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寒烟:留得残荷听雨声

陌上寒烟:留得残荷听雨声

2021-02-05    06'43''

主播: 拾点伴读

1973 17

介绍:
留得残荷听雨声 作者:陌上寒烟 声音:廊桥 这个夏天,雨像极了至亲,时不时地来登门造访。长安仿佛不是置身在北方,倒像是在梅雨的江南。 下雨天,蜗居斗室,煮一壶茶,淡淡的香。 露台上,茉莉花不紧不慢地开着,一朵朵白衣胜雪,芬芳四溢。前些日子从荷塘采回来的莲蓬,倒悬在衣架上,已开始变得枯黄,有了苍老之相。老有老的好,多了几分老僧般的慈悲和熨帖。猫玩累了,蜷缩在沙发上,发出轻微的鼾声。这人间的烟火,看似寡淡的日子,常常会让我觉得莫名地满足。 伴着雨声,读雪小禅的散文。 “薄情的人到处都是,当时的真情是真的,如今的薄情也是真的。爱情真适合当标本,夹在元稹的诗中让人在偶尔惆怅时回忆。” “想念一个人。只有自己知道多想他。他不知道。那想念是被复制得一片又一片的了,都有些羞惭了…… 这样柔软的句子,尤其是在雨天,读着都让人心碎。文字的美,在于它带着小剂量的毒,让人着迷…… 明天便是立秋了,倒也真应了南宋理学家朱熹的诗句“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 ”一场秋雨,让窗外法国梧桐树又无端地落下了几片叶子。而不远处的荷塘,不知不觉中已有藕花和莲叶开始渐渐凋敝,留下一枝枝残荷静听雨声。 忽然想起南宋词人蒋捷的《虞美人·听雨》:“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在此,词人巧妙地以“听雨”为媒介,将人生中少年、青年和暮年的三个不同时期,三种不同的心境,通过细腻灵动的笔触、凝练精致的语言,表达得淋漓尽致,拨动着人情感深处最柔软的心弦。而时空流转,所有的物事人非、无可奈何,到最终也只能任凭阶前点点滴滴的雨水,发出声声叹息,读来令人怆然…… 简嫃在《四月裂帛》里说:“生命恒有繁华落尽的感觉,只不过,不染淤泥。” 在雨天读书,心里总有踏实的感觉。室外竹木交映,室内百器清雅,时有清风抚面,偶闻雀鸟低聆,至少我的精神家园并不荒凉。而读书读到一定境界,就如入了“禅定”一般了。 守着满室书香,佐一杯清茶,任凭窗外雨打残荷 ,无端地便生出欢喜之心来!
上一期: 如果你看到她
下一期: 月儿弯弯