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你怎么不像小时后那样骂我了【李开春】

妈,你怎么不像小时后那样骂我了【李开春】

2017-08-18    24'18''

主播: 苏衢呀🌙

73 0

介绍:
BGM~ 刘莱斯——浮生 Fiveonesix——成全【翻唱】 徐海俏——悄悄 RAINBOW计划——初恋旧爱新欢 张雪飞——妈是心中的茉莉花 ฅ( ̳• ◡ • ̳)ฅ 我超爱我妈妈 她真的为我们受了很多苦 ฅ( ̳• ◡ • ̳)ฅ我要一直对她好,一直跟她吵吵闹闹,🙈🙈一直是她长不大的孩子 emmm…文章我就不在这儿全部上了,喜欢的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ONE文艺生活😌😌😌也可以下载他家的APP~算是安利吧~ 【下面是文章的节选】 妈,你怎么不像小时候那样骂我了? 2017-08-17 李开春 ONE文艺生活 我妈再也不骂我了。也变得小心翼翼了。即使我犯了错,她也不会再出现那副“你看没有我,你什么事都做不成”的表情。我开始慌了。 放假那天我没赶上回家的车,就差5分钟。 我挤在地铁上,从大包小包中抽出一只手来,打电话让我妈帮我改签。 结果高铁票售罄,只能买机票,飞去沈阳再转大巴,还要在沈阳住一晚。 我妈什么也没说,默默把这一切做好,叮嘱我好好吃饭,就挂了电话。 我觉得怪怪的。 我上小学,不小心把钥匙掉了,我妈能连续念叨我一周,从“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到“什么事都做不好”,七天不重样。 但这次她轻描淡写,甚至还开了几句玩笑。 我忽然发现,她不骂我了。和我相处,也变得小心翼翼了。 即使我犯了错,她也不会出现那副“没有我,你怎么什么都做不成”的表情。她好像意识到,我翅膀硬了,独立了,然后,一点点放弃了对我生活的干预。 我妈再也不骂我了,我们好像再也回不去了。我有点慌。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忙些什么。 我每天在地铁上花3个小时刷手机、看热点、想选题;也会在回到宿舍的那一刻,躺在床上边刷淘宝边吹空调;还可以和朋友互相转发搞笑的段子和视频,用“哈哈哈哈哈”完成所有无聊的对话…… 唯独没空理我妈。 微信里,我把我妈置顶。但好几天都说不上两句话。 聊天大部分围绕“吃了吗”“在干嘛”“我睡了”展开。 我的回答都是“哦”“知道了”“在忙,一会说”,一幅青春期没过完的不耐烦和长大成人想飞走的傲娇。 这一年我脾气越来越大,说话越来越硬气。 仗着自己多读了两年书、在大城市多见了几年世面,似乎对每件事都能居高临下发表看法。 我差一点忘了,我小的时候,爸妈面对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的我,是那么热情欣喜地,想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 同样的事情,成年后的我,做得差劲透了。  她已经很努力地改变了,而我还总嫌不够。 我也不知道在不耐烦什么。午夜梦回常常后悔,又不好意思道歉。 就像每个中国式儿女,怀着对父母的爱和愧疚,话到嘴边总也说不出口。 我们自我别扭,自我安慰,自我原谅。然后就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小孩子的喜欢,很多时候都是随口说说。 但我妈一直记到现在。 殊不知,我自己都不记得了。我现在,也没那么喜欢山竹了。 我这次回家,我妈神秘兮兮地拿出一管YSL的星辰系列:“前几个月你张阿姨从国外带回来给我的,我没用,留着给你用吧。” 她觉得那是好东西,留了几个月,只想给我。 她不知道,这个色号已经没那么热门了,网上代购也一抓一大把。 前阵有个抢流量的活动,我妈让我转发帮她抢,我每次都只是口头答应。 我觉得好丢脸,想要流量的话,我买给她就好了啊。 后来有一次,我参加一个志愿者活动,要求转发和点赞数超过一定数量,才能通过。我妈花了一下午,转发到她所有的微信群里,拜托大家转发,还给每个转发的人发红包。 可是明明,我并没有要求她这么做啊。  我转行做新媒体以后,她老是问,你的文章什么时候发、最近有没有写新的。 我每次都不耐烦地搪塞过去。 有天我随手点进我妈的朋友圈,发现里面,全是我写过的公号文章。 我提过一次,我的文章在ONE文艺生活公号的和“ONE•一个”APP上都会出现,她就每天都翻几遍。 看到那些骂我的评论,她气得不行,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只好把每一条来回读好几遍,越读越气。 我知道,她还像小时候那样爱我,只是变得静悄悄了。 “你带手绢了吗?” 我一直特别想成为独立坚强、为自己负责的人。每次觉得快要成为这样的人,就深深为自己骄傲。 可是当我意识到,成长也意味着,我再也回不到小时候和妈妈的相处模式了,我开始发慌。 上中学,学校布置作文,我给我爸写过一封信。 我妈在饭桌上朗读,我爸听得差点流眼泪。 这件事老被我妈拿来和朋友说,关键词是,我懂事又孝顺。 可是,这么多年了,我写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却一次也没写过我妈。 但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人就是她。 我承受得起任何人对我的背叛和疏远,唯独承受不了她和我变得陌生。 这话说起来矫情,里面却有我一百颗真心。 我试过和她建立共同话题,比如推荐我喜欢的书和电影给她看。但反馈并不好,她毫无感觉。 就像电影《父亲和伊藤先生》里,阿彩带着父亲去玩不擅长的保龄球,气得父亲连温泉都不想泡了只想回家。 但是当伊藤提议要去工具店看看的时候,父亲在店里逛着,开心得像个孩子。 其实,父母不是不会开心,是为人子女的我们,不懂得如何让他们开心。 我最近看了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德国作家赫塔•米勒的授奖词,她说,她每天早上出门之前,都会等妈妈问她:“你带手绢了吗?” 手绢代表的是,妈妈对她的关心。除了这个时刻,一天剩下的日子里,只有她自己关心自己。 直接的表达让人难为情,那我们不如间接地,把爱伪装成帮助或者责备。 起码可以,让他们对我的生活小事做主。 比如,我从来不自己定回家的票,购票的账号和密码也全然记不住。 帮我订票,成了我和我妈心照不宣的默契。 比如,我回家以后,从来不收拾,东西乱摆一通。 我妈每次都是一边说我,一边把东西摆放整齐。 有些事我自己不是做不好。 但我想让我妈为我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