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转的岁月,苦涩的芳华》朗读:亮明星

《旋转的岁月,苦涩的芳华》朗读:亮明星

2017-10-09    16'44''

主播: 亮明星

216 1

介绍:
旋转的岁月,苦涩的芳华<组诗>合诵 记忆的单弦, 多像天籁呀,可我却永远抚摸不到 仅凭一个梦,接一个梦 仿佛太久远,您的音容 虽历历在目,但我已陈述不清 我把您想成了一把琴,一根琴弦 一枚音符,一声琴音 啊,母亲,我多想托腮再潜听一次 哪怕像叮咚泉水,哪么像高山流水 弹一曲梦之音吧,您轻拨一下月光 我就能耳濡目染一次 挺直腰身,扬帆一次,证明一次 风啊,请您将遥远的母亲徐徐搀回 我怕我的呼唤太轻,梦之手又过重! 格子窗里的光阴 多美的日出,阳光每天把渴望 透过格子窗,复制在长长的炕席上 您曾轻轻教我识字,不 是教我做人一一 一个格子,便是一张口 二个格子,便是一个日子 三个格子,便成一个品字 四个格子,便做一方田 更多格子,就是一片天 啊,母亲,我怎会忘 您那些透过窗子的干燥唇语 那些包围您一生的歪歪扭扭的日子 你行在那些方方正正田田垄垄的身影 哪一幅画面,构不成一部名作? 当我羽冀丰满,一次次飞出您的视线 飞了半生,可我却怎么也飞不出 飞不出,您的襟怀! 请看一眼,母亲,我有多渴望 依然是您身边那个玩劣少年! 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俨然一个转身,一个回头 就能触碎一个梦! 多么单薄痛苦的日子呵 就像您单薄孱弱的身子 就像那些洗也洗不白的黑夜 就像那些钉钉补补,您纵生一百双手 也难缝补过来的缺憾 就像我,无数次想对您说点什么 可我,一开囗 却怎么也不敢说出来…… 每当我孤独地伫立窗前 或无地自容,或难以启齿 没有勇气向一面窗张望和落泪 我怕我的目光啊,我的目光啊 会湿掉或戳破窗棂上 那层最最脆弱的窗纸! 不,我不能,我必须 哪怕针鼻那么大眼儿 我要坚强,必须要面对 我怕墙上的您,会因我 一缕相思,一丝风吹 跌下墙,您就止不住,再次咳血…… 磁性的皱纹 久远的照片,惟那皱纹更清晰 就像心里的皱褶 任你发烫的手,千万次抚摸 这是记忆,也是现实 母亲的视线,永远能看到遥远 一言一行,一如磁石 您是N极,我是S极 我曾无数次问自己,问岁月 问所有拜过的庙宇一一 得与失,究竟哪个更重要? 当母亲扛着近百斤重,装满野菜的囗袋 为那青黄不接的日子,翻山越岭 一手拉着我,一面用身体掩护着 身后的两个姐姐 几百米高的山顶啊,坐行山脚 啊,母亲,您眼角的泪水 身下的血渍,擦痕 是我一生心里最深的褶皱! 我不止一次地对着大山发誓 啊,母亲 请您给我点时间 请您再等等……再等等……。 当我每一次千里归去 企图从格子里窗寻找 那消失已久的心动 仿佛从每一片方格里 都能听到那久远的呼声! 思儿,咬咬唇一一 坚持,坚持,再坚持! 病重,信里,握握拳一一 千万别走漏,哪怕一句小小消息! 啊,母亲 我一身绒装,绿了一个世界 没有了您 纵使满身璀璨星斗,也是一场梦! 纺车之歌 没有歌词,单调又重复的韵律 或嗡嗡响,或吱吱嘎嘎 或母亲时而发出几声急促的咳 哦,纺车 六七十年代里,像极了一部旧唱机 惟在母亲为它用鸡油润一润喉咙时 它的声音才有些像梁上的小喇叭 寂静的夜,贫穷的夜 煤油灯的光亮是何等奢侈! 母亲抱着纺车与时间赛跑 将一团团棉花,变成没有终点的线 也将一层层云,钳在我心空里 啊,母亲 绕在绽子上的,是您的心丝白发 而映在墙上的影子,更像一初 我百看不厌的皮影戏一一 母亲用肢体舞蹈,纺车哼着动听的小调 一家人,习惯了哑雀无声屏住呼吸欣赏 母亲用纺车创作,六十年代最流行的歌 贫穷的日子,四处是缝隙破绽 笨拙的绽子,老太龙钟的纺车 每绕一圈,尘封了无数个场景画面 每一个画面,都有锥心之痛的故事 幽暗的夜呵,煤灯摇曳在挤进的风中 我们抱紧僵硬的被子,目光僵硬地盯着 母亲和纺车,深怕母亲一声急促的咳 我们所有的心思,线一样嘎然而断…… 多少年,多少回,心里的矛盾啊 早已说不清记不清写不清 既渴望那只纺车再也发不出声响 从此减轻母亲严重的肩周及哮喘病 又渴望纺车快点转快点转 一转 便把所有的苦难日子,统统绕过…… 时光啊,细数时,日子是那般煎熬 不经意时,故事里的冷暖 早于不知不觉的无奈中无处探寻! 多少年后,那支旧纺车 早已被新生活遗忘 落满灰尘的角落里 一如母亲坐在那里…… 多少次,多 少次啊 我忘情地抚摸或倒转着它 企图用这样的方式,把所有的旧时光 一缕一缕,绕回来一一 黄昏之后,一家人拥挤在炕稍 唯恐听不清,看不清,记不清 母亲用纺车教我们唱最简单的幸福歌 忘记青黄不接的恐惧 忘记身上的漏洞补丁 忘记小屋的灰暗阴冷 忘记母亲与那支旧纺车一点点衰老 忘记苦日子里那些吱嘎嘎的声响 忘记那些走得进走不出的条条框框 忘记那些使人眩晕的一切切…… 看母亲,学母亲 如何用单薄的手臂撑起一家人的冷暖 把自己的年轮抽成丝,捻成线 无怨无尤地把生命绕在锭子上 而后把一家人的心与梦合在一起 巧用织布机,织进一条绵长的 苦涩又甜蜜的永不失真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