲嘱咐,访寻苏家二儿郎。 郑氏:昨夜灯记开佛前,今朝红杏开江边.春光明媚添喜气,又听见喜鹊声连连.莫不是血海冤仇今日报?莫不是久别母子得团团?我这里好景当前无心赏,金陵城里告青天。……但愿青天是明镜,除却强盗报仇冤。 郑氏:提起冤仇泪如丝,含冤负屈一十九年.夫家直隶涿州府,苏云便是我夫名字。十载寒窗勤读书史,少年科场中高第。阮夫妻赴任兰溪县.错搭贼船风波骤起。船牌山东王尚书,船主徐能二兄弟.中途船到黄天荡,半夜贼人起杀机.夫主被抛江中去,迫妾相从结连理。幸遇二爷心良善,放要主仆逃走离.可怜怀孕有十月,荒郊产下一娇儿.贼子追赶留不得,大娘将地弃路边.大柳树下阳光道,如今分别十九年。伏望大人开明镜.结草衔环报恩义. 徐继祖:听状词心生疑,爹爹做事伤天害理!若说是同名同姓,家乡籍贯无差异。若说是挟嫌诬告,分明冤情大如天!若要查明严究办,王法如山不容伊!顷刻间人亡家破,六亲骨肉拆分离,若徇私情相包庇.我继祖良心在哪里?迫得我进退两难无良策,自想错生.贼家儿!叫我如何定主意?…当年经过苏家庄,妈妈待茶意殷勤,记得叮咛临别语,托寻苏家二儿郎…苏家含冤十九年,一门凋零实惨伤.遥知妈妈这时节,倚门盼望儿回归.爹爹犯下滔天对,欲儿包庇难又难.大义灭亲自古有,定为妈妈报仇冤! 姚大:侄儿高中耀门楣,千里迢迢接我姚大,我平生做尽亏心事,此行是凶是吉费疑猜…半生闯荡在江湖,杀人劫货从来未曾上过官厅,今日踏进府门地,心肝头象有十五只吊桶七上八下。侄儿提起黄天荡,使我胆战心又寒。旧帐今日从头算,如何逃过这一关?如今叫我怎么答应?他那时刚出世,晓得什么?他定去探听得来,吓我是真。待我反问,看他怎么答应!……侄儿办事太认真,说什么死罪注定准减轻.我姚大抚养功劳大。难道你也不留情! 徐继祖:你身犯罪大如天,杀人偿命理应当。若是说出真情话,免你死罪刀下亡. 姚大:缘因你爹丧偶,强迫郑民为妻.郑氏不从.哭哭啼啼.你爹生气,命了大娘前去劝伊.谁料半夜里,双双逃走离.上岸追赶,形影不见.天明这到那柳树荫下、大道路旁,忽然听见——忽然听见树上鸟啼!忽然听见小儿悲悲啼.四处寻觅.来到路旁,原来是个初生婴儿.金钗结领、罗衫包体,你爹上前将他抱起.即时回船抱返家里,抚养长大,承继宗文…… 徐维祖:听言语有跷崎,莫非我身是苏家儿!至亲爹娘不识面.认贼作父十九年,幸得苍天可怜见,于今相会公门里。若是徇私相包庇,难报冤化见青天! 姚大:讨得罗衫归回程,侄儿面前着奉承.我姚大若能留活命,管他别人死共生! 徐继祖:一对罗衫分两边,悲欢离合十九年.今日公门重相见,辨明真假释疑团.这个是云罗素锦,烛花烧破迹依然.这个分明一般样,只多了慈娘血泪斑斑!一见罗衫惨悲伤,教人怎不泪涟涟。可怜我家道横祸,骨肉流离各一方.爹爹得中反为祸,江中被害遭惨亡.母亲循迹空门地,岁月悠悠苦煞人。朝期思儿暗垂泪,频添白发凋朱颜.又可怜我祖母,无人奉待、形影孤单.日日倚门相盼望,盼望儿媳得回还.可惜我生身爹娘不识面,认贼作父一十九年.今日水落石出亲仇见,看你贼子能飞天…这强盗一众斩杀不留情! 郑氏:骤见罗衫暗悲哀,十九年分散重归来。只道冤仇沉大海,今朝犹喜碧云开.大人明察秋毫辩冤屈,伏望秉公除狼才…一见娇儿跪倒尘地,不由你母泪如雨滴,自从树下分别后,日思夜梦十九年,不知与母相刈别,是何人把儿归家里 徐继祖:就是徐能那贼子,将儿抚养继宗支 郑氏:又为何顶冠束带,为官至此地 徐继祖:自幼辛勤读书史,一举成名中高第 张氏:骤见儿孙跪地中,使我欢喜又心酸,看他年小受封赏,苏门今日添荣光,可怜你父命早丧,难得重生庆团圆…儿媳含冤十九年,为母日夜泪汪汪.幸得善人相搭救,多亏孙儿心良善。苦尽甘来在今日。使我闻报喜连天…叫一声贤孙儿,为祖见你心欢喜,早知是苏门亲骨肉,定留孙儿在身边 合唱:报切冤仇谢苍天,合家欢喜庆团圆,恰似寒冬霜雪后,枯木逢春再生枝!
上一期: 搜书院
下一期: 岳银瓶(录音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